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帝国的基石,波兰的肘腋之患:普鲁士公国诞生记

普鲁士公国的诞生

真正意义上的普鲁士创建者,如果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的欧陆强权普鲁士

阿尔布雷希特·冯·普鲁士( Albrecht von Preu en )霍亨索伦家族,生于1490年5月17日,死于1568年3月20日(77岁)。担任条顿骑士团大团长1510 ~1525年,担任普鲁士公爵1525~1568年。将骑士团转信路德宗后世俗化,领地转型为普鲁士公国,称首任普鲁士公爵。

(其实我本来想几百个字概括这一段的,但不查不要紧,一查还真引起了我的兴趣。有必要多讲述一下他的事迹了,但我可不会写德国史番外篇了,哈哈。)

自托伦合约后,历任大团长皆桀骜不驯,有的拒绝向波兰国王效忠,有的拒绝纳贡,反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摆脱波兰雅盖隆王室对其的统治,但他们的反抗大都以失败告终。直到(简称)阿尔伯特继位后,情况得到了微妙的变化。

阿尔伯特他爹是库尔姆巴赫侯爵兼勃兰登堡总督(侯爵),他母亲是索菲亚,而索菲亚的父亲就是卡四爷,也就是说这位阿尔伯特还有些许的波兰血统......阿尔伯特的早年生活就像一个努力的富二代(这个比喻很奇怪),他利用自己贵族的身份云游各地,去过科隆,去过意大利,去过匈牙利,期间不断学习各种神学和科学的知识,还和未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一世(Maximilian I 生1459~卒1519 统治1508~1519)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视野和思想逐渐开阔了起来。

1510年,上任大团长去世后,阿尔伯特被选为下一任团长,由于坚决贯彻落实和波兰王室正面怼的政策方针。阿尔伯特非常鸡贼的选择在1519年,也就是第五次莫-立战争期间起兵反叛,然而老西以雷霆之势粉碎了他的反抗,波兰大军兵临柯尼斯堡,阿尔伯特打出GG,幸运的是老西也没怎么惩罚他。3年后,阿尔伯特去纽伦堡旅游,在那里他认识了宗教改革家安德利亚斯·奥斯兰德(1498~1552),他俩很快成为了好朋友,在后者的熏陶下,阿尔伯特也开始接受了更加先进开明的路德宗。

阿尔伯特遵照安德利亚斯建议去往维滕贝格拜访一下马丁·路德,睿智的马丁建议阿尔伯特结婚,将条顿骑士团还俗,领地变成普鲁士公爵领。其实当时有不少人都建议阿尔伯特这么做,毕竟也是个大事,需要慎重考虑。但正如我们所见的,阿尔伯特最终还是这么做了,他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前去克拉科夫找老西商量这件事。老西是一个精明的政治家,经过一段时间的权衡和讨价还价,他答应了阿尔伯特的请求,老西的条件是普鲁士公国必须以波兰王室封地的形式存在,不允许任何意义上的独立,双方达成了协议。

1525年2月10日,普鲁士公国诞生,首任公爵霍亨索伦家族的阿尔伯特一世·冯·普鲁士在克拉科夫向波兰-立陶宛邦联国王老西吉斯蒙德一世宣誓效忠。

“从表面上看,普鲁士公爵对波兰国王的效忠,是波兰对外政策的胜利。但是,霍亨索伦家族统治的勃兰登堡仍占据着波兰的西波美拉尼亚地区,不停地向波罗的海东南沿岸扩张。一旦勃兰登堡和普鲁士合并,将成为波兰的致命危险。” ——《波兰通史》

阿尔伯特回到普鲁士后,开始大力宣传路德宗教义。其实这种“异端”行为按理说是应该要被奉天主教为正朔的神圣罗马帝国讨伐的,但中欧这边正在闹农民起义,还要应对奥斯曼帝国的入侵,分身乏术,阿尔伯特反而得以继续他的传教行动。

阿尔伯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统治者,他将新生的普鲁士公国治理的相当繁荣,他在每个城镇都建立了学校,还让不少农民去学习知识。他大力支持文化科技的传播和研究,1544年创立了柯尼斯堡大学,并让他的朋友安德利亚斯担任教授。

还记得之前我提到过,路德宗思想本身有许多分裂的学派吗?现在麻烦来了。安德利亚斯和别的神学研究者在宗教理论上发生了分歧,争吵愈演愈烈,席卷整个普鲁士公国。宗教的争论影响到了政治,前期和平繁荣的景象不复存在,税收负担沉重,贵族和教会矛盾尖锐,各种问题开始出现。乱象延续到了1552年,直到老西的儿子前来收拾乱局,斩杀了几个风口浪尖的麻烦人物,政局才趋于稳定。1568年3月20日,阿尔伯特和他的妻子双双死于瘟疫,他们被安葬在柯尼斯堡大教堂内。

(柯尼斯堡大学作为德语地区最优秀的学府之一存在到20世纪,柯尼斯堡地区遭到英国皇家空军的轮番轰炸,等到被苏联军队攻陷后,柯尼斯堡大学80%校区已毁于战火,校内教师全部逃到了哥廷根大学,一代名校就因为希特勒的疯狂而彻底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