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女人更懂女人”的李宗盛:每一个artist都是我的爱人

2001年开始,李宗盛将工作和生活逐渐转移到北京,一同在身边的还有他的两个女儿纯儿和安儿,最小的女儿喜儿则与林忆莲生活在香港。

他在那首《阿宗三件事》里这样唱到:

“是上帝给我的恩赐,我希望她快乐健康,生命中不要有复杂难懂的事……我亲自给你取的名字,希望你平安一世。”

这个在音乐道路为工作忙碌到深夜的男人选择放慢脚步,考虑如何完成一个音乐人的使命,如何对待世间的情与爱,而不再让它们只成为往事。

既 然 青 春 留 不 住

在那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李宗盛的生活中没有太多的音乐创作,而是“公司、工厂、家”三点一线,工厂指的就是他创办的手工制作的“李吉他”,李宗盛也由此创立了华人手工吉他品牌。

在他看来做吉他绝不是自己的休闲娱乐爱好,而是新的事业新的专业,为此他专门拜师学艺,因为他要“做吉他,做我自己,实现我的梦。”

当人们都以为经历过感情挫折之后的李宗盛会不写歌,不作曲,甚至不再做音乐,但他却说:“我最早的梦是当木匠,觉得木匠是很神奇的工种。”

但因为手工吉他的制作周期很长,加上工作的繁忙,一两个月一把琴对于他而言是比较高产的,圈内好友罗大佑、周华健、陈绮贞、五月天等都在用李宗盛的手工琴创作,他说:

“我很乐意他们分享我的梦”。

对于李宗盛而言,创作离不开吉他,而实际上吉他对于他有着重要的意义。

从小,李宗盛就是敏感、安静,情感细腻却不善表达,而唯一沟通就是手中的吉他,它是李宗盛的另一个爱人,

“像我们写歌,在还没给任何人听以前,当然琴先知道。

琴知道你所有的秘密,所以当你看一堆木头,几片木头从零开始,然后你去抚摸它,观察它,想象它,当你在弹它,你在等它给你回报的时候,心里蛮有一些感受,是在那边久久不会散去的感受。”

作为音乐人,制作手工吉他是对音乐生命的延生,而作为父亲,李宗盛还有点私心,他将自己制作的琴分为几个系列,并用女儿的名字命名,于是便有了“J”系列,“S”系列,“H”系列李吉他。

他说即使自己的音乐不能留下,但如果把琴做好,也许会成为女儿将来的一笔财产。

是的,这就是有着满满父爱的李宗盛,他享受着这份上天赐予他的礼物,

“能够当父亲是件光荣的事情,是全世界最美妙的体验”

因为有女儿的陪伴,李宗盛的心变得更加柔软也更加坚强,只要工作时间允许,他每天五点半准时下班,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拥挤的北四环路上,买菜做饭,八点半之前一定和女儿们一起,出门、睡前一定要抱抱。

每次采访中提及有关女儿的话题,腼腆严肃的李宗盛就会变得滔滔不绝,甚至可以要求节目“录四集”!

在演唱会上他演唱着那些写给三个可爱女儿的歌《阿宗三件事》《希望》《远行》也会感动得留下眼泪。

这些是老李近几年的生活,规律而相似。

而就在2008年一晚的酒桌聊天,让原本显得单一平常的生活再一次因为音乐变得躁动,而喜欢老李的人们心里也开始了阵阵悸动:李宗盛回来了,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纵贯线成员之一。

乐队的组成源于一次年后的小聚餐,当时在场的有滚石唱片老板段钟潭,以及罗大佑、李宗盛,三好友天南地北地聊,交谈甚欢时便提起组合乐队,十几瓶红酒下肚后这件事就决定了。

这样看来曾以“要搞非常之建设,先搞非常之破坏!”之势宣称的纵贯线故事的开头显得有些随意。

却不想三人那次小聚后都记得酒桌之言,立即邀来好友周华健、张震岳一同组建乐队,于是这支“四个人加起来,年纪合计一百九十岁,出道资历八十六年”华语殿堂级的乐队,纵贯线在一拍即合之下正式成立。

四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演唱风格,但相同的是这四个男人对人生的细腻感悟都选择用歌的形式唱出来,乐队推出了《全线通车》《北上列车》与《南下专线》三张专辑,其中的《亡命之徒》《纵贯线兄弟姐妹》《公路》《天使的眼泪》等成为纵贯线的经典曲目。

