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援汉护士的愿望:“回广州要找个男朋友”

来武汉20多天了。每天倒班换班交班,在此起彼伏的病人呼叫铃中,忙得忘记了好多事情,包括时间。如果说我现在最想做什么,那就是摘掉口罩,好好呼吸一下大自然的空气,跟同事一起,在武汉的街头走一走。

怕上厕所不吃饭的倔强老婆婆拉着我的手哭了

新入院两天的3床老婆婆,脾气大得很,对治疗很不配合,跟我搭班的男护士都被她嫌弃了个遍。我心想,这可是块“硬骨头”,必须软磨硬泡试一试。

我走过去,拉着婆婆的手,对她说,婆婆,您这火气这么大,看来是“中气十足”,身体棒着呢!您别着急,有事慢慢说,咱们一定要配合医生的治疗,才能好得更快啊。

没想到,老太太听完我说的话,突然就哭了。

原来,隔离区没有家人,婆婆年纪大,不能下床,尤其是打着针的时候,她的大小便都需要护士们来清洁,她觉得不方便也很不好意思,她为了不上厕所都不吃饭了。

我跟婆婆说,您现在不方便是暂时的,不能下床就不要硬下床,千万不要不听话,自己拿着针水去厕所,摔倒了怎么办!再说了,不吃饭咱们怎么和病毒对抗啊。要吃得饱饱的,还要多喝水。

今天我当班,我先去过去看看那个“不听话”的婆婆。穿着隔离服,站在她床边,她没认出我来,直到我叫了声婆婆。她连忙拿出一个桔子,一定要让我吃。我开心地笑了,可惜隔着口罩她看不到。

我在病房护理病人。

隔离区内“身兼三职”

在隔离区做护士的工作跟我以前在医院做护理工作不太一样。隔离区很多患者是需要卧床的,在这里没有家属,没有陪护工,所以我们不但要担当护士的角色,还需要协助患者给他们一些生活方面的帮助,以及心理的安慰,真的是“身兼三职”。

每天做完治疗之外,还要帮他们打水、送饭、还要打扫卫生,清洁病区,一个班下来,还真的是挺累的。但是选择执行这次任务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尤其是看到病人慢慢恢复,看到有人出院,觉得很有成就感。

希望这场战疫快点结束,回到广州,我首先要找个男朋友,然后和朋友一起去吃火锅,看电影。

作者:国家支援武汉中医医疗队广东队队员、广东省第二中医院护士 赵莹莹

整理:南都记者 吴广宇 通讯员 李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