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常凯因新冠肺炎过世!影视人要保护好自己

传媒内参导读:新冠肺炎疫情下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脆弱如你我,感同并身受。

来源:传媒内参—广电头条

综合自南方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论坛

2月16日,一则名为《湖北电影制片厂常凯染病去世》的网帖引起关注。网贴称,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影视部主任常凯一家四口相继去世。据封面新闻报道,记者从湖北电影制片厂证实,常凯系该厂“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因新冠肺炎,他的父亲于1月27日去世,母亲于2月2日去世,他和姐姐于2月14日同一天去世,他的妻子和儿子目前情况较好。

常凯(资料图)

2月14日,湖北电影制片厂的《讣告》称,常凯因患新冠肺炎医治无效,于2020年2月14日4时51分在武汉市黄陂人民医院去世,享年55岁。《讣告》称,常凯自参加工作以来,一贯爱岗敬业,积极肯干,工作作风踏实,在历任岗位上作出了重要贡献,曾多次被评为湖北电影制片厂标兵、先进工作者。同时,他对人和善,乐于助人,深受职工的尊敬和好评。湖北电影制片厂对他的病逝感到哀痛:“我厂失去了一个优秀干部。”

在湖北电影制片厂办公楼前的公告栏中,2019年度“先进工作者”中常凯名列其中,常凯一头长发,面带微笑。常凯的同事兼生前好友说,这是常凯年轻时的照片,常凯是一位非常开朗的人,与身边同事关系融洽。

据公开资料显示,常凯生前从事的“像音像”为推进戏曲振兴的国家文化工程,主要致力于将戏曲名家演绎的经典剧目以尽可能完美的影像资料形式加以保护和传承。据湖北当地媒体报道,2019年,中国地方戏曲“像音像”工程武汉基地已进入加快建设阶段。

常凯在父母去世后,曾留下遗书,让人泪目:

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触。

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从遗言短短几百字可以看出,庚子年春节短短数日,常凯之父、之母,相继离世,身为人子,辗转求人问医而无能为力,其悲痛难以形容。

在新冠疫情的风暴面前,一个完整美满的家庭,转眼间支离破碎。

这真是最无力、最冰冷的人间惨剧,活生生发生在一个普通家庭身上。

一篇常凯同学写的悼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从身边人的悼文中更能看出疫情之重、为害之烈!也可以看出疫情中武汉患病民众的现状:

一晚上头都是晕晕乎乎的,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或许昨夜的电闪雷鸣是为了阻挡你的升天之路?今天的凄风苦雨是想用寒冷提醒你多穿点衣服,你的天堂之路人寒心更寒……

大年初一,我们相互致电互拜新春,没想到初三你的老父亲走了,初九你的老母亲,又紧随其后,情人节的清晨你走了,而当天的下午你的姐姐又随你而去!

仅仅第十七天你一家四口遭遇了灭门之灾,冤屈的灵魂飘浮在阴霾笼罩的武汉天空之上,如此人间悲剧令人心痛崩溃,让苍天无言解答!

看着一周的时间你的父母双亲离你而去,而你却无法送父母最后一程,我无法想象你当时悲伤与凄凉。

而此时你知道你和夫人还有回家过年的姐姐都被感染罹换沉珂,而史无前例的封城让你只能无处求助,残酷无比的病人等床让你只能是在家隔离等待病床。

你明白此劫难逃,带着你对这个世界的恋恋不舍,你留下了人世间的最后一段话:除夕之夜,遵从政令,撤单豪华酒店年夜宴。自己勉为其难将就掌勺,双亲高堂及内人欢聚一堂,其乐融触。殊不知,噩梦降临,大年初一,老爷子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就治,均告无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还是一床难求。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尽孝,寥寥数日,回天乏术,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击之下,慈母身心疲惫,免疫力尽失,亦遭烈性感染,随老父而去。床前服侍双亲数日,无情冠状病毒也吞噬了爱妻和我的躯体。辗转诸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错失医治良机,奄奄气息之中,广告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吾儿: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悲哀!惨烈!心如刀割!无以言表!

三十年来的点点滴滴,如碎片、更像电影一幕幕的那么的模糊而又清晰。

当年我们每天的清晨,在相同的时间骑自行车到中华路码头乘轮渡过江,一上岸我们总是来一场自行车越野赛,十几公里的路上堪称型男的你总能甩我一大截。

毕业后,我们只要小聚,都会提及我们的越野赛,还有武汉大学牌坊下那一家早餐店里的热干面,还有豆浆、面窝。

再往后,我们偶尔小聚时话题中永远离不开那段人生芳华中的点点滴滴。

再后来小聚时你却总是摸着你头上已经稀疏的头发,问我有何良方能够让自己满头青丝?其实我们彼此明白我们都已人到中年,而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开始喜欢回忆、趋于哀叹、眼窝子变浅了,不是别的,只是觉得回忆过往能弥补一丝失落找回点滴幸福感,为彼此的缘分感到荣幸。

你匆匆的走了,让人猝不及防。一整天我模糊的双眼中,却清晰的看见你在我前面,一边飞快的骑着自行车,一边大喊我的名字,逆光里你迎风飘逸的长发,是那样的充满青春的荷尔蒙,那自行车清脆的铃声还有你的呼喊声,在我混乱不堪的大脑中,是那样的清晰,挥之不去……

兄弟一路走好!就当你的父母在天堂还是需要你们子女陪伴,就当你们姐弟太孝顺不忍让你们父母孤独……

群山为墓卧冤魂,长歌当哭祭兄弟。

我将永远铭记你的名字:我上铺的兄弟——常凯!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来世还是同学,还是兄弟!

正如那句话: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一个凡人头上,就成了一座山。

新冠肺炎疫情下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脆弱如你我,感同并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