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前著名主持人改李白诗,讽刺中国人没诗意,夸赞日本人

自我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日本及时伸出了援手,及时给中国寄来了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紧缺医疗物资。与此同时,他们也送来了“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等情真意切的诗句,表达了同中国人民一起战胜疫情的良好意愿。同时,这些诗句也引发了热议,一场是“武汉加油”还是“风月同天”好的大讨论便悄然兴起。

大家众说纷纭。有人说,汉语发祥地的中国人自己只会说“给力”等,反倒是邻国日本却用如此优美的诗句,这样的反差实在令人汗颜,实在值得反思。我们从小背诵诗词,但语言表达却是如此贫瘠匮乏;有人说与“风月同天”相比,更喜欢“武汉加油”,因为抗击肺炎是一场恶战,本身就没有诗意可言,直截了当振臂一呼更有效;有人认为两者都有各自的好,只是使用的场景不同、对象不同所致,日本友人寄邮件自然雅一些好,中国同胞自己人上战场自然是直接一些好,一句兄弟挺住比什么诗词都更有力量。

昨天,前央视著名主持人赵普在微博上发文,他把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这首诗的后三句改为“孟浩然加油”,并写道古诗重在意境。他虽然并没有明示,显然是在讽刺我们缺少诗意。

虽然赵普没说,但可以看出,他也觉得“风月同天”更胜一筹。网友也纷纷留言,同样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骂的,有赞同的。

有人仿效赵普改编一些诗词,譬如“仰天大笑出门去,请戴口罩,请戴口罩,请戴口罩!”“劝君更尽一杯酒,干了再走,干了再走,干了再走!”“李白乘舟将欲行,谢谢汪伦,谢谢汪伦,谢谢汪伦”“国破山河在,杜甫不哭,杜甫不哭,杜甫不哭”这些改编有趣好笑,网友们好像在用这种方式调侃我们的简单直接。

网友们脑洞大开,好像也在用这样的方式证明我们语言并不匮乏。我们不仅会摘取,还会活用。

也有网友借此机会恶搞一下,放松放松。“空山不见人,我想出门,我想出门,我想出门”真是应时应景,把大家希望疫情赶紧结束的愿望表达得淋漓尽致。

当然也不乏谩骂者,有人说赵普看起来挺“正”的,五官周正,坐姿站姿端正,声音字正腔圆,实则阴阳怪气,心术不正。

其实,附和也好,咒骂也罢,我们都不要过于上纲上线,过分解读赵普的戏说。我自个觉得这样的方式蛮有趣的,并不影响赵普的“正”,反而给他增添了几许“灵”。

据最新报道,日本人这些诗词是中国人想出来的,而且最近寄来的一些物资上也写着“加油”字样。

我觉得不管是“风月同天”还是“武汉加油”的表达都挺好,没有优劣高下之分,区别只在场合、对象和语境。“在什么山唱什么歌”我们在恰当的地方恰当的时候用恰当的方式恰当的词语表达恰当的意思就很恰当。雅一些或者俗一些都无所谓,关键是看我们是怎么想,更为关键的是我们怎么做。

同时,我也我觉得这样的讨论挺有意思,它让我们对传统文化有进一步的思考。当然,我们在讨论的过程里要尽可能地秉持包容的心态,不要过于解读,要允许不同的声音出现。当然,我们也难免会看到很多谩骂和曲解,也不必太在乎。

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既要经受得起夸赞,也要经受得起咒骂。要允许别人说“鹅鹅鹅,好看,好看,好看”,也要允许别人说“鹅鹅鹅,针丑,真丑,真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