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军的均衡和章法,正是快船争冠路上最需要的

两天前的文章里,刚刚说完快船阵容搭配的问题,当时还讲,路威+沙梅特+卡哇伊+莫里斯+哈雷尔的阵容,防守端光靠卡哇伊是补不过来的,快船衔接段要用这个阵容,防守肯定要冒风险。

结果话音未落,快船又出意外,贝弗利尚未归队,乔治又受伤,加上哈克莱斯被交易,快船本来丰富的防守资源突然变得贫瘠,那套防守弱点颇多的阵容就不是衔接段的问题,而是快船要靠这套阵容打收官。

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进攻能打回去,那么防守有点问题,也是能承受的。路威从第四节开始,进攻还是足够carry的,所以即使他防守端反复被绿军针对,快船也能维持均势,一直血拼到第二个加时,这场“攻防两端看路威”的局才算有了结果——快船的武器逐渐开始失效了,而绿军找快船弱点的成功率依然有保障,均势才彻底被打破。

这场比赛是两种球队风格之间的碰撞:

快船优缺更鲜明,他们手里握有两队中最强那张王牌,有路哈这样极难防守的挡拆组合,但也有更多防守弱点;

绿军更加均衡,他们实力最强的球星——沃克、塔图姆、海沃德——是全明星级别,到不了MVP级别,但除了中锋,他们场上最弱的开发进攻球员是斯马特——一个极为擅于阅读比赛的球员——除了肯巴沃克体型吃亏,他们的终极阵容里没有绝对的防守漏洞。

所以这两支球队的对抗,焦点就有两个:

在凯尔特人进攻,快船防守时,焦点就是绿军如何找到快船弱点,而快船如何保护这些弱点;

在快船进攻,凯尔特人防守时,快船怎样用超强的进攻武器击垮凯尔特人近乎无懈可击的防守。

快船最后输球,感受就是,在两个焦点争夺上:

第一个焦点,快船没有太多办法——人手不够,需要乔治和贝弗利回归——又遇上塔图姆状态神勇,被打爆有点无奈;

第二个焦点,快船还真老老实实靠球星能力,能咬住比赛靠的是巨星球,最后巨星球不进了,快船就打不下了。

别整没用的,我们只想知道,为何卡哇伊在比赛的后20分钟里隐身?

因为他实在打不动了。

快船的协防资源几近枯竭,上线防守又形同虚设,卡哇伊需要在防守端投入更多精力,比如这样的篮下协防:

快船现在的后场对位资源不够用了。哈克莱斯被交易,他本来是用来对位后场持球手拆挡拆的。路威自然指望不上,沙梅特去盯箭头属于勉为其难。这场里弗斯手里又没有贝弗利,乔治也不在,那适合防沃克的人就没有了。快船上了一个奇兵科菲,对位沃克效果甚佳,但这个球员平时是进不了轮换的,里弗斯在关键球阶段也从来不做冒险尝试,所以快船最后防沃克的球员,还是沙梅特。沙梅特防的很努力了,但这不是沙梅特努力能解决得了的。

我们看下面这个回合,最能集中说明问题:

斯马特要去给沃克掩护来找路威,沃克在掩护形成前就提前启动,沙梅特尽力跟到位,但哈雷尔怕沙梅特防不了,扑出来协防,于是身后漏了泰斯。卡哇伊在卡住泰斯还是防底角塔图姆上犹豫了一下,于是泰斯拿到前板补篮得手。

这就是快船这套阵容的特点:

一线防箭头的沙梅特就不够让人放心;

有一个被找一打一个准的路威;

护筐中锋是协防与保护篮板无法兼顾的哈雷尔;

莫里斯是个协防能力有限的前锋;

所以,只要塔图姆找到路威和沙梅特,而卡哇伊换防被斯马特或者沃克带到了弧顶,不管是一线还是后续协防,快船都很乏力。

这场球快船在应对绿军找错位上,给的也的确容易。仔细想想,快船也没办法,因为即使是绿军最弱的一个开发进攻点斯马特,收拾路威也足够了。

下面几个球,从不同角度反映出斯马特和绿军的能力:

