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四项大奖的《寄生虫》,豆瓣8.7分,超现实的反面教材

作为奥斯卡金像奖92年以来,第一部非英语非好莱坞血统的韩国电影——《寄生虫》,不仅打破了韩国电影在奥斯卡历史上零的记录,更是横扫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以及最佳原创剧本四项大奖,成为奥斯卡本年度最大赢家。

虽然借着奥斯卡获奖的势头,《寄生虫》票房一路上扬,诸多荣誉也接踵而至,但争议也一样如影随形,关于两极分化的观点亦是此起彼伏,在豆瓣上《寄生虫》的评分也从9.2回落到8.7,然而“多歧为贵,不取苟同”,《寄生虫》如同他的片名一样,其实是个超现实的反面题材。

反面教材一:明明有能力却要选择“寄生”

影片从无业游民的一家四口挤在狭小的半地下室接零活维持生计讲起,为寻找WiFi都要下一番苦功夫,甚至消毒都想蹭免费的,而基宇的家庭教师工作是改变一家人命运的开始,虽然不怎么光彩,但是一家人还是如愿以偿的“入住”豪宅,开始体面的生活。

从生存技能方面,基宇一家真真切切地当了一次反面教材,其实各自都有一技之长,基宇的英文,基婷的美术,父亲的驾驶,母亲的管家,明明是有能力的“全能型家庭复合型人才”,竟然选择沦落为“寄生虫”,用意何在?

由一个反面教材又引出另一个反面教材。

反面教材二:明明能力一般却享有尊贵

从表面上来看,是一家人的贪欲在作祟,得寸进尺且不择手段,但从韩国的现实社会来看,资源过度集中以及富人世袭化是成为阻隔底层向上发展的通道,贫富差距也因为阶级的对立和拉伸日益明显,所以基宇一家不论能力如何优秀,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都显得落魄和无奈。

而反观社长一家,看不出他们付出什么辛苦的劳动,却享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明亮的住宅和昏暗的半地下室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能力也是无从谈起,但是理所应当的享有尊贵,暗示阶级的不平等,从这一层面来看,《寄生虫》却委婉地为底层遭受不公而悄声呐喊,而正是这呐喊,引发诸多观众的情感共鸣。

反面教材三:同为“寄生虫”,相煎何太急?

电影《寄生虫》的导演奉俊昊的一贯风格是:简单的设定,寻常的故事,意外的反转,讽刺的人物对立,深刻的社会关怀。影片的反转是从母亲开门让前任管家进门开始,这个本不在计划中的举动彻底打乱了整盘棋局,原来地下室这扇门后同样“蜗居”着另一户“寄生虫”,但面对同一类人时,双方却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狭路相逢勇者胜”。

同为“寄生虫”,却彼此相互为难,为争夺有限的资源,相煎何急,这看似是两户同阶层对立时的反应,但又何尝不是一种现实的缩影呢?

反面教材四:尊贵之下亦是“寄生”

从电影的表面来看,基宇一家和管家虽然“寄生”在社长家,偷享社长家的资源,但细心观察不难看出社长一家并没有出众的能力,财富似乎也没付出什么努力就唾手可得,而“善良”的标签下却有着虚伪冷漠的一面,这表现在两个细节:一是社长嘴上不说试驾,眼睛却不时观察咖啡杯,以此判断父亲的车技,二是赶走司机和管家后,不曾有过一丝的不安和留恋,在他们看来佣人满地都,是最不缺的资源。

社长一家代表的富人是否又像“寄生虫”一样,享受尊贵其实是汲取这个社会或是诸多劳动者的成果,只是这样的寄生显得更为体面和隐蔽。

整体来说,《寄生虫》是作为第三视角来呈现现实,没有同情弱者的举步维艰,也没有站在道德制高点攻击强者,而是将通过画面和情节将两者进行还原和批判,可以说是部超现实的反面教材,其意义就在面对如此现实的世界,投机取巧而来的终究是指尖的沙,唯有靠自己双手积累的财富才是心安理得的。

【今日一叙】关于电影《寄生虫》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欢迎留言交流,子琪等你哟。

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请关注“子琪曰电影”,让曾潜伏在话剧、电视栏目、电影城、影视工作室的子琪与您深一度的交流,每天一部电影,和您佳片有约哦。

上一期内容精彩回顾:面对“电视剧神预言”,《急诊科医生》编剧的回答令同行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