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爱梵高:你看过我眼里的星空吗?

曾经在这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有一个人用画笔创造出了通往星辰的道路,他的一生只有短暂的三十七年,但他的作品,却成为了流芳百世的存在。

他的名字,我甚至不愿省略掉任何一个字:文森特·威廉·梵·高。

一位饱尝人间孤独与痛苦,双眼却依然拥有可以温柔整个世界力量的人。

《自画像》1889年

疯狂浓烈的色彩,漩涡律动的笔触,美妙独特的风格,他所有的作品似乎都带有着某种极致与特别的美,令人欲罢不能却又难以言喻。

《星月夜》的出现,更让世人对这位死后才被世界所发现的画家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可以画出这样奇妙的星空。

“或许,只有梵高的星空,才会拥有令人落泪的力量。”

《星月夜》1889年

梵高眼里的星空,是深邃而孤独的,星星高高的悬挂在夜空之中,每一颗都在孤独的闪耀着。

你可能会觉得这只是一幅画,并不是真实存在的星空,可事实上,在梵高的眼里,星空就是如此。

即便这幅画是梵高在白天画的,即便他前不久刚割下了自己的耳朵,即便他已经住到了精神病院里,可是他眼里的世界,却并不会因为外在世界的改变而变得有所不同。

我困在笼子里孤单一人,这我感到恐惧。

《卧室》1888年

二十八岁的梵高在弟弟提奥·梵高的支持下,第一次拿起了画笔,仅仅八年的时间,他从一位业余画家,变成了一位极具影响力的艺术家。

而在他活着的时候,他却只卖出去过一幅画,他没有任何的收入来源,全部都是由弟弟提奥在支持着他,他是梵高一生中最大也是最坚定的支持者与崇拜者。

在很多人的眼里,提奥其实也是另外一个梵高,哪怕他是一个商人而不是一个画家。

《春天钓鱼》1887年

亲爱的提奥,如果我再坚持一下,情况会不会有好转?

在别人眼中,梵高性格孤僻,表情怪异,举止疯狂,似乎他的一切都没有办法理所应当的融进当时的社会生活中。

或许梵高的情商很低,又或许人们对他的误解很深,可即便是这样处处受挫,单纯的梵高却还是找到了另外一条通往他心中最美好世界的道路。

画笔,画布和颜料成为了他手中的宝藏,画画成为了他存在的全部意义。

《圣马迪拉莫海景》1888年

可生活上的窘迫和精神上的创伤,却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着梵高眼中的色彩,明与暗的色调就像他的精神状态一样被反反复复的交织在了一起,纵然痛苦,却也疯狂。

其实生活的热情对于梵高而言往往就存在于一个偶然之中,偶然的一次相遇,偶然的一个场景,甚至大自然中偶然的一阵鸟叫声。

《走在花园里的妇女》1887年

他总是能感觉到其他人感觉不到的东西,这并不是由于他的精神状况所致,而是他将自己的一切全部都融进了生活里。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够看得到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美好所在,而这点滴之处恰恰就成为了他创作的力量源泉。

《有房舍和农夫的景色》1889年

就这样,人们从他的画里,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一片金黄色的麦田中,一个人独自在田野里支起了画架,望着远处的风景,他的眼里微微泛起了亮光,风险些吹走了他头上的帽子,却也让他蘸着颜料的画笔,开始激动地随着手腕摆动起来。

《麦田》1888年

这样的行为,每天都在梵高的生活中重复上演着,无论刮风还是下雨,他都在画画。

“或许,只有画画,才能表达我心中全部之所念。”

梵高是孤独的,也是善良的,他的作品可以为他证明这一点。

《雷雨云下的麦田》1890年

他的童年时期并不美好,在他出生以前他的母亲还有一个儿子,可出生没多久就不幸夭折,梵高的母亲便给梵高取了和哥哥相同的名字——文森特。

虽然名字一样,可在她心里却始终认为现在的梵高比不上死去的梵高,因为对哥哥的思念,让梵高在母亲的眼里成为了视而不见的存在。

《杰克岛的风光》1887年

青年时期的梵高被父母用尽心思推向了社会,在一次次的失败而归以后,父亲看他的眼神里便开始夹杂了许多的冷漠和鄙夷,家人的态度就像一把利刃一样再一次深深的刺痛了他。

《奥维的风光》1890年

即便如此,梵高的心却还是干净而明亮的,生活中的梵高很绅士也很有礼貌,他怀着一颗赤诚的心真切的热爱着这个世界,哪怕这个世界最后回报给他的,是数不尽的冷漠与打击。

“生命是有限的,悲伤是永恒的。”

《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1889年

梵高的自杀,无疑是世界的遗憾。

对于梵高死亡的真相,无外乎自杀和他杀两种,凶器始终是一把手枪,后来经世人查证,自杀的可能性占据了绝大部分。

《诗人公园》1888年

在梵高开枪自杀的三十多个小时以后,他安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无论是何种原因让他对自己举起了手枪,我都始终相信那是一个极度悲哀的理由。

梵高最著名的作品多半是在他生前最后的两年里创作的,在那段时间里,梵高深陷于精神疾病中,孤独而又绝望。

《夜晚露天咖啡座》1888年

曾经当他精神接近崩溃的时候,他甚至用剃须刀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送给了别人,为的却只是来制止自己内心越来越强烈的疯狂。

即便他在写给提奥的信中永远充满了热情,可实际上却再也无法抹去他心中那早已弥漫开来的阴暗。

《花园中的玛格丽特嘉舍》1890年

“我在大多数人眼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梵高是一个天才,哪怕他自己都曾经认为自己将来不会拥有任何的社会地位,会一直是一个社会底层的人,但他却始终相信,他对于艺术的热爱总有一天会通过他的画作,来向世人展示出来。

《夕阳下的播种者》1888年

他用生命绘制了一场令人唏嘘不已的艺术展,即便血泪相融,却也纯净真挚。

《隆河的星夜》1888年

到了今天,也许我们仍然无法理解这样的一个怪人,这样的一位梵高,他曾经燃烧了自己的生命,永远耀眼的绽放在了那个时代里。

《自画像》1887年

“在画家的生命里,死亡可能不是最难面对的事情,或许我们死后就能抵达星辰之上,而离开人世不过就是踏上了,走向星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