而他们演唱会的足迹几乎遍布全国:2009年台湾、2009年香港、2009年北京、2009年常熟……还获得华语乐坛新人榜样大奖、年度艺人奖等数项大奖。

但在乐队成立一年多后,四人都有了各自的工作、生活计划,纵贯线便在2010年1月30日正式解散。

四人同台演唱的日子随着一场又一场的演唱会进入了倒计时,而对于这段兄弟间的情谊李宗盛是感恩也是感谢,有一次四人合唱时,这位年过半百的“大叔”还是忍不住转身偷偷抹眼泪,一旁的周华健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他才继续演唱下去。

也许当时台下的歌迷并没注意到这个细节,也许现场的摇滚音浪完全将他的抽泣掩盖,但就是这个转身,他把所有的情绪都藏好,然后继续唱着歌说着他和兄弟间的故事。

这大概是我们爱听他唱歌的原因吧。

而在2013年,李宗盛终于重新回到舞台,在发行了一张名为《山丘》个人专辑后,同年11月份在北京那场“既然青春留不住”演唱会,歌迷们再一次看到他弹吉他唱一首惆怅的感动,也让人听见他心里曾经的阵阵悸动,那首《山丘》唱得人心碎。

李宗盛说早在十年前,他的心里有了这首歌的旋律,却没有歌词,因为那时他在面临抉择。

每到深夜,在他面前的不是落地窗,也不是窗外的霓虹闪烁,

“我听那个《漂洋过海来看你》我就不行了。

我在那时候已经把我今天好像预言一样……

这个城市这么大,我东南西北都搞不太清楚,我只能守着我现在有的,我的小孩儿,我的工作……

挺恐怖的,感觉像在经历十年前……”

就像李宗盛自己描述的那样,那是他人生的又一低谷,他以一纸结束了痛苦,也开始了新的苦闷和寂寞。

“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

Sandy……祝你幸福,找到你要的,你认为值得的。

我与林忆莲小姐已在友好的气氛下结束了婚姻的关系,以上是我对这件事最终与惟一的声明。

李宗盛2004年7月12日”

那样的时光他过得很难,他说那时候的自己就像自己创作的歌曲《阴天》里唱的:

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

最好爱恨扯平两不相欠

感情说穿了 一人挣脱的 一人去捡

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

女人实在无须楚楚可怜

他自嘲地说:“既然青春留不住,还是做个大叔好。”

尽管如此,而这位大叔曾有一段让旁人羡慕不已的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

我 的 理 性 与 感 性

随着他为郑怡成功打造的专辑《小雨来得正是时候》,他的金牌制作的身份一次次得到肯定,1987年,他为周华健制作首张个人专辑《心的方向》,1988年他制作潘越云的那张《情字这条路》专辑。

1989年,他为陈淑桦制作专辑《梦醒时分》,而这张专辑在他的打造下成为台湾唱片业第一张销售过百万的华语专辑。

这是他事业的高峰,也是华语流行音乐的高峰。

1990年,他为赵传创作的那首励志歌曲《我是一只小小鸟》更是让无数青年人为之感动,而成龙大哥的专辑《第一次》中也有李宗盛的参与。

1992年他也为歌手张艾嘉制作《爱的代价》,1994年李宗盛更是为辛晓琪打造出一天两万张销量的唱片,而其中的《领悟》让辛晓琪迅速在音乐市场占有一定优势。

而他对制作人的身份始终有着自己的理解:

“你像写一个这个东西,这个歌手的演绎的生命就在你手上。如果你能够写一个东西,如果你能够做一张唱片,这个人的人生就变了。”

一首接一首经典传唱的歌曲出自李宗盛之手,让无数音乐人想与他合作,而他也被业内人认为是“比女人更懂女人”。

对此,李宗盛很清楚自己的性格,他说自己既是很感性的人也是很理性的人,由于从小生长的环境中,身边是母亲和姐姐,这让他很多事情都自己默默承受而变得不善于表达,但他却又很强的洞察力,甚至会揣测。

而在音乐创作过程中,他正是保持了这样一种全身心投入的状态。

三十而立的年纪,他几乎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在现在看来完全是“工作狂”的状态,却忽略了那个背井离乡,独自一人来到陌生城市的妻子朱卫茵。