斯马特低位坐路威,哈雷尔怕路威防不了,要过去夹击,注意!这时候泰斯偷偷去卡哇伊身后做了个背掩护,导致卡哇伊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塔图姆,于是沙梅特虚晃一枪,以为能骗过塔图姆,没想到塔图姆很冷静,看一眼沃克把沙梅特反骗回去,扬手三分。

这是绿军推快攻,斯马特看只有路威退防到位,立刻启动突破造了犯规。

这个球就更牛X,沃克和斯马特挡拆找路威,斯马特外拆接球直接过了路威,到篮下时,经典的哈雷尔式协防——顾头不顾腚——斯马特空中做了一个传球假动作骗莫里斯去补底角海沃德,实际却给泰斯喂了饼,造成哈雷尔犯规——斯马特传球,有一套。

斯马特这样的处理球和阅读比赛能力,你说快船怎么保护路威?

快船怕持球点太多的对手,这是配置上的天然问题。如果他们手里有乔治和贝弗利,情况会好一些,就算还是藏不住,协防能力会提升很多,这场的阵容,显然是做不到的。

再说说快船进攻,凯尔特人的防守。

你可以观察一下绿军对配角中锋的使用方法。凯尔特人有两个主要的轮换中锋——泰斯和坎特——两人薪资都不超过500万美元,新秀格兰特威廉姆斯会客串5号位轮换,这三人今天都得到了时间,三人各有优势,也各有局限性。球迷普遍认为凯尔特人中锋位置偏弱,但这没有影响凯尔特人成为联盟顶级防守强队,除了因为球队其他位置防守太强,绿军这几个轮换中锋根据不同场面合理使用,也能解决大部分问题。

但这场路威开始接管进攻后,凯尔特人其实哪个中锋上去,都会被挡拆针对,不管是本来脚步就有问题的坎特,还是防挡拆位置感很好的泰斯,或者换防能力极佳的格威。

那么,最后用谁最合适呢?

还是泰斯。除了因为凯尔特人习惯在关键球阶段5号位用泰斯,在往下防路威挡拆,往上防哈雷尔低位的综合能力上,泰斯显然好于完全防不了路威的坎特和防哈雷尔明显吃亏的格威。虽然坎特面对快船的阵容,进攻端可能有优势,但既然绿军这场主要的进攻针对性是打路威和沙梅特,那么坎特的进攻优势就很难最大化。

从机动性和体型看,泰斯防哈雷尔还是合适的

但泰斯加时赛被罚下去了,凯尔特人不敢上坎特,就只能用格威,而格威防不了哈雷尔。

这时候就有一个疑问了——快船为什么不早点把这点捶到死?

有两个原因。一是快船进攻的合理性本来就不够,像凯尔特人那样,抓住一个优势点往死里打,他们没去这么想;二是路威从第四节开始无解的进攻状态,错位打哪个中锋效果都不差,所以他想继续打也可以理解。

但最后理论还是转化为了现实——理论上,格威的换防能力不怕路威,之前没防住,总有他防住的时候。这时候快船开始找别的尝试,才意识到哈雷尔那点对位优势极大。

事实上,凯尔特人发现格威防不了哈雷尔后,也有应对手段——他们拿斯马特去对哈雷尔。按理说,这样的对位错位更大了,能不能防住不好说,但这时候比赛时间不多了,也没给时间验证这组对位的效果(或者只是这个回合的临时对位,这点我不确定)。这个回合路威走掩护另一侧提前启动想强吃海沃德,被制裁了。

不管绿军这个安排会不会起作用,你都得说,绿军这套阵容防守可做的文章太多了。他们的防守弹性太好,以至于对位上出点问题,还是能处理。比如这个回合的对位是乱的,但斯马特防卡哇伊,格威防莫里斯,塔图姆绕前卡哈雷尔,也完全没问题。格威良好的协防意识,让他拦截了路威的空切,并成功切断了路威与哈雷尔的联系。

