美国政府左手力挺5G产业 右手“翻旧账”施压华为

近日,美国联邦法院最终裁决允许美国三大运营商T-Mobile与第四大运营商Sprint两家公司合并,此举被认为是美国政府力推5G发展的重要举措之一。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也增加了对华为的施压力度。美国司法部13日公布了一份联邦起诉书,指控华为及其几家子公司犯有敲诈勒索罪,并密谋窃取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

“这些缺乏事实依据的新增指控基本是基于过去二十年的民事纠纷提出的,这些纠纷此前要么已经和解,要么已经过诉讼程序,还有一些已被联邦法官和陪审团驳回。美国政府的指控不会得到支持,我们将证明这些指控是毫无依据且不公平的。”对于该指控,华为在2月14日给第一财经的一份声明中指出,美国司法部提起新的诉状并非基于执法目的,而是出于竞争原因试图对华为声誉和经营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则就上述诉讼回应称,美方一段时间以来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滥用国家力量,无理打压特定中国企业,既不道德,也不光彩,有失一个大国的水准。

美国政府“翻旧账”

日前,美国司法部对华为及其几家子公司增加了新的刑事指控,称该公司从美国竞争对手那里窃取商业机密。

据悉,该起诉书是美国司法部对2019年1月首次提起诉讼后的更新。新增加的内容中,美国司法部指控华为及其关联公司在过去数十年时间内,试图从6家美国公司窃取商业机密来发展自己的业务,违反美国《受敲诈者影响和腐败组织法》(RICO)。起诉书中提到,被盗信息包括天线、机器人测试技术以及互联网路由器用户手册等。

第一财经记者在查阅上述起诉书中发现,虽然并未提及具体名字,但从公布的细节来看,不难看到思科、T-Mobile等企业的身影,但这些案件多数发生在十年以前并已达成和解。

比如,在该起诉书中提到从2000年开始,华为及其子公司Futurewei被指控从北加州一家不知名的公司盗用了互联网路由器的操作系统源代码,用于与路由器通信的命令以及操作系统手册。随后,华为在美国出售了其路由器,作为美国公司产品的低成本版本。

从时间线上来看,思科正是当时美国本土路由器企业中的“巨无霸”,从1999年华为推出数据通信产品开始,再到接入服务器、路由器以及以太网等主流数据产品,两者便交锋不断。但就在华为市场份额对思科形成了挑战之际,思科发起了一场“战争”。

2003年1月24日,思科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庭对华为的软件和专利侵权提起诉讼,指控华为在多款路由器和交换机中盗用了其源代码,使得产品连瑕疵都存在雷同;指控还包括路由器和交换机命令接口等软件侵犯了思科拥有的至少5项专利。但最后这一诉讼以双方和解结束。

而“盗用机器人测试技术”的指控背后则是美国四大运营商之一T-Mobile在2014年9月对华为发起的一项诉讼。

在该诉讼中,T-Mobile曾经指控华为员工非法窃取其智能手机测试机器人技术,在T-Mobile实验室未经许可拍照并试图带走部件,造成了数千万美元的损失。当时华为承认自己员工行为不当,并开除了这两名员工。同年,华为也要求T-Mobile开始专利授权谈判,但T-Mobile拒绝签署保密协议与授权谈判。

2016年7月,华为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东部地区法庭向T-Mobile提起专利诉讼,控诉后者拒绝与华为达成专利授权协议,并继续使用华为的4G LTE相关通信专利。随后,这一案件在2017年达成和解。

“美国政府的指控不会得到支持,我们将证明这些指控是毫无依据且不公平的。”华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司法部这些缺乏事实依据的新增指控基本是基于过去二十年的民事纠纷提出的,这些纠纷此前要么已经和解,要么已经过诉讼程序,还有一些已被联邦法官和陪审团驳回。

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则对记者表示,华为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美国扶持5G产业发展

“如果中国在5G技术上领先世界,创新将转移到中国。”去年,美国移动运营商Sprint的总裁兼CEO Marcelo Claure在T-Mobile和Sprint合并案的听证会上如是表示。

他称,能够真正在美国建立一张覆盖全国的5G网络的公司只可能诞生于T-Mobile和Sprint的合并。而在几天前,这一合作已正式获批。据悉,合并预计在2020年4月1日正式完成,届时美国正式从四大运营商变成三大运营商,两家公司承诺三年内提供覆盖97%美国人口的5G网络。

美国FCC委员会主席Ajit Pai认为,这次合并有助于缩小数字鸿沟,确保美国在5G上的领导地位。

在分析机构看来,中国公司和美国公司在5G上的“一战”无法避免。

安永大中华区咨询服务合伙人陈胜德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5G的赛道上,中美日韩都处于第一梯队。他指出,从5G标准制定方面看,中国和美国相对领先,“因为中国有3G、4G的基础,以前我们花了很多代价,引入了很多资金,在非常早期就参与了5G标准,而美国则有很多积累。”

安永认为,中国正在5G的发展竞赛中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很可能成为全球最先部署5G的几个主要市场之一。安永预计,2019-2025年间,中国5G资本支出将达到1.5万亿人民币。

华为前员工戴辉对记者表示,按照一般技术规律,华为在未来建设5G过程之中,基于其传统4G网络地位,以及5G技术和成本优势,势必将获得最大的份额。但是5G的到来,也正如之前3G出来一样,也出现了供应商格局变换的一些可能,对西方设备供应商是一次难得的“重新瓜分世界”的机会。更重要的是,5G所带来的技术竞争力不能忽视。

在这样的环境下,美国也在加快对5G的投入动作。

此前,美国发布了“5GFAST”战略,主要包括3大内容,即为5G分配更多的频谱资源,对5G商用部署更新基础设施政策,以及更新过时的法规。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曾签署了一份总统备忘录,要求商务部制定一项长期、全面的国家频谱战略,为5G做准备。

今年1月14日,一个由美国主要国家安全参议员组成的两党联合小组建议立法,推出《利用战略联盟(美国)电信法》,提供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以鼓励和支持美国在5G竞争中的创新,用于投资中国设备供应商华为和中兴的西方替代产品。

而美国国防部官员也正在敦促美国电信设备商为发展本土5G采取更加激进的措施,以寻求发展更多可替代中国厂商的产品。比如,要求美国公司开发开源5G软件,并对潜在的竞争对手开放。简单来说,利用开源技术Open RAN,可让运营商从A供应商采购软件,从B供应商采购COTS服务器,再从不同的供应商采购RRH设备,来实现模块化组站,而不是仅使用某家厂商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分析人士认为,与中国的企业能够提供整套5G网络解决方案(从无线电接入塔到路由器)不同,美国目前最大的挑战是,没有本土企业能够提供端到端的5G解决方案,而Open RAN则有望带领美国企业“弯道超车”。

“美国目前没有像爱立信这样的供应商,要求有这项技术的厂商开源发展,这可以看做是一条发展技术的捷径。”Gartner半导体研究副总裁盛陵海对记者表示,但关键是中间的协议怎么制定,想让公司无偿开放核心技术,这生意也没有那么简单。通信设施是基础服务,作为管道(可能)分不到开源之后开发者创造出的增值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