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芒格Daily Journal2020年会精彩问答

人们算计太多,思考太少

美国时间2月13日,2020年DailyJournal股东大会在洛杉矶召开,96岁的查理·芒格和现场1000多名投资人共聚一堂,共话投资。

查理·芒格Daily Journal2020年会精彩问答

来源|价值守望者

我不喜欢那帮子投行家们夸夸其谈什么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这算什么利润)。我也不喜欢讨论J曲线,或者VC与VC之间倒手自己投的软件公司,这有点没底线。以前人们投资VC回报高是因为他们是红杉的客户,但是哪有这么多红杉,红杉漂亮的业绩也是因为他们的规模不大。而现在所有人都想要把规模做得贼大,然后收更多管理费,招更多员工。这种模式是行不通的。

我想到以前一个哈佛法学院教授说的建议,“说出你的问题,我会努力把问题变得更是问题。”彻底理解问题就等于解决了一半问题。

不仅如此,日报期刊公司的领导层看上去简直是老家伙俱乐部!CEO80岁,我96岁,Rick Guerin90岁。如果你不够老气横秋,你都进不了我们的俱乐部。

巴菲特说永远在走正道,因为正道不那么拥挤。

加州议会有10个理性的民主党员和10个理性的共和党员,每10年疯狂的人们就会把所有理性的人赶下台,这是疯狂的治理模式,我也无解。巴菲特有天对我说,我想再多活上30年,这样我就可以一直观察,这很有趣。误导人的能力显然被低估了,任何优秀的魔法师可以让人们看到并没有发生的事情。我们一直在与很擅长误导我们的人相处,想要保持理性太难。这不是因为我们多聪明,而是因为我们保持理性,这就是我们已经成功的原因。

问答环节

问:过去您把价值投资者比作一群鳕鱼的钓鱼者,他们在不同池塘钓鱼。你也说过长期而言,公司的资本回报率(ROIC)与投资者的投资收益率趋近。考虑到美国一些最优秀的企业,我们是否应该把时间用于在美国钓鱼?你如何权衡赛马的实力(ROIC)与赛马的赔率(估值)?

答:两者都重要。如果你努力获取比你付出的价格更好的公司前景,那么这种意义上的所有投资都是价值投资。关于投资地点,你不可能一次一网打击,所以你不得不建立某种选择钓鱼地点的体系,但要牢记所有的投资中你追寻的都是企业价值。

让我感到有趣的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最强大的公司不在美国。很多中国公司比美国公司更强大,而且增速更快。我投资了一些,而你没有。我对了而你错了。你可以一笑置之,但我只是讲出了一个简单的真理。

李录是这全屋子里面最成功的投资者。他在哪里投资?中国!他实在是个机智的小伙。你应该知道去哪个猎场打猎,这非常重要。我有一个钓鱼的朋友。他的规则很简单,去有鱼的地方钓鱼,去有便宜货的地方钓鱼。

问:过去你推荐指数基金,巴菲特推荐卖出基金来获得分红。你如何看待用指数基金来积累财富,和退休后卖出基金来获得收入?

答:指数基金发展很快的原因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指数基金效果更好。另一方面,人们有着很大的赌博偏好。在中国,个人投资者的持股周期很短,他们热衷于在股票上赌博,这实在愚蠢。

很难想象有比中国个人投资者这种投资方式更蠢的事情了。他们擅长其他一切事情。这也告诉你保持理性是多么难能可贵。

问:你如何看待加密货币?

答:我对于加密技术了解不多,但我知道要回避加密货币。

我厌恶比特币这样的东西,我也厌恶本质反社会的东西。我们当然需要真实的货币。当下有一点很有趣,那就是美国意外创造了储备货币。世界需要这个。

问:您有什么书推荐吗?

答:读书对于我一生都极其重要。相比现在,我以前读得书更少也读得更透。我现在视力不如以前了,你应该跟一些更年轻的人聊聊书的事情。

问:对于中国经济下行和日益增加的地缘政治风险有什么看法?

