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建火神山医院 湖南湘潭两工人确诊新冠始末

武汉火神山医院援建工人出现新冠感染。据湖南省湘潭市卫健委发布,截至2月13日24时,湖南湘潭援建武汉火神山医院的69名建筑工人中有两人确诊新冠肺炎。目前工人感染新冠的原因不明,但据他们介绍,当时施工现场有多位工友发烧咳嗽。且1号区域首先交付后,在2月4日开始收治新冠病人,但在2、3、4号区域工人们还在施工。

湘潭这批援建工人来自湖南省湘潭市的两家劳务公司,其中有59人来自湘潭县铁军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铁军公司),有10人来自湖南大伟建设有限公司(下称大伟公司)。大伟公司法人李广大2月14日向财新记者介绍,他带领的共10人水电工队伍是1月30日早上7点半从湘潭出发,12点半到达武汉火神山。2月7日晚9点半他们从武汉出发回湘潭,2月8日凌晨2点到达湘潭县鑫田酒店进行隔离。

经当地政府安排,李广大的施工队从武汉回湘潭,一下高速就被送往酒店隔离。随后对每人都进行了检测,10人中“只有一个小伙子”马某被检出阳性。据湘潭市卫健委官方微信号2月14日消息,湘潭市2月13日确诊病例马某,有武汉接触史。返潭后在指定地点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2月13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马某2月14日对财新记者称,他在酒店隔离时被测出阳性。后来被接去湘潭市中心医院接受治疗。马某表示,他目前没有任何不舒服,体温也一直正常,且已抽血和做肺部CT。他咨询了医生,医生说他的肺部没有达到肺炎的程度,“肺部基本没有受感染”。

据公开资料,火神山医院1月25日正式开工,总建筑面积3.39万平方米,8天之后的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完工交付,被誉为“再次向世界展示了什么是中国速度”。

马某介绍说,火神山施工现场是4栋楼同时在建,所有工种都集中在一起,“人挤人”。现场有很多都是湖北本地工人。李广大称,水电工要做的工序有装洁具、装扣板、装地板等,平时应该是做完一道工序再做下一道工序。但火神山医院工期紧,要求8天内完工,所以每个施工队负责一道工序,交叉作业,多道工序一起上,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方聚集很多工人。李广大表示,在施工现场,据他所知就有四、五个工友发烧咳嗽,而且咳得厉害。他称这四五个工友不是他们湘潭派去的,是其他施工队的。

马某还称,施工现场没有围墙,有好几条路可以进入现场,所以也没有人拦在入口测体温。工地上有巡逻人员,工人们可以让巡逻人员帮忙测体温。“我们都很主动,他一过来我们就去测一下。”

李广大称,这两天工人们也在议论感染途径。当时1号区域首先交付,在2月4日开始接收病人。1号区域用围挡围起来了,但是2、3、4号区域工人们还在施工。

回想起来,马某觉得自己感染可能是因为在火神山医院施工工地上有一次口罩连续用了很久都没有换,“里面湿哒哒的,那一次可能被感染了。”马某称,在火神山医院工地,最开始还能用到比较好的口罩,后来缺物资,发的口罩质量较差。他认为感染那天戴的口罩是“几天里戴的最次的”,比医用外科口罩的质量还要次一点,“口罩密封性不好,中间可以过气,所以一下子就湿哒哒的了。”他表示,那一天只有这种口罩可以戴,他也只能戴了。马某称,此外他在工地上抽烟时会把口罩摘下来,也可能是抽烟时被感染。

李广大称,当时是他负责从项目方领口罩再发给工人。头两天发的是较好的N90口罩,每个人每天发两个。但是到了第三天,由于口罩非常紧张,就改成每人每天一个N90口罩。从第四天开始,N90口罩没了,每人每天就发一个很薄很简单的蓝色口罩。最后两天的口罩质量还要次,口罩不是挂在耳朵上的,而是用袋子系在后脑勺上的。“一天我们十六七个小时就戴一个口罩。”李广大发现好的口罩不发了,不敢用差的,就把旧口罩留起来,洗干净晾干后再用。后来口罩洗了两次洗薄了不能用了,他就只好也用薄的口罩。他说,有时候工人干活也会忘记换口罩,由于工地上灰尘很大,工人一直吸,口罩会脏到发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