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在线教学”的质疑,是被谁带起了节奏

2月1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就近期网络上热议的学校开展“在线教学”问题进行了回应,很多人从中得到信息认为是紧急叫停“在线教学”。但在我看到,教育部的回复不是叫停,而是要求各地要优化学生在线学习的模式,特别是对农村地区要采取多种方式予以支持和服务。

如果说前期各地迫不及待地仓促上马学校“在线教学”是被线上教育机构带起了节奏,现如今如此多的质疑,教育部都不得不紧急叫停“在线教学”,未必不是线下机构推波助澜。

近前关于学校“在线教学”、“停课不停学”的舆论甚至超过了疫情,在我看来这是极其不正常的。

在安徽最先发出除高三、初三外,其他年级一律不得上新课后得到了一片赞扬声,甚至有人认为只有安徽领会了教育部的“停课不停学”的精神。昨天教育部也召开新闻发布会紧急叫停学校“在线教学”,在我看来也是为了顺应舆论。

这些天我也被“在线教学”所左右,天天在发表对在线教学的看法。虽然我承认学校组织在线教学有很多问题,前期也的确有地方在组织在线教学时存在很多考虑不周。但家长们想一想,真的让学校什么都不干,一片寂静,比我们去想办法克服困难,让孩子或多或少地学点知识要好吗?

在我看来,如此强烈的舆论中一直有线上教育和下线教育机构们的博弈。当很多学生在不得不线上学习时发现了线上学习对自己很有帮助时,线下机构的市场是不是就缩减了?

当然,造成如此多的质疑也与一些地方对在线教学有些操之过急,有的地方又把在线教学想得过于简单的原因。

因此我认为贵州为应对质疑,提出的“四不”要求,是从实际出发。特别是对于让老师录课这件事上,我在一开始表达对在线教学的观点时就说过,让每一名教师录课,那是不懂教育,不懂在线教学的领导们乱指挥。

我们有些领导甚至是学校的校长,根本不知道录一节课,老师从备课、上课到后期制作,需要花多少时间?难道在线教学老师们只要上一两节课?而且让每位老师录,这对在线教学,对教育信息化就是一种讽刺。“互联网+”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资源共享。

在线教学不是让老师放录像,如果在线教学只是让学生看教学视频,那网络课程视频还少吗?还要老师录干嘛?

当然我不愿意看到对于在线教学,被一些在线教育平台带起了节奏,所有地方不切实际的蜂拥而上,但我也不希望被质疑声所左右而停滞不前。

13日是十分揪心的一天,今天发布的数字全国新增确认病例15152,湖北更可怕,确认病例新增14840。虽然这可能有加快了筛查和口径不同等原因,但面对这个数据,我们想一想,各地真的在较短的时间能开学吗?

虽然说国家并没有叫停在线教学,只是让除初三高三年级不上新课。但大家有没有想过,既然在线教学这么吃力不讨好,各地会不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其实从某种角度,这未必不是检验在线教学成色,老师们尝试改变的契机。

别老质疑我是一名在线教育机构的老师,我只是一名公职的教育工作者。我支持“在线教学”是建立在开学时间无期,有比没有好的基础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