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市博物馆:这里有距今六七千年的文化遗存

川报观察记者 吴晓铃

对四川历史感兴趣的网友可能知道,四川盆地最早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只有距今5100年左右,也就是什邡桂圆桥遗址。我们现在看到的三星堆、金沙等古蜀文明的代表,其出土文物大多已在商周时期了。

所以,今天小编要特别给大家推荐一座可以在网上云游的博物馆----广元市博物馆。

这不仅是因为广博的VR展览做得和昨天推荐的宜宾市博物院一样细致,还有好几个我想推荐的重要理由:

这里有距今六七千年、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文物

这里有四川最早发现的一批船棺,上当世纪五十年代这批船棺出土后,巴蜀文化开始引起考古界的注意。

另外,这里作为当年秦灭巴蜀后移民入川的前站,出土的“蜀东工吕不韦铜戈”等文物,是当年那段历史的珍贵见证。

所以,我一直觉得喜欢历史的朋友,广元市博物馆不可错过。

老规矩,先上观展路径:微信搜索“广元市博物馆”公众号,打开左下角的智慧广博,选择“VR虚拟展厅”,就可以一边听自动语音讲解,一边VR看展了。

不过,小编还想唠叨一下观展的几大重点:

一、“远古记忆”里的中子铺遗址的文物不可错过

可能看上去这些文物都是些石头块,并非金银宝贝,没啥看头。但是,它们却是距今六七千年前古代先民们的劳作工具。

1990年4月、1991年10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四川工作队在中子铺营盘梁进行大面积发掘,共发掘出土石核、石叶、石锛、石片、石柱、刮削器等文物共2万余件,其中有细石器标本1400余件、可供观察的细石器标本500余件,经14C测定该遗址年代距今4000—7000年之间。

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历史书上的年代划分,旧石器时代之后就是新石器。这个细石器又是什么时候?其实就是新石器时代早期阶段。

新石器时代早期,中国的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的早期都算。但是,中子铺细石器中的锛状楔形石核、斜底柱状石核,少见或不见于国内其它地点,特征比较鲜明。因而专家认为,中子铺细石器的发现,使人们相信秦岭、黄河以南,在长江流域也有丰富的细石器遗存,并且可以看出与华北存在一定区别,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很可能这里存在的细石器是在当地起源的,并不存在过去设想的那条从中原传入的“传播路线”。

也就是说,文明的诞生,的确像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所说的那样是“满天星斗”一样,并非都是黄河文明孕育的。

二、宝轮院的船棺发现比成都商业街的更早

宝轮船棺葬位于广元市利州区宝轮镇西北一里的一个河阶台地上,当地人称之为坪上,1954年修建宝成铁路时,在此地首次发现了采用独木舟为葬具的墓葬群。当时发现的船棺葬有9座,其中完整船棺4具。广元市博物馆展览的这具船棺长约5米,形似一艘独木舟。据博物馆馆长蒲泯宏介绍,这种船棺是楠木质地,直径在1米以上,制作时将其平放于地面,沿木纵切面削去上半部一小半,使其略呈半圆形,再将中部凿空成船舱状,底部亦稍削平,两端由底部向上斜削,使其翘起成船形。

船棺,近几十年在成都商业街、新都、蒲江、什邡等地都有发现,船棺葬的数量之多,分布星罗棋布。为何一定要提到宝轮院的这些舯棺呢?

那是因为当年船棺葬在四川被发现,引起学术界重视。学者们意识到,船棺葬这种葬俗在全国其他地区还没有发现,是古代四川特有葬俗。这不仅可能论证古代巴蜀地区存在独特的地域文化,而且通过分析这种葬俗,还能加深对巴蜀文化的认识和研究。

正是这些一点一滴的考古成果,才最终让古巴蜀文化为今人所认识。要不然,我们还是司马迁先生《史记》中的西南蛮夷。

三、吕不韦铜戈为代表的秦汉三国文物

蜀东工吕不韦戈,应该是广博的镇馆之宝了。

这是一件战国时期的兵器,全长26.5厘米,援长16.8厘米,宽3.6厘米。援的中部有凸棱,锋利的戈刃上刻“九年,相邦吕不韦造,蜀守宣”“蜀东工”“成都”等篆体铭文。

它的珍贵之处在于,吕不韦戈在国内极少发现,目前现存仅有四件,它为研究秦代兵器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而有铭文的就只有这一件。

我们来解读一下:相邦即相国,“其官职略高于丞相”;吕不韦为战国末年著名的商人、政治家、思想家。秦王政元年“尊吕不韦为相国”。戈上的“九年”为秦王政九年,即公元前238年。“蜀守”为官职名,战国时期的水利专家李冰就曾担任过这一职务。“宣”为担任蜀守一职的人。“成都”“东工”则表明此戈系成都的东工作坊制造。有别于其他地区出土的吕不韦戈,蜀东工吕不韦戈上既有中央官吏监造,又有地方官吏蜀守的铭文,它为研究秦兵器上刻铭的格式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另外,戈铭中的“蜀守宣”,还填补了蜀守一职在文献记载上的不足。

这件珍贵的文物是怎么发现的呢?

据说当时有农民在用它割草。被识宝之人发现后迅速报告给文物部门。1991年。文物专家对吕不韦戈进行了认定,并收藏在青川县文物管理所,2014年移至广元市博物馆展出,后陆续在成都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另外,这件兵器在四川发现,还说明一个问题:它证实在秦始皇时期,青川已开始使用秦王朝中央官吏监造的兵器。这说明秦灭巴蜀以后,秦国已开始了对“粮仓”蜀地的经略,文物出土的广元青川,彼时已经处于秦国的直接管辖下了。

而两千多年来,连接秦蜀两地的金牛古道,在广元留下了蜀道金牛段的珍贵文化遗存。

好了,导览就进行到这里。

小编想说的是,广博的微信公众号很走心。不光有VR展,在线上广博,还结合抗疫的大背景,推出了“疫情知识大闯关”“博疫专题库”等,让你在答题的乐趣中也学习了防疫知识。

当然,最下角的广博文物欣赏不可错过。它们是古人艺术、智慧的见证,其背后更是鲜活的巴蜀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