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戈登赢了全世界却输给人情

又一次,戈登在最后一扣与扣篮大赛冠军失之交臂。

哪怕之前他已经连续扣出5个满分50分。

如果一定要吹毛求疵,戈登第三次丢掉扣篮冠军,最直接的原因还是跟前两次一样:

准备不足

他依然还是只准备了4个最惊为天人的扣篮动作,其中有一个甚至可以跻身历史最佳之列。如果一切正常,比赛理应在4次扣篮之后就宣告结束。

人算不如天算,扣篮大赛名为比赛,实质仍是娱乐,是一场秀。从球迷到评委,都不满足于只看4次扣篮。人人都想看“巅峰对决”,像最终夺冠的琼斯所说的那样,“让这个夜晚永远继续下去”。

精心准备的这4扣再怎么美轮美奂,一旦招数用老,也就效力全无。后面的两次扣篮,事到临头再即兴构思,呈现出来的效果难免不尽如人意。

同样是即兴发挥,今年的戈登已经超越了2016年的自己。他飞越七尺巨人塔可-法尔的那最后一扣,实打实地向人类飞翔极限发起了挑战。那是真正的自我突破,真正的扣篮精神。

然而,与2016年一样,他又一次输给一记罚球线内一大步的滑翔扣篮。但这一次,他输得更冤,更憋屈。16年那一次,拉文至少还有个胯下换手的动作加成。这一次,干脆就只是一个简单直白的“伪罚球线起跳扣篮”。

输给这样一记扣篮,任谁都会意难平。戈登赛后说,这样的扣篮大赛,他再也不愿意参加了。

被伤了心的何止他一个,不知多少球迷的朋友圈里,都在被各种愤怒和遗憾刷屏。

矛头所指,当然是刻意少打一分的那位NBA名宿,迈阿密热火队的队魂。

一开始看到今天的评委阵容,我确实在心里犯了嘀咕:两个艺人,一个女球员,只有两个前NBA球员,如何确保打分公平公正?

没想到最后一刻,掉链子的偏偏正是两个前NBA球员中的一个。都当过NBA球员,本该最能对“公平公正”的重要性感同身受。万万没想到,反倒是他们中的一个彻底“杀死”了比赛。

公平诚可贵,人情价更高。到了最后,终究还是人情占了上风。

一届全明星周末,热火队有两名球员先后获得单项赛冠军,队史第三次。上一次,恰恰是2007年的韦德和卡波诺。

设计再精巧、再完备的规则,最终还是要靠人来执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公平。

苏东坡当年参加礼部考试,文章写成后由办事员重抄一遍并抹去姓名,主考官欧阳修一读之下惊为天人,本想把该文取为第一,转念一想文章如此出色,舍门下弟子曾巩之外无人能写得出,如果将曾巩列为榜首,难免有徇私舞弊之嫌,于是改为第二名。放榜出来,发现苏轼第二,得了第一名的反倒却是曾巩。

但欧阳公当年“手动篡改”考试结果,初衷不过是为了“举贤避亲”。这种有意改动,恰恰能映射出人性光辉。如今韦德老师小手一抖,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两相对照,高下立判。

重返扣篮大赛的霍华德已经34岁了,而戈登今年还不满25岁。如果他愿意,他还有大把机会可以在扣篮大赛中证明自己。但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今年甚至是被“无形之手”给莫名推倒,士可杀不可辱,飞越法尔的那一扣恐怕已经成为他在扣篮大赛上的最后绝唱。

这不光是全世界球迷的损失,也是NBA这个职业体育联盟的损失。波澜不惊已久的扣篮大赛,好不容易才因为戈登的惊艳而又再度闪亮。

在成王败寇的竞技场上,“无冕之王”是最苍白、最无力、也最残忍的一种称谓。用科比的话来说,“总有人要赢的,为什么不能是我?”没有人想当输家。科比还说过类似的话,所谓亚军,无非就是所有输家中的第一名,换言之,也就是最大的输家。

输赢本是兵家常事,但以这种方式输,难免泄气沮丧,难免心灰意冷。戈登赛后说:“我本该已经有两个冠军了。”

这一刻,戈登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一座实实在在的扣篮大赛冠军奖杯。谁都知道,这座奖杯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但我们所能做的,也只能是为他送上安慰。他也许又一次输掉了扣篮冠军,但他在这一刻已经赢下了全世界。

说到底,扣篮大赛只是一种娱乐。真正能定义他是哪种级别球员的,还是那些货真价实的比赛。

把所有的委屈、不开心都留在今晚,从明天开始,带着这种“不被尊重的疼痛感”重新上路,用自己的比赛说话,让所有曾经看低自己的人,都最终后悔他们当年的选择。

就像科比说过的那样:“记住每一个在你落魄的时候还踹你一脚的人,感激现在的这一切,因为复仇总是非常甜蜜,并且会来得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