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再出招:起诉几十项罪名,华为如何应对?

据报道,美国司法部指控华为犯有敲诈勒索罪,并密谋窃取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被告包括华为及其四家子公司,和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

2月13日,美国政府对华为连出两招。

首先,美国司法部对华为提起了新的诉讼,起诉书长达56页,罗列了在过去二十多年间美国政府掌握的数十项华为的“犯罪记录”。

据报道,美国司法部指控华为犯有敲诈勒索罪,并密谋窃取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被告包括华为及其四家子公司,和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

起诉书中,美国司法部指控华为及其关联公司在过去数十年时间里,曾试图从6家美国公司窃取商业机密来发展自己的业务,被盗信息包括源代码、无线技术手册等。

同一天,美国商务部延长了针对华为的临时通用许可证45天,允许美国企业继续与华为开展业务。

一边起诉,一边延长许可,胡萝卜加大棒?

[美国司法部对华为提起的控告书,长达56页]

[美国商务部延长了针对华为的临时通用许可证45天]

针对美国司法部的起诉,华为公司很快发出了公开声明,全文如下:

美国司法部提起新的诉状并非基于执法目的,而是出于竞争原因试图对华为声誉和经营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这些缺乏事实依据的新增指控基本是基于过去二十年的民事纠纷提出的,这些纠纷此前要么已经和解,要么已经过诉讼程序,还有一些已被联邦法官和陪审团驳回。美国政府的指控不会得到支持,我们将证明这些指控是毫无依据且不公平的。

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与美国商务部临时通用许可延长,证明了美国政府想在法律上找到华为公司的破绽已经几乎是黔驴技穷,目前对华为采取的制裁措施收效也不大,但不排除未来美国政府继续寻求对华为采取新的制裁措施。

对美国司法部的起诉,应对程序是什么?

从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书中可以看到,起诉是向纽约东部地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的,涉及到华为的5个公司实体以及孟晚舟个人。相关公司的法人代表和孟晚舟都应该在纽约东部地区法院应诉。

这里有一个陷阱:孟晚舟目前正在加拿大应对加拿大政府的诉讼,而关于她是否会被引渡到美国已经被讨论了很久。那么她如何应对在美国的官司,会不会被美国拘留?这是她和她的律师团队需要仔细讨论的。

正如华为的声明中所说的那样,美国司法部所罗列的那些“罪名”,在过去二十年间都已经有了结论。现在来翻旧帐,并不会改变那些案件的解决方式,除非美国政府又掌握了新的证据。

此前,美国政府一直在向全世界宣称华为公司的网络设备留有后门,中国政府能够通过这些后门窃取用户的信息,但是美国政府从来没有公布过证据。有美国媒体曾表示,不公布证据是为了保护证据的来源。不过从实际的情况来看,即便审判间谍案,美国法院也是有聆听秘密证据的机制。

基于此可以判断,美国政府应该没有什么新的证据,只要华为公司的律师团队工作得力,应对这些诉讼不会有太大困难。倒是孟晚舟团队需要小心,避免被美国政府扣留。

美国政府对华为还能采取什么制裁措施?

有一点可以明确,美国政府可以不经过任何法院,直接对外国公司采取制裁措施。

所以这次的新诉讼案宣传目标大于实际的制裁目标。即使法院判决华为无罪,也要通过漫长的审讯搞臭华为的名声。

不论美国法院怎么判决,美国政府对外国公司通常会采用这些手段:

关押外国公司高管。参见美国对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的做法。

罚款。参见美国对德意志银行和中兴公司的做法。2019年底爱立信也因为在多国存在贿赂行为而被美国政府起诉,最后缴纳了10.605亿美元的和解金。

综合制裁,包括罚款,提高进口关税,禁止进口等。参见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对日本东芝公司的做法。当时东芝因为违反“巴统”协定向苏联出口了精密机床。

禁运关键零部件,设备和技术。参见当年的巴统协议和现在的瓦森纳协定。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曾经对日本的计算器厂家禁运过部分核心芯片。

目前美国对华为已经使出了除了罚款以外的所有手段。未来美国也大概率会对华为进行天价罚款。

除了上面这些手段以外,美国政府高层官员还亲自出马,劝说别的国家不要采购华为的网络设备。目前,世界上还从没有任何一个公司受到过如此“待遇”。

华为的应对与美国的内部矛盾

针对美国的制裁,此前外界一直担心美国对华为的电子元器件禁运,最终华为挺了过来。

在美国禁运前,在华为采购的电子元器件品类里,模拟AD/DA芯片,射频元器件,FPGA芯片和笔记本电脑CPU是美国供应商占有率最高的品类。现在看来,AD/DA和射频元器件可以由其他国家的供应商和华为自研产品替代,FPGA芯片可以用ASIC芯片替代。而在商用笔记本电脑CPU方面,美国自己放松了制裁,英特尔和AMD都继续供货了。

而美国商务部继续延长针对华为的临时通用许可证期限,继续允许美国供应商向华为供货,这不是什么“给个胡萝卜”,而是美国内部利益激烈冲突的结果。

毕竟华为每年向美国供应商采购高达50亿美元左右的芯片,禁止向华为出口,美国供应商自身的利益也受损不小。

另外,最近美国多家媒体和智库报道,美国政府内部对于是否加强对华为的禁运措施也争论很大。

以往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上,通常是美国国防部提出禁运,美国商务部通常表示反对,因为会让美国供应商的利益受损;但是这次在华为的问题上,却反了过来,是美国商务部表示要加强禁运,而美国国防部表示反对。

美国国防部的理由是,加强禁运会令美国供应商的利益受损,并且不但会促使中国自己研发新技术,而且会让其他国家的客户也避免购买美国的产品。长远来看这是有损美国利益的。

从二月初开始,随着英国和欧盟先后表示不禁止华为参加5G网络建设,美国的围追堵截也陆续面临失败。

总结下来,美国司法部发起这次诉讼的原因:实在是没辙了,只好把所有旧帐都翻出来,再炒一遍。

美国未来可能的制裁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政府正在讨论管控第三方对黑名单上的企业的出口限制,其中美国技术的占比是否应该从25%降到10%。这对华为和台积电的合作的影响巨大。

目前华为海思的自研芯片大部分是由台积电代工的。而据中国台湾媒体报道,台积电自我评估的结果是,14纳米左右的工艺,美国技术的占比低于25%而高于10%。在7纳米及更新的工艺中,美国技术的占比是低于10%的。

所以最近有新闻报道,华为将部分14纳米工艺生产的芯片,从台积电转移到了中芯国际。这除了是中芯国际自己的努力的结果之外,也可看做是华为在未雨绸缪,为了防止美国政府把管控的美国技术占比降到10%而做准备。如果不做转移,美国一旦出台这个政策,华为的芯片供应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作者:微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