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免疫力在滑坡,战友一个个倒下,但必须坚持到28天!

“刚刚接到一位在岗护士的微信,发烧了,做了CT,一看,右肺白了一大片。我记得前两天她还在跟我说,老大,你能不能弄点日达仙(注射用胸腺法新),给我们打几针,加强点免疫力?但没想到,日达仙我还没给她弄到,她就已经感染上了。”这是本报记者采访蔡毅前十分钟,他刚刚发的一条朋友圈。

蔡毅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疼痛科主任,还没有从医院门口小卖部老板林军(音同)去世的悲痛中醒来,又一个同团队的伙伴倒下了,他内心是无奈的,可却还是对战胜疫情充满信心和斗志。

▲蔡毅穿着防护服比出胜利的手势

“现在正是我们需要正能量的时候。尽管身边有同事变成患者,但难受归难受,我们整体上还是乐观的。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和同事们在一起,我就兴奋起来了。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我们医生每天也不能哭丧着脸去做事,搞得自己和病人心情都不好。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我的团队可以整整齐齐上岗,也可以整整齐齐下岗。”

冲锋28天

站好第二班岗

看到战友倒下怎能不悲伤?记者了解到,蔡毅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就是李文亮医生生前所就职的地方。他们都在坚持,可他们的身体免疫力也在告急,就像蔡毅在采访中所说,“支持我继续下去的是我的本能!”

1月23日,由于一线医生不够,急需补充医疗救治力量。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出通知,号召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走向一线,蔡毅是第一个响应的,他说,“医生一辈子碰不上一次疫情,就像当了兵没扛过枪那样郁闷。事到临头,哪有退缩的道理。谁不怕呢?医生也怕,但我们怕了、退了,武汉怎么办?所以在这个时候,作为医生,我们只能互相鼓劲,迎头而上!”

加入一线抗疫工作前,蔡毅的工作主要是通过微创手术治疗腰间盘突出、胸腰椎术后疼痛等各种急慢性疼痛病,可以说是与新冠肺炎毫无关系。然而,疫情爆发后,武汉市中心医院被征用为第二批定点医院,因为其距离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不到3公里,很快就收治大量确诊患者。

正月初三那天,蔡毅带领10名医生和30多名护士,正式进驻并接管了发热二区。那一天,蔡毅是这样记录自己的心情的,“终于得偿所愿!虽然很累,也有点小担心,但真的兴奋!”

▲蔡毅的团队在办公室里记录病人情况(受访者供图)

回忆起刚刚接手发热二区的时候,蔡毅说,“团队,是临时组建的;患者,是忽如其来的;病房,也是刚开的;清洁,我们自己做的;很多困难,都是刚碰到的。所有的一切,从无到有,而在陌生的患者、陌生的疾病、陌生的环境和莫名的恐惧不安背后,是我们医护人员莫名其妙的勇气和熟悉的使命感。”

据了解,目前武汉市中心医院采用轮换制,即每个团队接管病房14天后,再休息14天。终于,第一个14天结束了!

2月11日,蔡毅接到医院通知,接下来的14天,发热二区将由康复科接管。原本过完这一天,他就可以休息了。但听说康复科因人手不足,老主任(年龄较大)要亲自上岗时,蔡毅决定带上他的团队,继续坚守下一个14天,为康复科站好第二班岗。

一个14天结束,又一个14天要闯过去,这里的医生一定是钢筋混凝土做的!

蔡毅说,“当时很多老师关心我,问我何时轮换。我都跟他们说,我不想换,因为害怕无聊,害怕待在家里会闷出问题。其实是因为,我想站在一线,即使康复科人手够,我也不想离开。支撑我继续下去的是我的本能,我只是在做医护人员该做的事情和应尽的本分。”

患者出院时心里真的“爽”

自接管发热二区以来,蔡毅手上大约已有二十多名患者痊愈出院。回忆起第一批患者出院时的心情,蔡毅说,“当第一批患者出院的时候,我觉得这个病既然能治,我们就有希望。因此,第一批患者的出院,也给我们增加了许多信心。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心里都很慌,不知道到底会是个什么情况。直到有患者出院了,那个心情真的爽。再加上现在我们物资越来越多了,也不会有患者因条件不够而达不到理想的治疗状态。”

“转眼间,病房里的患者已换了大半,恢复良好和好转出院的患者,会给新来的病友做思想工作。他们以自己为例,感染其他患者,效果比我们每天劝说好多了。之前有个患者特别啰嗦,他出院的时候我还小小的‘报复’了他一下,建议他留置针不要拔,带回去作纪念,免得以后喝水麻烦,可以自己往里面推牛奶。”回忆起与患者之间的趣事时,蔡毅更是如数家珍。

“这几天查房的时候,我都会碰到几个阿姨,吸着氧气,以泪拂面。就算这样,她们却仍然要安慰我,让我不要太过忧伤。”

联系到蔡毅是因为前几日,记者无意间在微博上看到一篇长文,内容是悼念因感染新冠肺炎逝世的院区门口小卖部老板林军(音同)。于是便私信并提出了采访请求。本以为无望,没想到他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起初,与蔡毅约定的是2月13日的中午十二点,可当天由于加床,蔡毅非常忙碌,将时间推到了晚上。晚上时,蔡毅给记者发来一条消息,“今天很累,明天吧。”

担心队友一个个倒下去

2月14日的晚上,蔡毅终于有时间了!

可是,从他的声音中可以听出,目前他内心很担心自己的队友一个个倒下去!

数据显示,截至2月11日,全国共有1716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占到全国确诊病例的3.8%。

“我手下现在已经倒了两个护士了,看到战友病倒,心里真的很难受。即便有同事被感染了,我们依旧得继续工作,不然我们手头的病人谁来管?第一例被感染的是一名护士,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我也蒙了,脱了防护服急急忙忙就去找她。看着她哭的样子,我不知道说啥,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当昨日的战友,马上就有可能变成自己患者群的群友,个中滋味,该如何形容?”蔡毅略带忧伤的语气在记者耳边久久无法抹去。

“相较于我们医生而言,护士是更容易感染的人群。一是因为防护服的质量并不是特别好,二是因为他们一直待在暴露区(污染区),每日工作六小时以上,还要给每位患者打针、送药、送吃食,更要给重症患者端屎端尿。现在护士压力真的太大了,长时间高压下的工作,他们的免疫力都有点下滑。医生还可以工作两周休息两周,但护士呢?没有足够的后备军,护士只能不停地轮换,而不能轮岗。”

蔡毅介绍到,目前他手下的医护人员,有六七成都是女同胞,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姑娘。她们中的大多数,平时都是爱美的,都已顾不上脸上由口罩、防护镜压出的深痕。现在她们忧虑的是,手底下的危重患者症状减轻了没、医院提供的防护物资够不够用、还有最关键的自己和同事们别感染上新冠肺炎。

蔡毅呼吁,“这群娘子军,用她们的坚韧、勇气,铸造了一座挡在武汉市民前面的长城。虽然目前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物资整体上还是缺的,但我认为,目前一线的护士最需要的是增强免疫力的药物。希望外界可以向抗疫前线的娘子军们捐助一些日达仙,帮助她们提升免疫力。”

记者 金旻

—— / 疫情专题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