答:我对中国保持乐观,因为:没有人能像他们这么快地让一个国家脱贫。对于中国发生的一切我是超级敬佩者。

他们过去掉进了马尔萨斯人口陷阱。但是我认为他们那么做对世界是有利的,也是让人敬佩的。

美国应该与中国和睦相处,中国也应该如此。

另外让我十分敬佩的是一个经济停滞25年的现代化国家。我认为日本通过高超的智慧应对经济停滞的25年。他们没有崩溃。他们像男人一样泰然处之,而不是叽叽歪歪,怨天尤人。我敬佩他们应对困境的方式。

日本是出口强国,其次是中国和韩国。当然他们都存在一些问题。我们都存在问题,如果我们面对更激烈的竞争。日本的停滞不是他们的错。

问:您能否谈谈使用反面证据改变自己的观点?

答:能够发现自己犯错那真是天赐之喜。芒格财富的很大部分来自于卖出自己后来发现买错的东西。你当然得改变自己的看法。我努力摒弃教条,而大多数人努力拥抱自己的弱智想法。

问:特斯拉市值1400亿美元,上周股票成交额2000亿美元,期权交易额5000亿美元,股票单日上涨20%,您有什么看法?

答:我的两点看法。我永远不会买特斯拉,我也永远不会卖空特斯拉。我还有一点看法。罗斯福说过:“永远不要低估那些高估自己的人。我认为马斯克很特别。他可能高估了自己,但是他也不会一直是错的。

问:未来50或者100年价值投资会怎么样?

答:我确实感觉世界也许变了。有两种变化是可能的,神奇的技术延长人均寿命,也可能减少因为癌症的死亡。

想想技术已经改变的一切。所有的日报正在消亡,以及生产过程的巨大变化。这些变化使得那些持有这些公司的人损失巨大。

我确实感觉到真正重要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能够衣食无忧,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有比这更好的吗?再多的钱对你又有什么用呢?

我认为我这一代已经有了最好的改变。我们的子女不再死亡,生活水平一路向上,空调也有了,一百万件美好事物极大改善了我们的生活。医疗条件变好了。我认为未来不会有这么大的改善,因为我们已经改善这么多了。

问:关于教育孩子以让他们成功,您有什么建议?

答:讲大道理没什么用,父母最该做好的事情就是以身作则。

问:您认同或者反对负利率?

答:负利率让我感到十分紧张。然而,我认为政府也没太多选择。他们在危机中唯一的武器就是通过印钱来影响利率。事实证明这是对的。当然负利率让我紧张,因为一旦印钱这种做法试过后,人们会把这种做法用过头。这就是人的本性,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

问:1970年代我们有过漂亮50,现在的科技股是否也处于同样的情况?

答:漂亮50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在疯狂的顶点,一个家用缝纫机公司估值50倍PE,我们现在还没那么疯狂。如今的科技公司是很有价值的公司,也许价格有点过高,但是科技公司不会像家用缝纫机公司那样垮掉。当年的漂亮50是真的癫狂。

问:有没有能够帮助更为理性思考的工具?

答:我的秘诀之一就是逆向过程。当我还是二战气象学家时,他们教我如何绘制气象图来预测天气,我们就是飞行导航员。我逆向了这个情景。想象下什么方式更容易让很多飞行员死亡?那就是飞机降落前就耗尽燃料的情景,所以我一定要让飞机避免出现结冰或者无法降落的情景。这点让我成为了更好的气象学家。如果有人雇佣我去解决印度问题,我会说:我怎么做会伤害印度,那么就想办法去避免这些做法。逆向思考问题效果更好。每一个伟大的代数学家总是把问题结论换位思考,不要想自己要什么,多想想自己要规避什么。

问:对如今准备进入金融行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答:从概率上看,大多数进入金融行业的人不会成功。轻松赚钱总是导致没有底线,就像非洲一大群靠食腐肉为生的动物一样。我认为现代金融没有想象那么美好。在我那个年代,很多金融人士更像工程师。他们仍然保留着大萧条的记忆,所以他们竭尽所能让金融更安全,而现在完全不同了。

END

大摩财经正在招聘主编/财经编辑/商务运营,坐标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