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动物保护法将修改 专家建议食用野生动物行为入刑

西北政法大学动物保护法研究中心主任孙江也认为需要在刑法中增设食用野生动物罪。“对于故意的违法行为,情节特别严重的应入罪。以此彰显立法者保护野生动物的本意和价值取向,从而有效遏制滥食野生动物的行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随着各种研究结果的不断披露,“禁食野生动物”的声音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而在疫情之下,《野生动物保护法》也紧急启动修改。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表示,已部署启动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工作,拟增加列入常委会今年的立法工作计划,并加快动物防疫法等法律的修改进程。野生动物保护法将修改的消息传出以后,是否应该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专家表示,应该调整野生动物保护法立法思维,不要一味提保护,而是要禁止买卖、食用野生动物,禁止食用本身就是一种保护。此外,专家还建议食用野生动物入刑,在刑法中增设食用野生动物罪,这一方面能更好保护野生动物,另一方面也可以加大对食用野生动物行为的威慑力。

事件

《野生动物保护法》将修改 是否全面禁止食用成关注焦点

我国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是2016年修订的,野生动物被分为三类分级管理,分别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地方重点保护动物和具有重要的科研、经济和社会价值的动物(三有动物)。

关于食用野生动物的问题,《野生动物保护法》第30条进行了明确规定,禁止生产、经营食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或者使用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禁止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根据现行法律,这意味着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之外的野生动物并不在禁食范围之内,非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则可以合法食用。

据媒体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主任王瑞贺曾表示,野生动物的交易和食用可能造成的公共卫生安全风险已经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高度重视。从近期发表的信息来看,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很大可能是由野生动物传染给人类并造成人际传播引起的。

野生动物保护法将修改的消息传出以后,是否应该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而通过修改法律将禁食的野生动物范围扩大,从源头上杜绝食用野生动物也成为众多学者和专业人士的共识。

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原会长蔡守秋表示,根据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主要禁止的是“生产、经营食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这针对的是生产和经营性活动,并不涉及老百姓“食”或“吃”野生动物;禁止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针对的也是“非法购买”行为,而不是禁止老百姓食用“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行为。

蔡守秋表示,如果要具体规定(包括禁止、限制)老百姓“食”或“吃”野生动物的行为,应该修改现行法律。

声音

是否应全面禁食野生动物

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认为,对于此次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他认为,现行的法律更多的是从生物多样性、生态文明、环境保护的角度去进行立法的,并没有考虑到野生动物可能带来的病毒传染和人的保护。在他看来,这次法律修改的重点应该是切断人与食用野生动物可能带来的风险之间的关系,启动法律修改也有这方面的原因。“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保护的是濒危珍贵动物,这次修法的角度应该把切断人跟动物的关系作为重点,不要一味提保护,而是要禁止买卖、食用野生动物,禁止食用本身就是一种保护。”

此外,赵皖平认为,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主要保护的是珍贵濒危动物,但在实际生活中,很多珍贵、濒危动物普通人可能很难看到,因此,此次修改动物保护法,不妨换一种思维,除了濒危珍贵的野生动物,还要把人们平时最容易看到的野生动物、最大众化的野生动物保护起来,比如蝙蝠,这样的话,操作性会更强,也更直观,人们也更易懂。

他认为,修改后的法律应该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要通过法律明确告诉大家,对于野生动物只要食用了就触犯了法律,就会受到惩处,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从源头上杜绝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比较合适的方法就是“一刀切”,“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对于如何区分某种动物是不是野生动物,赵皖平认为,这个一般人靠生活经验上就可以作出大致的判断,“这么做的目的是通过比较严厉的立法告诉大家,不需要详细说明哪些动物是野生动物,只要知道食用野生动物是违法行为就可以了。”

对于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观点,西北政法大学动物保护法研究中心主任孙江认为,这在立法和执法层面可能会存在巨大阻力,他认为,应当从民族与地区的饮食习俗、人类对野生动物的合理利用等方面充分考虑。因此,根据实际情况,部分禁食的观点才是一种科学和慎重的态度。

争论

设立野生动物禁食目录是否可行

目前,一些专家学者认为,哪些动物属于野生,哪些不属于野生比较难以判断,如果要禁食所有野生动物,在实践中太难操作,可以设立一个“禁食目录”。对此,孙江认为,设立目录的方法可行。野生动物往往携带各种疫源疫病,滥食的行为不仅威胁生态安全、食品安全,还成为影响公共卫生安全的重大隐患。设立禁食名录,是衔接上位法的规定、保护野生动物资源、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举措,禁止食用这些野生动物,也有利于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阻断可能带来自野生动物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

赵皖平则认为,设目录的方式可能并不具有实际可操作性,一方面,我国动物种类非常丰富,没有办法详细告诉大家哪种动物能吃,哪种不能吃;另一方面,我们不可能提前知道哪种野生动物身上有没有病毒,因此在他看来,设目录的方法在技术上并不可行。

建议

食用野生动物入刑 专家建议增设“食用野生动物罪”

如果全面禁食野生动物,那么人工繁育的野生动物应该如何处置?对此,赵皖平认为,人工繁殖的野生动物要从法律上进行更明确的规定,要进行严格控制和管理,监管部门要加大检查和执法力度,人工繁殖野生动物的详细信息也应该及时公开。

孙江则认为,应全面禁止野生动物的交易。人工繁殖动物应当加强进一步管理。基于生态平衡和防疫的角度而言,禁止一切野生动物交易的行为是非常正当合理的。

为了加大野生动物的保护,赵皖平还建议在刑法中增设食用野生动物罪,“在刑法里增加这一条,可以更好地起到震慑作用,当然可以进行详细的规定,比如因为食用野生动物造成重大损失或者影响到公共安全的,便可以入刑,这样设定更科学一点,至于具体的操作可以一步步来,法律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

孙江也认为需要在刑法中增设食用野生动物罪。“对于故意的违法行为,情节特别严重的应入罪。以此彰显立法者保护野生动物的本意和价值取向,从而有效遏制滥食野生动物的行为。”

最新

天津出台禁令 严惩滥食野生动物

在禁止食用野生动物这一方面,天津走在了各地的前头。2月14日,天津市通过了《天津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这是目前国内首个省级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法规。

该决定共18条,主要规定了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范围、措施、管理职责和法律责任。决定明确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范围为:一是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二是天津市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三是国务院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公布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和在野外环境中自然生长繁殖的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四是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禁止食用的其他野生动物。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增强决定的可操作性,决定还明确天津市实行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名录管理制度,由天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会同市农业农村、市市场监管等部门制定,报天津市人民政府批准后公布实施。

(北青报记者 李铁柱)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Qnews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