注意以上这些回合,沙梅特底角抽烟,没有参与战术,而对位沙梅特的球员是肯巴沃克。

这是快船这场进入关键时刻的一个现象。只所以说是现象不是问题,是因为快船从第四节开始,进攻都是由路威主导而非卡哇伊,那么路威打挡拆,肯定是跟哈雷尔向上找错位,所以沙梅特没参与进来,也可以理解。

但卡哇伊有限的几次进攻,也没有试图找错位来减轻对位压力,直接打塔图姆——本赛季有希望进入防阵的球员——效果并不好:

你再看看塔图姆是怎么打卡哇伊的——沃克与塔图姆挡拆,卡哇伊延误回追,塔图姆拆出接球后突破卡哇伊攻筐得手。

这个球难度大不大?

大,面对的是卡哇伊,并且卡哇伊没有完全失位。但这次挡拆还是起到了效果,因为卡哇伊延误这一下,就必须把右手的突破路线放给塔图姆——塔图姆的惯用手——这让塔图姆起手就赢了半招。

快船进入生死时刻后,唯一一次让人觉得,他们好像有一些想法的回合,是沙梅特扳平比分的那个硬气三分。之所以让我觉得快船是有想法的,是因为卡哇伊给沙梅特掩护,可以逼迫凯尔特人换防,把沃克换到自己面前。但这个球在进攻时间还有21秒时,沙梅特直接顶着塔图姆投了。可以理解快船抢时间出手是因为不进还能用犯规战术,但这个球难度好大,不进的话,沙梅特要被开会的。可能沙梅特认为比分差三分,卡哇伊打沃克多半是两分,不如自己抢一个吧。

绿军一直在给自己的进攻降低难度,反过来,快船没这种想法。卡哇伊在这次常规时间的最后一攻中,以为是一次超级英雄面对面的一对一决斗。可绿军不这么想,绿军发现卡哇伊把时间压到最后,果断上夹击,塔图姆的站位切断了卡哇伊向弱侧转移球的路径,沃克、海沃德和斯马特逼出了卡哇伊的进攻犯规。

注意夹击是怎么发生的,路威悄悄去了弱侧,斯马特跟队友打了招呼,接管了强侧底角,腾出了沃克去夹击。

这就是绿军的默契。

快船的确有一些问题——防守有弱点,进攻缺章法——这些问题在快船的季后赛征程上也会让他们难受。但说来说去,他们在没有乔治和贝弗利的情况下,还是跟绿军打了两个加时(虽然绿军也没有杰伦),他们的硬解法还是够硬,卡哇伊的一对一,路哈的二人转配合,包括乔治在正常状态时的无球能力,以及莫里斯致命的投射,即使快船在整合这些武器上差一点,轮着掏出来干一圈,大部分对手也拦不住。没有乔治,小卡最后20分钟打得不好,快船还是有人能接管进攻,可见快船的下限还是够高。

但在快船的晋级路上,会有靠下限对付不了的对手,而他们的上限到底是什么样的,现在还不好讲。这支打打歇歇,小伤不断的快船,完全体+合理轮换用人的场面,其实我们都没怎么见过,一方面让人觉得他们有潜力可挖,另一方面也让人担心。密尔沃基雄鹿的18-19赛季,到最后也没闹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他们强了一路,压根没想这件事——而多伦多猛龙在隐藏了30%战力的常规赛结束后,迅速掏出了王牌8人组,经过两轮系列赛的升华,已经拥有了雄鹿无法比拟的默契和韧性,这是去年季后赛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剧情。

到目前为止,快船的底儿,还是摸不透啊。但以配置而论,他们不像那支猛龙,他们比那支猛龙更需要动脑筋,而这点恰恰是快船缺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