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为抗疫献上一诗一联,字字珠玑,确有大家风范

成名虽好,却也要面对更多的责难。比如说莫言,他为中国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诺贝尔文学奖,按理来说应该是一边倒的赞誉声。然而,实际上,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他的任何举动,都被放在显微镜下解读,甚至被人歪曲,这也让他无可奈何。

就拿写诗来说,莫言从来没有说自己是一位诗人,他喜欢写诗,也只是娱乐而已。之前写得如何,没有多少人关注,可自从拿了诺贝尔奖后,很多人就对他的这个爱好百般挑剔。莫言性格也好,不但不反驳,反而虚心接受,将诗歌改了又改。后来,他还专门找人学习了格律,借以提高水平。

这可能就是大家风范,莫言自己也说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写新书。每天的各种活动、会议、讲座忙得不可开交,唯有写写书法,写写小诗怡情。人民网发起“人民战‘疫’”征文活动也吸引了莫言的关注,他送去自己的战“疫”诗歌:

庚子事多变,鼠年开局惊。

虽无刀剑影,却有死生情。

众志驱瘟鬼,同心筑卫城。

何时妖雾散,举酒泪纵横。

这首五律写得相当不错,虽然谈不上多么伟大经典,但字字珠玑,体现了文学巨匠对战胜疫情的坚定信心。

首联 “庚子事多变,鼠年开局惊”点明了时间、背景,一个“变”字尽叙疫情的来势汹汹,一个“惊”字,说明了疫情对于中国的影响之大,对作者的触动之深。这一联,奠定了诗歌的主要基调,也为后文做出了铺垫。

颔联“虽无刀剑影,却有死生情”是描述了在疫情之中,中华民族的万千缩影。这次让人措手不及的打击,让许多人阴阳两隔,也让许多家庭支离破碎,这是离别的伤情。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为了更多人的生活,为了更多家庭的团圆,无数医务工作者舍生忘死,奋战在一线。除此之外,后方更多人捐钱捐款,默默做好本职工作,涌现出太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颈联 “众志驱瘟鬼,同心筑卫城”是作者继续抒发感慨之情。在这样的灾难面前,中华儿女没有退缩,也不会退缩。无论是不是在湖北,无论是不是一线医务工作者,我们都尽自己的能力,为驱赶病魔而努力,在为挡住疫情的蔓延奉献自己的力量。

尾联“何时妖雾散,举酒泪纵横”是作者的抒情感慨。要知道,这次疫情席卷湖北,来势凶猛,虽然目前已经得到初步控制,但要真正铲除病魔,还需共同努力。现在的每一天,对于中国人来说,都格外漫长。因此,真正到了那一天,一定要举杯同庆,尽情洒泪。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标准。小珏认为,这首诗写得已经相当不错了,虽然缺乏意境,但感情真挚,是一篇不错的习作。有些朋友似乎对别人要求太高,莫言也不是李白,也许一辈子也做不了李白,不可能做出那无人可及的诗歌。但他能以诗歌抒发真情实感,又有何不可呢?

除此之外,莫言还献上了自己的一副对联:“同心驱疠鬼,众志筑长城!”这也就是从上面的诗歌中改编而来的。莫言的书法作品,同样饱受争议,但我看还是写得不错的。毕竟,他自己也没说是苏东坡,样样都是第一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