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一天一夜到湖北!独家对话宝鸡“00后逆行者”朱如归

一名“00后”高中生,徒步一天一夜去湖北,主动申请进入医院隔离病区当志愿者……连日来,湖北新冠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也让宝鸡这名18岁“逆行者”的名字在网络上热传。

他叫朱如归,在看到湖北疫情报道后,大年初一下午,他乘火车到西安,再转乘火车到河南信阳,然后沿着107国道步行一天一夜,来到湖北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当起了一名隔离病房的志愿者,负责照顾确诊患者的饮食起居。

朱如归的事迹被网络传播后,引起众多关注。很多网友称赞其“勇气可嘉”,同时也有人为这位小乡党的健康担心。2月15日下午,趁着休息时间,朱如归接受了宝鸡新闻网记者的连线专访。这位眉县小乡党笑着说:“也没啥,只是觉得疫情当前,自己作为年轻人应该做点什么。也希望通过宝鸡新闻网告诉家乡的亲友和乡党:我在这边一切安好,大家不要担心。”

步行一天一夜是因为脚受过伤,一停下来就很痛

宝鸡新闻网记者:当时为什么想去湖北?怎么去的?

朱如归:疫情发生后,我看到一条新闻,讲钟南山院士以84岁高龄冲在抗击疫情第一线。当时特别感动,也很有感触,觉得我一个18岁青年,也应该在这个时候为国家、为湖北做点什么,那时我就不停地问自己:“我能做点什么?”

我就想着去湖北做志愿者,于是拨打了当地共青团的电话,填报了我的个人信息。大年初一下午,我连父母都没敢告诉,自己一个人坐上火车从蔡家坡到西安,当时已经没有到湖北的列车了,我就买了离湖北比较近的河南信阳的车票。

从信阳下车后,我知道应该没有车前去了。就买了一些面包、火腿肠带着,沿着107国道一直步行往前走,中途也尝试想拦路边的顺车,但因为疫情,大家都不敢随便停车捎人,我就只能一直往前走。

宝鸡新闻网记者:网上说你一天一夜步行了110公里,为什么这么赶着走?

朱如归:具体多少公里我没有算过,但应该是超过100公里了。至于为什么不休息,因为我小腿动过两次手术,只要一停下来歇脚,就疼得不行,所以我就只能坚持一直走。

主动申请进入隔离病区服务

宝鸡新闻网记者:为什么会留在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进隔离病区是工作需要还是你主动要求?

朱如归:当时走到孝昌县后,发现那边疫情防控比较紧张,医院也比较缺志愿者,我就联系了孝昌县第一人民医院,并和医院领导沟通,主动提交了申请书,就留在了那边。

刚开始医院安排我在后勤,从事为医护人员和患者送一日三餐等保障工作。大年初三的晚上,我主动找到医院领导,申请进入隔离病区帮忙。我想着自己千里迢迢来了,一定要去一线帮忙,而且当时一线也比较缺少人手。

宝鸡新闻网记者:在隔离病区这十多天,每天大概是怎样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内容?

朱如归:每天早上8点开始,中午照顾患者吃完午餐,一般13点至14点就下班,下午休息。因为我不是学医的,所以在隔离病房的主要工作是为患者们发送早饭、午饭,在患者做治疗的时候帮助他们翻身、倒水或者上厕所等。还有就是安全巡视,关注危重症患者的生命体征情况。

每天工作期间,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带着防护镜,不能有皮肤裸露在外面。而且期间都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上厕所。防护服太短,我们就给脚裹上塑料袋上隔离区。虽然有时候很累,但我觉得很充实、很值得!

“我在这边一切安好”

宝鸡新闻网记者:很多网友也想知道你在宝鸡的学习成长经历,想认识一下你这位“00后逆行者”。能不能介绍一下自己?

朱如归:我是宝鸡眉县常兴镇人,今年18岁,现就读于眉县职业教育中心1810班,是一名高二学生。平时爱好足球、体育等,经常参加学校的文体活动。这就是我的介绍。

宝鸡新闻网记者:之前离开宝鸡时父母不知道,现在你当志愿者的事迹被网络传播后,父母朋友知道了吗?他们是什么反应?

朱如归:我来到湖北成为一名志愿者后,当天就在微信里告诉了家人和朋友。家人知道后刚开始很担心,也数落我,现在虽然还是有些替我担心,但已经开始理解我了。父母除了经常叮嘱我注意安全外,还鼓励我好好干。和我平时玩得比较好的朋友,也是先打电话过来骂了我一通,现在他们是赞同我的精神,但不赞同我的行为,觉得我有点鲁莽。

借助宝鸡新闻网这个平台,在此我也想说几句话:第一是感触,这次和医护人员一起在一线抗击疫情,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真的很伟大!大家现在能在家里安逸生活,就是因为有他们在一线日夜奋战。第二,我想对我的家人朋友,乃至关心我的乡党们说一句: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我在这边一切安好,我们一定会战胜疫情,凯旋归来,请大家等我回去。(宝鸡新闻网记者 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