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4》第2期:华晨宇遇李佳琦堂妹奇袭稳守冠军,毛不易遗憾出局

2020年《歌手当打之年》第二期节目,依然精彩纷呈,以整体而言很难形容谁比谁更好,毕竟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表达就会有不一样的呈现,哪怕是被淘汰掉的毛不易,并不意味着他不及其他的歌手,只不过是风格不同,针对性不同,反而这一场的演出中,更为毛不易的真挚演绎给打动。

而华晨宇不出意外地又再一次夺得了冠军,用不意外来形容,则是因为他这一场的表现依然那是面面俱到,有新鲜感,有创新性,让眼睛目不暇接,让耳朵停不下来,完成度之高堪称全场之最。

另外,还想安利的是奇袭歌手刘柏辛,没想到她是李佳琦的堂妹,更没想到她奇袭了华晨宇,真是勇气可嘉,而她带来的舞台演出,也为《歌手》舞台注入了新鲜感与活力,很少能在《歌手》这个节目中能够听到如此新潮的欧美范儿的演绎,所以她还真是令我眼前一亮,虽败犹荣。

华晨宇《斗牛》,应有尽有无可挑剔

华晨宇的厉害之处在于表现总是能呈现出多样性,从不拘泥在任何一种单一的舞台、风格上,所以看他每一场的演出都会意犹未尽,加之肢体语言丰富,舞台魅力十足,更是能令人惊艳闭嘴。

《斗牛》这首歌,华晨宇在诠释上已经脱离了常规的流行演绎方式,上升了舞台艺术的层次,仅仅是靠听或许未能满足,更需要靠看来配合听的感受,再结合他形象而丰富的肢体表达,颇有意味的歌词,所以仅仅是听一次,看一次根本不能够消化他的演出,从而令人反复回味、感受,让他的音乐魅力,舞台表现更具吸引力。

而不从整体的舞台表现,不从歌曲的本质特色来说,单就歌曲本身而言,旋律的设计,编曲的调配都极具魅惑力,俗称很中毒,不用一遍就能染毒,且还无药可解,这不只是针对《斗牛》这首歌,更是针对华晨宇大部分的作品而言。

综上,倒也不意外华晨宇又一次夺冠,一场演出应有尽有,有技术,有实力,有创新,有个性,是视觉、听觉的双重冲击,无可挑剔。

袁娅维《不亏不欠》,技术流也有血有肉

一流的技术,一流的唱功再加上完美的音色,袁娅维又贡献了一场完成度极高的演出,其实仅仅是听了第一部分就已经想拍案叫绝,尤其是副歌部分对声音收放自如的掌控,仿若就是在真假、轻重两种音阶间的来回跳跃,让细胞都随着一起起伏,感受那错落有致的悦动,真有种声临其境的感受,显得相当微妙。简单来说,歌曲在处理上削弱了律动感,但依然能感受到节奏的冲击,更多地是靠袁娅维声音、演绎自带或是营造出的韵律感。

袁娅维就是天生的现场型歌手,总是能带来很多细节处理上的惊喜,远比录音室的刻板印象来得更生动与入戏,除了技巧与技术外,这一场袁娅维吸引我的还有她对感情的投入程度,自然而丰沛,饱满而浓郁,真诚而煽情,很好地综合了她的技术性,让歌曲变得高级还有血有肉。

萧敬腾《那女孩对我说》,保守又大胆

萧敬腾这一版的改编既保守又大胆,保守是相对于过往萧敬腾的改编而言,这一次对《那女孩对我说》原曲的本质情怀其实保留得得挺好的,虽然在Intro的部分有点误导,差点以为这要变成爵士版,另外在间奏中加入了至少三秒的休止符,令人差点以为这是一个变奏的转折点,结果整个基调继续之前的继续,从一而终,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惊喜。

而所谓大胆,则是在于萧敬腾大力度地融入了自己的演绎特色,让歌曲改头换面,呈现出属于他的摇滚风采,后半段的撕心裂肺将情绪托起到了一个高度,然后抽丝剥茧,炸裂全场,形成强大的感染力。另外,不得不说萧敬腾的台风真好,举手投足都是魅力使然。

MISIA《骑在银龙的背上》,颠覆经典再造经典

如果没有听过这首歌的日文版,很大程度会受到范玮琪翻唱的中文版《最初的梦想》影响,但不管你有没有听过原版,或是一直为《最初的梦想》这一版所影响,相信听了MISIA演绎的日文版《骑在银龙的背上》都会有新的感受,甚至会颠覆对这首歌最初的印象。

MISIA的这一版一分为二,前半段节奏舒缓,后半段节奏渐急,将歌曲拉开了层次感,最终又因为MISIA的音色、演绎让歌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整体。其实比较起来,个人更偏爱前半段,感情的注入循序渐进,让细腻感变得显而易见,更好地彰显出MISIA的音色、质感,不过后半段或许更容易令听众情绪高涨,更容易让感染力迸射,尤其是最后的中文演绎,虽然发音并不好,不过却是一个加分项,当然在我看来,若是全盘日文演唱才是更完美。

毛不易《一荤一素》,质朴唱腔最感人

毛不易被淘汰已经成为了无可避免的事情,与实力无关,与歌手自身的定位有一定的关系,本身他就不是属于竞技性的歌手,对于他(音乐)的欣赏更多的是需要细品与回味,就一如这一场他唱的《一荤一素》。

讲真在大家都用尽全力,以个性,以技巧,以音色,以台风,以编曲取胜的时候,毛不易稳扎稳打地用真情实意唤醒内心的感知与触动,这十分难得。所以听这首《一荤一素》还真是被毛不易质朴的唱腔给深深的打动了,我觉得这才是我心目中的那个毛不易,也是我一直都很喜欢的毛不易。感谢他来过,感谢他唱了《一荤一素》。

周深《愿得一心人》,人声与意境的高度融合

在听惯了《大鱼》之后,再来听《愿得一心人》,还是会有一定的新鲜感,很欣赏周深对声音的处理注重了与歌曲意境高度融合,当然这取决于选歌的针对性,只要在演绎的过程中没有失误,人声与歌曲的完美合二为一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事实上《愿得一心人》周深唱得如痴如醉,一开始的清唱犹如留声机中飘出的歌声,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之后的设计与处理都有很大的承载性,是能人所不能,这足以令听众听得如痴如醉。

比较起这些,其实更想听到周深在延伸性上的呈现,也就是说在脱离所谓的安全牌之外的表达。

徐佳莹《对的时间点》,巧妙地与《遇见》遇见了

徐佳莹连续两场的选歌似乎看起来都没有太多的惊喜,但是在编曲上还是设计了不少的细节,更需要有耐心与细心将整首歌听完,才会发现这内里的乾坤。

这一次选唱林俊杰的《对的时间点》,这么一听编曲似乎平平稳稳,以弦乐提升歌曲的华丽感以及气势,前半段的渐入佳境以及后半段的高潮迭起,这是很常规的处理手法。不过在此之外,歌曲还很巧妙地融入了孙燕姿的《遇见》,这样的融入并不是单纯地只在后半部分加入了《遇见》的唱段,而是在前奏,中断的间奏,以及尾段都有巧妙地融入,前奏的“变奏”会令人有似曾相识的感受,间奏中的若隐若现让人听出惊喜,后半部分的单刀直入最明显,但也只是昙花一现,一晃而过,这种无痕似的融合成为歌曲最大亮点。

至于徐佳莹的演绎,维持着较高的水平,但我觉得还不足以用惊喜来形容,或许这也是她这场比较吃亏地方。

PS:图片均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