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吴教授“绝大多数医生都不知道的新冠病毒肺炎早期自救方案”靠谱吗?

较真要点:

  • 1吴教授所说的“新冠病毒肺炎的机理其实是过激的免疫反应制造的大量自由基引起的器官损伤”并不准确,与新型冠状病毒并无关系。“免疫过激反应的机制绝大多数医生都不知道”也不是事实,该机制只要是学过免疫学的人都有所了解。
  • 2吴教授提到的所谓“针对自由基的抗病毒治疗”,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都没有提出过。
  • 3维生素C抗新型冠状病毒,并没有任何实验或临床证据。对付流感,维生素C可能有一些作用,但是不应过分夸大。

查证者:一节生姜丨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

这两天在网上有一个流传得比较广的贴子:“独家最新报道!美国华裔专家(吴教授)揭秘绝大多数医生都不知道的新冠病毒肺炎机理及自救措施!必看!救人救己!”其中提到,在受感染后的早期,应该针对过度免疫反应产生的过量氧自由基和炎症因子进行用药,应大剂量服用抗氧化剂,维生素C、E,以及板蓝根、金银花等都是很好的抗氧化清除自由基药物。

该帖的说法来自于吴教授应邀参加一个演讲的音频。很多人在听了吴教授这条慢条斯理的音频之后,会有一个问题:这靠谱吗?

一、免疫过激反应的机制绝大多数医生都不知道?

较真鉴定:免疫过激反应的机制,学过免疫学的人都有所了解。

根据网传说法,这个美国吴教授,并不是美国做临床的医生,而是一个做研究的教授。相关音频中他提到的所谓“过激免疫产生的大量自由基引起器官损伤”的研究,根据他所说,是自己读博士时实验室里其他人的研究。所以,这里可以有几个可以确定的事实:

1、吴教授只是在转述别人在实验室里的研究结果,且这个研究只是针对流感病毒的研究;

2、至于那些所谓的自救方案,吴教授也并没有真正地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中使用过。

所以,这个所谓“讲座”,你也可以叫它“侃大山”,或者纸上谈兵。

吴教授前半段所讲的关于感染与免疫反应的机制,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这些就是教科书里有关免疫反应的内容,只要是学习过免疫学的人,就会有所了解,没有什么神秘的。至于是否像吴教授所说“绝大多数医生都不知道”,这完全取决于吴教授周围的医生是哪种“医生”了。

但是,如果绝大多数医生里包括现代医学的医生,那吴教授这样说有两个可能:一是拔高自己,增加神秘感;二是挑拨医患关系,让患者觉得医生就是在瞎治疗。

第一种情况又非常适合吃瓜群众的胃口:那些神奇的偏方,哪一个不是世外高人传授的呢?

二、针对自由基的抗病毒治疗靠谱吗?

较真鉴定:所谓针对自由基的抗病毒治疗,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都没有提出过。

吴教授使用了“自由基”这样一个卖点,称维生素C、板蓝根等都很好地抗氧化、清除自由基,让人觉得高深莫测,也让人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满大街卖保健品的,都是抗氧化和清除自由基的功能,为什么到他的嘴里就听着更有权威性呢?

吴教授提到,中国研究病毒感染与自由基的人很少,最多不会超过50人。我特意用中文在谷歌学术上搜了一下,看到有49900个搜索结果,而且至少在1997年,就有人发表有关的研究了。

从这一点,大家也可以自己在心里估量一下吴教授所说内容的靠谱程度。

在讲座中,吴教授也提到了板蓝根,说板蓝根也是抗自由基的。但经历过17年前“非典”的人,应该都知道板蓝根是怎么回事吧!

吴教授所说的内容,针对的是国内的治疗。但是,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经传到了国外,包括美国都有病例。从年纪上来推测,吴教授当年读博士时做自由基研究的同学,可能都已经桃李满天下了,如果这个理论可以用来指导病毒感染的治疗,国际上不会不知道。

但事实是,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都没有提出所谓针对自由基的抗病毒治疗。

特别指出一下,在对癌症的免疫细胞治疗中(CART),也会出现免疫过激反应。

针对CART中的免疫过激反应,目前行之有效的办法是使用抗IL-6治疗,并不是所谓的清除自由基。但是,新型肺炎中出现的免疫过激反应,是否能套用抗IL-6治疗?这还是一个需要进行临床研究的问题,而且据我所知,也有临床试验正在计划之中。

总之,根据一个细胞或者动物试验,未经临床验证,就能获得一个完美的治疗方案,这是不可能的。

实在不知道吴教授从哪来的底气,难道回忆一下当年博士实验室同学对流感病毒的研究,就能指点治疗新冠病毒的江山?

三、维生素C抗病毒究竟有何疗效?

较真鉴定:目前尚无临床试验证据证明维生素C可以抗新型冠状病毒。

对于吴教授所述的观点,大家可能根本不在乎这个“自由基”的理论是否正确,其实更关心的,是维生素C抗病毒的操作到底靠不靠谱?

