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底的偶像们

【本文值班主任:羊平馆长】

昨天出了一条洋葱新闻一样的消息:乐华娱乐的前练习生黄智博因为网络诈骗被逮捕。犯罪手法简单说是黄智博手里一个口罩都没有,纯靠骗,他先骗走买家买口罩的定金,然后再删掉对方微信直接消失。

粉丝们都希望自家爱豆能够凭借作品或是颜值出圈,这一次黄智博确实是“出圈”了,恨不得全微博用户都知道有个小爱豆脑子不太好还法盲,犯了诈骗罪被抓了。

这则新闻还有警方执法视频为证。视频里黄智博被警察从花棉被里挖出来逮走,和社会闲散人士被抓也没啥区别。

在警察问到黄智博为什么会想到卖口罩骗人,黄智博回答“脑子一乱,就……”

后来我还在微博上看到有黄牛在卖黄智博的探监名额,当然应该是开玩笑的。

黄智博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在当天晚上发布声明,表示针对训练生黄智博“借卖口罩实施诈骗被抓”一事,乐华娱乐已与黄智博解除《训练生合同》,并对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深表歉意。

不管是十几万粉丝的小偶像低级诈骗,或者是小偶像的大花棉被,还有乐华娱乐高效迅速的甩锅声明,都让我倍感震惊。

黄智博参加过的名为《以团之名》的节目就挺神奇,在他被抓之前,出现了大大小小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节目中顺利出道的组合新风暴,出道一年截止至今日微博粉丝12681。

顺便说去年6月我们就提到过这个团的官博粉丝数,当时是12087。时隔大半年涨了新风暴涨了600多个粉丝,心疼的说不出话。

连许愿都是直白不掩饰的希望新风暴可以接更多工作。

从《以团》中走出的另一个组合BlackACE去年9月参加了小s和蔡康永的节目《花花万物》,这期节目的卖点之一就是“成团失业综艺首秀”。

节目中小s问团员们有行程吗?队长奶茶回答对外宣传是有行程的;小s又问今天跑了什么行程,奶茶说《花花万物》,然后还要聚餐吃饭。

BlackACE自嘲失业应该已经是cue流程中重点了,被问到“发生什么事能把你气哭”,赵品霖回答我们基本都做好准备了,大家都是半放弃的状态。

在微博上凭借“姨系爱豆创始人”小小刷过存在感的苟晨浩宇曾经自己发微博求职。

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最怕记者问最近在忙什么,最近都参加什么活动。言外之意就是没有的忙,没有活动参加。

现在黄智博犯了大错误,《以团》选手们的各种辛酸经历和节目组神奇操作又被大家重新提起。再回看这些事,感觉“梦想”两个字就是个大骗局。

当然黄智博犯罪不能赖任何人,只能说他脑子有泡。百科上他的出生年份是1999年,被抓的新闻中露出的身份证是1998年,不管怎么算20岁肯定是有了。活在当代社会的成年公众人物,能干出趁着国难诈骗这种事,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也难以揣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诈骗的行为也确实抹黑了整个偶像圈,莫名一口大锅顶在“偶像”两字的头上,九漏鱼(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这个梗不知道多久过不去了。

但另一方面来看,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年轻小孩最容易被诱惑,大环境也在利用他们的不懂事在推波助澜——除了真正有舞台梦的人,那些不懂事的、容易被梦想忽悠的,简直是牺牲品的最佳目标。

101系列节目有着标志性的金字塔舞台,通常只有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10个左右的选手能成功出道,拥有姓名。那剩下的人呢?

前面提到《以团》选手人均失业,其实也不仅仅是这一档节目的爱豆没有工作,没能出道的偶像大有人在,追梦失败都挺让人心酸的。朋友们还记得你们曾经在选秀节目pick过的选手吗?最近还有关注他吗?

18年看《偶像练习生》时,当时有个叫杨非同的选手凭借突出的舞台魅力博得不少关注。但他仅仅是有实力而已,公司不给力票数跟不上他连倒数第二轮都没能进得去。

19年杨非同又去了《创造营2019》踢馆,我本来十分希望他能够再就业成功,没想到节目播出前他清空了所有微博。

有爆料说他踢馆失败,清空微博是无声的抗议。后来节目播出,有颜有实力的杨非同确实踢馆失败一轮游。

还是18年的《偶练》,有个叫娄滋博的选手我印象深刻,因为他说他如果失败了就要回家种地了。娄滋博淘汰的时候哭得特别伤心,差点给我看哭了。所幸18年偶像市场刚刚兴起,没能出道的选手也能有工作。

可是有一天选秀的热度过去呢?诚然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同时也应该对自己选择负责,但狂欢之下不知道有多少涉世未深的小孩忽然就被赋予了“梦想”。

看多了选秀节目大家都知道,没什么本事一步登天的人有,把成为偶像作为人生目标并成功达到巅峰也有。与之相对的是不能成名的人,不管不学无数混日子的偶像姑且不谈,而同时拥有信念和实力却唯独没机会出道的人,他们完全是在夹缝中求生,但愿他们早日拥有大火的机遇。

一直以来看着年轻人努力成就梦想都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所以选秀节目也总能掀起水花。但激烈的竞争下,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加持,对于那些暂时没能走到塔尖的年轻人,希望他们能记住自己是为什么在努力,而不是在泡沫的裹挟下失去对人生的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