李宗盛与朱卫茵在一次聚会上认识,异地两年后,还处于热恋中的两人选择一起生活,1988年,李宗盛与朱卫茵走进婚姻殿堂。

以工作为生活重心的李宗盛常常加班到很晚,为了不打扰到自己休息,李宗盛便躲到洗手间里进行创作,妻子朱卫茵看在眼里,心疼又委屈。

渐渐地两人的沟通逐渐变少,直到后来各忙各的,没有诉说与倾听,感情于是出现了问题。

可另一方面,有了家庭和爱人呵护的李宗盛在自己的音乐事业上如日中天,作为百万制作人的他开始更为广阔的发展方向。

1993年,他为陈凯歌的电影《霸王别姬》创作主题曲《当爱已成往事》,而这首歌原先并没有得到陈凯歌的认可,他认为这样一部有着恢弘气魄的影片配上一首柔情的情歌并不合适,但却得到大家的认可,才得以有了这首听了让人心动又心碎的歌曲。

也就在这时,他看到在舞台一边的林忆莲孤独的瘦小的身影,他的脑海中浮现所有的词汇都不足以描述出眼前这位女子的独特魅力,林忆莲正是这首歌曲的演唱者,也是两人的第一次合作。

望着背影的一刻,李宗盛心中的情愫大抵只有当时的他最清楚了吧。

但此时的他已有了家庭,而林忆莲在经历了两段无果的恋爱后显得有些孤独,这个从小说自己是“丑八怪”的姑娘凭借着一曲《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迅速走红。

这之后,两人的合作较为频繁,1995年林忆莲签约滚石唱片,李宗盛成为了她的制作人。

这段爱的往事由此开始。

李宗盛不善表达,但他曾说过自己的“每一个artist都是我的爱人”,每当艺人在他面前唱歌,李宗盛便能被吸引,同时产生一种默契能够帮助歌手以最佳的状态完成歌曲。

而林忆莲的那首《何必在乎我是谁》就是李宗盛为她量身打造的,字字句句都戳入林忆莲的心。

而那首《我是真的爱你》则把李宗盛的心声表露无遗。

在1994年《李宗盛暂别演唱会》中,林忆莲被请为嘉宾出现在演唱会的现场,她长发披肩,依然是小小的眼睛,一身牛仔装出场,很热情地和观众、李宗盛打招呼。

在歌曲开唱前,李宗盛满脸难掩的激动的笑意为大家介绍说:“下面的歌曲是《当爱已成往事》,这位是我的好友”,然后拍了拍林忆莲的肩膀,说:“我很紧张”,林忆莲腼腆的回答说:“我也很紧张”。

这段简短的互动,在当时已被看出两人似乎有着情愫,却又欲言又止。

有人说林忆莲是李宗盛真正爱的女人,而此时的朱卫茵放弃了自己在香港知名DJ的工作随李宗盛来到台湾,虽然她一直被人认为是一个很有话语权的女性,但这一次她有些意识到李宗盛似乎遇到了他的真爱。

在这段复杂的关系中,三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态度。

对于李宗盛而言,他说他需要暂时离开歌坛,想清楚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林忆莲则选择了离开香港,移民加拿大,而朱卫茵依然以理解、包容继续维持着与李宗盛的夫妻关系。

对于感情,李宗盛在媒体上不做多解释,尽管外界有各种各样他与林忆莲的故事版本,但他只说一句:他要说的都在歌里。

而1994-1996年这之间的感情纠葛也许真的只有在歌中体悟。

1996年出现在林忆莲专辑《夜太黑》中的这首《我明白》,在她回国后与歌迷见面,这是他与李宗盛合作的又一经典歌曲。

随着两人的深情对唱,似乎这段纠葛的感情有了一些眉目。

1997年,李宗盛结束与朱卫茵将近十年的婚姻。

而这一年朱卫茵不仅承受着婚姻的变故,同时承受着失去双亲的痛苦,这个坚强的女人最终靠自己挺过来,李宗盛满怀愧疚,却无法欺骗自己对另一个女人的真心。

1998年,李宗盛与林忆莲携手走进婚姻殿堂,这对歌坛伉俪结束了五年多的爱恨纠缠终成眷属。

两人的结合不仅有了爱的结晶,在音乐上也呈现给歌迷一首又一首的经典歌曲,李宗盛找回了之前的创作状态,而且越来越好。

但之后的故事正如两人第一次合作的歌曲中唱的那样所有的爱都已成为了往事。

如今的老李熟悉各种厨具,也在一些电视节目上分享着自己乐趣,只是他唱的歌少了,说的生活多了,而于那些曾经听他唱歌的人,在某一个梦醒时分,会突然想起自己的一段往事,往事中曾有一首李宗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