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蝉联、毛不易被淘汰,网友一致表示:无法接受

情人节当天,《歌手·当打之年》迎来了第二期。而这一期的结果让所有观众大跌眼镜:华晨宇蝉联第一,毛不易惨被淘汰。

对于观众来说,华晨宇蝉联第一尚能接受,但是毛不易惨遭淘汰这样的结果任谁都无法接受。

在两期曲目里,华晨宇先后演唱了《寒鸦少年》和《斗牛》,毛不易则演唱了《借》和《一荤一素》。

《寒鸦少年》和《斗牛》有着很强烈的节奏感,带有明显的华晨宇风格。现代摇滚+rap的风格让华晨宇每一次出场演唱都足够燃炸全场,尤其花花自己个人强大的舞台表现力,都让观众听得热血沸腾、激情四射。

而毛不易选唱的《借》和《一荤一素》同样是带着强烈的个人风格:通过歌曲去讲述故事,传递情感。

比起第一期的《借》在高潮部分还有高音的起伏,《一荤一素》在全曲上的情绪基调被定义在压抑、沉重的氛围上,尤其这首歌是毛不易写给自己已逝妈妈的心声,本身就带着浓厚的悲伤色彩。

舒缓、娓娓道来是毛不易的歌最大的特点,需要静下心来听是听毛不易歌的基本要求。

而此时舞台上的毛不易更像是一个故事讲述者,台下的观众则是倾听者,两者之间的互动其实只是毛不易单向的传递,并没有像听华晨宇唱歌时,你会不由自主地跟着挥舞手臂、呐喊。

其实看到这里,很多人都能感觉出来,《歌手》这个舞台更像是一个大型蹦迪现场,而不是街角清幽的小酒吧。

现在我们回头看看《歌手》的排名。

第一期里,华晨宇的《寒鸦少年》是第一名,第二名是周深的《大鱼》,第三名是日本歌姬米西亚的《现在好想见你》,第四名是萧敬腾的《皮囊》。

华晨宇的《寒鸦少年》就不多说了。周深的《大鱼》当年随着国漫崛起的《大鱼海棠》火遍了大江南北,作为成名作的歌曲本身有很强的知名度和观众接受度,另一方面《大鱼》的独特音色和缥缈空灵之感在这个舞台上有着绝对的个性,几乎无人可以比拟。

第三名颁给日本歌姬米西亚也绝对是无可厚非,一方面米西亚可是日本国宝级歌姬,本身资历和歌唱功力极其身后,其次她作为本档节目唯一一个国际友人嘉宾,要是排不上名词似乎有些说不过,甚至节目组难免被冠上“国别歧视”、“民族歧视”的骂名。

“雨神”萧敬腾就更不用说了,《皮囊》也是走的热火路线,节奏感爆炸感都十分强烈,尤其是萧敬腾浑厚富有张力的嗓音,一下子耳边又响起了《王妃》。另一方面,萧敬腾还兼做串词主持人,给一个第四名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安慰。

毛不易、袁维娅和徐佳莹在第一期排在了后三名。袁维娅的《我爱》虽然有节奏感,但是高潮没有飙音到让人一下子就记住的地步,徐佳莹的《城里的月光》就更不用说了,80年代老情感的风格显然无法给观众带来high的感觉。

所以毛不易和袁维娅就遭到了年轻歌手的奇袭,毛不易还被奇袭成功,侧面说明了高音和high感是现在这批观众更想要的东西。

要有高音这一点上,在第二期的袁维娅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袁维娅选了一首《不亏不欠》里的英文副歌部分和结尾部分的高音就让她的排名一下子跳到了第三的位置。

唱《对的时间点/遇见》的徐佳莹徘徊在第六名,而周深在唱了一首《愿得一人心》之后,排名从第二名直接跌到了第五名,他们唱的歌都是抒情舒缓的曲目,再一次证明了《歌手》这个舞台喜欢有high感、有高音的歌。

才两期,《歌手·当打之年》就已经给了观众如此的明显侧重,试问接下来还这么比?

包容更多不同的音乐风格、给予不同音乐风格有更大的舞台,难道不是作为一档音乐选拔节目的最基本原则吗?只侧重一种风格和感觉,还能给歌手一场真正的尊严之战吗?

在毛不易被淘汰的结果公布出来后,无数网友表示:疑惑!不解!愤慨!

作为一档歌唱比赛,比赛的结果难道不应该是公平、专业和客观的吗?没有专业评审,单靠听众的个人喜好以及歌手的粉丝数量就能赢取胜利的话,是不是让某些人的胜利来得太轻松?甚至有失公允?

如果按照这个节奏下去,我们似乎能够看到本届《歌手·当打之年》接下来的局面:徐佳莹和周深也将淘汰,萧敬腾和米西亚成保留节目,华晨宇……

就像开头李建那句话,这节目要打谁?又想要成全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