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奥斯卡最佳影片,《寄生虫》真的很好看

本文作者:岛上的心脏科医生

奥斯卡奖公布,《寄生虫》获得了最佳影片等四大奖项,成为了大赢家。

对于奥斯卡奖的结局,大家见仁见智,然而《寄生虫》却真真正正是一部好片子,安利给大家。

奉导演的电影兼顾导演片和商业片的特点,集中表现在故事性和勇敢的社会思考。故事充满转折。不可思议,不可预测,却合情合理。

物资的不丰富并不意味着不开心,最让我们难受的是失去希望,自我评价低下。

爸爸一家人在地下室里卑微、开心而充满希望的生活,吃一点零食,喝上几罐啤酒就开心的不得了。让我想起很多往事,上研究生的时候没有钱,3、400元/月租住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区,那个时候我们发现3元管饱的自助餐,我们可以一直吃到老板从,“兄弟,照顾生意啊。”到“大哥,别浪费哈。” 和民工一起吃1.5一份的超大份白菜炒饼,在里面发现了一根刷锅的扫把苗,就把它默默的挑出来,然后再接着吃。还有带着女朋友,现在的老婆一起去吃2元一个的驴肉火烧改善生活,还能喝上一瓶只要1.5元的苦瓜啤酒···我不想去吃牛排吗?“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吗?很穷的日子,然而充满希望和快乐。

一家人一直是在努力的,可是他们有希望吗?朋友让哥哥做家教,他却制定了一个计划···

一步步的,全家人成为了富人的家庭教师、司机、帮佣。借主人野营的机会,他们跑到大宅子里尽情欢乐,“曾那么接近幸福”。然而突然之间,前任女仆回访,原来,她的丈夫由于高利贷,一直寄生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为了给他送饭,“请你接受这鼻屎一样的馈赠吧。” 可紧接着,老女仆误打误撞的拆穿了他们的骗局。矛盾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两拨可怜人为了争夺地盘开始了血腥的战争,主人的返回让他们却像蟑螂一样四散奔逃。影片的最后,经典的上层社会的餐会,大家大提琴的伴奏下欢唱,阳光灿烂日子在屠刀面前戛然而止。百转千回,高潮迭起,让人欲罢不能。

然而,究竟谁才是“寄生虫”?困居于地下室的男人高呼“感谢尊敬的朴社长。”我却喘不上气来。一家人机关算尽,想尽办法排挤同为可怜人的前任,其实只是想过得好一些,用妈妈的话来说,“富有的话,我也会变得很善良!”而富人呢?他们的工作也许很重要,但也许,并不能真的创造什么。就像《诗经·伐檀》所说“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你们富人啊,真不是吃素的!

曾有人说这部影片标签化明显,例如富人,则必然趾高气昂,穷人却想尽办法钻营,把戏拆穿后穷凶极恶的挥起了屠刀。然而,其实,不论我们是否承认,标签化已经是现在快节奏社会的特点之一。一部电影,是否好看,前五分钟可能是观众的极限,一条新闻怎么上热搜?想尽办法蹭热点,蹭最吸引大家眼球的那几个标签。

为什么爸爸一家不能安贫乐道,采菊东篱下呢?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穷人被抛得越来越远了!

影片最触动我的是撕裂感,让我喘不过气来。

社会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自1900年至今,科技发展速度远超过此前整个人类的总和,我们拥有了资源最丰富的商品社会,同样也拥有了2次世界大战,和能够毁灭世界很多次的核武器。全球化、人类迁移的增多也给疾病的传播创造了条件。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作为整体的人类,在科技和社会发展的同时,由于不能够平等的利用资源,越来越快的发生了撕裂,人们在物理距离越来越近的现在,一些不可言状的距离却在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人被发展的列车甩了下来。

曾有人形容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对于其他地区的差距,近期上映的《半部喜剧》正是描述了北京户口对于外地人的重要性,印度影片《起跑线》在中国引起共鸣,正是因为我们也有关于学区房、重点学校和高考移民的切肤之痛。

《今日简史》指出,距离不断增大,人类可能裂分成了多个阶层,科幻小说《北京折叠》里,精英阶层过着奢靡的生活,而普通阶层却只能生活在地层的另一面。绝对的商品社会,强者有可能去占有更多的资源,而变得更为强大,他们的后代也由于拥有更好的教育、更多的机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实现一个小目标”,而弱者却不断沉沦。

陈胜吴广起义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哪吒说,我命由我不由天!

其实,今天的鸿沟正在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宽。现在有人赞同无政府主义,然而尽管存在很多问题,但很多的制度例如扶贫等等,却是保护弱者,保持基本的公平和避免过度的撕裂,保持社会的稳定的必要远见和措施。

这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好片子,然而紧缩,锥心的疼痛,让我短时间没有勇气再看,为了忘却,记录于此。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