很显然,正如上文所述,目前并没有临床试验的结果,来证明任何维生素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性,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还只是一个刚爆发的病毒。

但是,流感病毒却不是一个新病毒,维生素也不是一个新概念,其实已经有过很多临床研究,观察高剂量维生素C是否可以预防流感或减轻流感症状。

在这里准备深入讨论一下流感病毒,并不是想从维生素C对流感的效果来推测它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效果。必须先表示一个立场:新型冠状病毒和流感病毒并不是一样的病毒,它们的感染机制不一样,在体内所诱发的反应也不一样。维生素C对流感的效果,不见得可以复制到新型冠状病毒上。

但是,由于目前是流感季节,如果你发烧了,更有可能是因为流感,所以了解一下高剂量维生素C对付流感的效果,也是非常有用的。

1999年,智利的研究者报道了一个研究,比较口服大剂量维生素C对预防和缓解感冒及流感症状的效果。参加试验的人员分为两组,对照组共有463名年龄在18至32岁之间的学生,实验组共有252名年龄在18至30岁之间的学生。

对照组的研究在1990年进行,如果出现感冒或者流感症状,就使用止痛药和缓解鼻塞的血管收缩剂来进行治疗。试验组的研究在1991年进行,所有人每天服用3次维生素C,每次1000mg;如果出现感冒或者流感症状,试验者便在最初的6小时内,每小时服用1000mg维生素C,在其他时间还是每天3次维生素C,每次1000mg。

结果怎么样呢?与对照组相比,大剂量服用维生素C的试验组受试者,出现流感和感冒症状的次数减少了85%。所以,研究者认为大剂量服用维生素C对预防流感是有用的。

需要指出一下,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临床试验,因为两组人群并没有同时进行试验,有可能所遇到的流感病毒并不是一样的。不过,至少这个研究提供了某种程度的证据。

2012年,瑞士的研究者也报道了所进行的两个临床研究的结果。这两个试验都是双盲、随机、有安慰剂对照组的试验,对出现感冒的患者进行治疗,治疗方案为1000mg维生素C+10mg锌。对两项研究进行汇总分析发现,维生素C+锌比安慰剂更有效地消除感冒流鼻涕的症状,对照组在治疗5天之内消除症状的比例是27%,联合治疗组达到了50% 。

为什么要把两次试验的结果放在一起分析?因为单独分析的样本数不够,差异就不显著。所以,即便维生素C+锌联合治疗有一定的效果,其效果也是有限的。

由于维生素C并不稳定,口服所能达到的体内浓度非常有限,这也许是影响维生素C治疗效果的原因。2017年,美国报道了一个使用静脉注射大剂量维生素C治疗病毒感染诱发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案例。

患者是一个20岁的女大学生,在意大利度春假的8天时间里,感染了呼吸道肠病毒/鼻病毒。在返回美国的航班上,病情发展为呼吸困难和低氧血症,并迅速发展为导致ARDS的急性肺损伤。当机械通气支持失败后,开始进行体外膜肺氧合(ECMO)。 ECMO启动12小时后,开始大剂量静脉注射维生素C。经过治疗,患者很快开始康复,第7天时停止ECMO和机械通气,患者完全康复,且无长期ARDS后遗症 。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个案,大剂量静脉注射维生素C并没有成为ARDS的常规治疗。

四、普通大众怎样对待维生素C?

从上面文献报道的案例可以看出,口服维生素C可能对预防流感、控制症状会有一些效果,但是效果是有限的,不能过分夸大。至于静脉注射大剂量维生素C到底能不能治疗ARDS,这也还需要更多的临床证据,不能只靠孤立的个案来证明。

作为一种人体必须的营养物质,缺乏维生素C,身体肯定要出事。但是,并不能就此推论出维生素C有超级抗病毒效果,将抵抗病毒的希望押宝在维生素C上。

通过日常的膳食,一般健康人就可以获得足够量的维生素C。如果在特殊情况下,尤其在因为封城、交通不便,无法日常摄入新鲜蔬菜、水果的非常时期,通过保健品补充维生素C也是合理的。

但是,过分夸大维生素C的效果,那是荒诞的。

吴教授的演讲中,提到了自救,他认为服用大剂量维生素C等是自救。很显然,他完全忽视了真正进行自救的主角,是我们自己的免疫系统,虽然过激的免疫反应,确实让一些人在自救中不幸受到伤害。

如今没有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效药。如果说我们每个人都在与新型冠状病毒进行一场战争,那戴口罩、勤洗手、保证身体的营养健康、寻求必要的医疗支持,这些都会帮助免疫系统顺利进行自救,都会增加战胜病毒的概率。

失去理智,并不有助于自救。

本文编辑:ambergchen

想了解更多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内容?微信搜索“腾讯较真辟谣”小程序,点击“问答”进行提问,较真妹等你哦~参考文献详见本文的微信版本。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较真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媒体转载。欢迎个人转发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