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和富二代的差别在哪?

上海电影节2018年展映过一部纪录片《出·路》,导演郑琼花了七年时间,记录了三个孩子的七年人生轨迹。

这三个故事代表了中国的三种家庭阶层「贫困家庭」「普通家庭」「富裕家庭」;三种人群「穷人」「普通人」「富二代」;三种人生轨迹「辍学」「高考」「留学」。

马百娟,一个甘肃山沟沟里的小女孩。

马百娟和家人住在窑洞里,2008年一家人的全年总开销,没有超过50元。她的梦想是到北京上大学,但没有读完小学,就开始打工了。16岁时,她嫁给了自己的表哥,挺着大肚子接受采访。

徐佳,一个湖北的高三复读生。

父亲发生车祸去世,母亲打工。两次高考失利,第三次高考考进了湖北一所大学,在武汉工作几年后,买房买车结婚,成为了新中产阶层。

袁晗寒,一个家境优越的北京女孩。

中央美术学院附属中学的学生,辍学后创业开酒吧。失败后被爸妈送去了德国读艺术类研究生,2015年到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实习,同年二次创业,开了一家艺术投资公司。

不管马百娟内心有多渴望到北京上大学,但她还是辍学去打工了。

徐佳有很清晰的目标,知道为什么而奋斗,通过高考,成为了和大多数人中的一员。多数人认为徐佳,通过高考改变了人生。

袁晗寒在父母支持下,尝试着生活的更多可能性。上最牛的美院附中,到国外留学,到知名美术馆实习,成为了年轻的CEO。

他们最终成为了自己早就能想象到的样子,只是三个人的差别未免太大了些。

1

环境影响人的人生

看完这三个故事,我感慨万千。

我就是和徐佳一样的小镇青年。我经历过蓝领到白领,自由职业者到创始人的改变,从打工,到辞职,再到创业。

回过头思考,在20岁之前,我觉得人生最重大的选择改变就是去了一线城市,这个过程重塑了我的三观。

我发现首先发生的变化就是环境变化,除了学校教育,还有「家庭环境」、「地域环境」、「文化环境」等,这些环境潜移默化的,在我们身上深深烙下烙印。

马百娟的父亲说,上学要打工,不上学也要打工,为什么要上学?上一辈的观念会影响下一代人,这种家庭教育对孩子产生的影响是恶劣深远的。在我看来,马百娟很小的时候就被剥夺了自我意识。

而相反的,袁晗寒拥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她尝试过各种生活方式,在物质生活很好的情况下,精神层面更加活跃。

打破环境对自己的限制,是改变人生轨迹的方式之一。

3

试错成本

这三个故事里有一个共同的关键词,这个关键词决定了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叫做试错成本

不是不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只是生活绑架了我们。不是只有通过高考才能成功,只是高考是成本最低的逆袭方式。袁晗寒想靠美院就能考,想辍学就辍学,想留学就能留学,想开公司就有资金。

这些现象可以归纳成试错成本基本决定了我们的选择权」。

试错的全称叫做尝试错误,尝试是需要成本的,比如时间成本、金钱成本。

在我看来,如果承担不了可能造成的风险损失,那么连尝试都做不到,这才叫真正的输在起跑线。

在尝试之前,更重要的是有理念,有动力,有目标的尝试,这就回归到了自我意识驱动自我改变的本质问题。

如果可以,我觉得在10岁之前,就该树立我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的思考能力,而作为一个成年人要看到更多的可能性和不同的生活方式。

比输在起跑线更恐怖的是,浑浑噩噩的度过起跑线。

在上学时就应该知道高考是改变命运的机会;在社会上应该知道创业也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这些道理虽然简单,但自我意识和试错成本会阻碍人们抉择,高考失败得花时间复读,创业失败得承担损失。

独自创业让我明白了一件事,趁早想明白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人生各个阶段都要有一个目标,并使劲一切办法把目标完成。

这个观点大家都知道,但能做到的却很少。

3

阶级固化降低了人生的可能性

在统治阶级面前,其实我们全是穷人,阶级固化几乎决定了所有人认知的起点和终点。

在大概率情况下,统治阶级的下一代还是统治阶级,富二代的下一代是富三代,明星的下一代还是明星。

是的,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人生七年·56 Up》纪录片

1964年,年仅23岁的迈克尔·艾普特(美国导演工会主席)为BBC拍摄了一部纪录片《7UP》,采访来自英国不同阶层的14个7岁的小孩子,有的来自孤儿院,有的是上层社会的小孩。

后来每隔七年,艾普特都会重新采访当年的这些孩子,记录他们各个年龄时的人生。分别是《7岁》、《14岁》、《21岁》、《28岁》、《35岁》、《42岁》、《49岁》和《56岁》,最终他将纪录片名字改成了《56UP》。

这部纪录片充分验证了英国(发达国家)的社会阶层已经固化,不动声色地彰显“阶层”在他们身上烙刻的印记。

片中14个孩子,有的就读高级寄宿学校,属于精英阶层;几个是家住老工业重镇利物浦的后代;3个女孩出身东伦敦的贫民区,2个来自孤儿院,1个来自农村山区,都算社会最底层;

14个孩子的成长过程

7岁的孩子大部分都天真浪漫,上层阶级读私立学校的小孩Andrew和John已经每天在看《金融报》或者《观察家》了。他们明确知道自己会上哪个高级中学,然后上牛津大学,然后成为著名律师或著名人物之一。

中产阶级的男孩也有一些梦想:反对种族歧视,帮助有色人种,或者到哪里上学读书有个什么职业。女孩子则想着长大了嫁人生子。

而在穷人区贫民窟上寄宿学校的下层阶级孩子,甚至谈不上什么梦想。有人希望当驯马师赚钱,有人希望能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爸爸吃饱饭少罚站少被打,这些也能成为他们的愿望和梦想。

49年后,14个孩子的结局

1)上层社会:

上私立学校的孩子们,按照既定路线上了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等。毕业后都做了著名律师,甚至成为事务所合伙人。过着上层社会的优渥生活,受人尊重家庭幸福,育有一儿一女,不多不少。他们的孩子也无一例外地走着父亲的老路,好中学好大学好工作。

2)中产阶级:

有三个也上了大学,Bruce牛津大学数学系毕业后成为了一个中学教师。按照他的理想帮助穷困地区的学生,后来回到英国在一个普通公立学校教书,过着平淡安静的生活。

男孩peter年轻的时候政治思绪很激烈,英姿勃发,大学毕业后做了教师,中途因为发表政治言论被民众抨击放弃了导演工作,56岁时候重回拍摄,最后改行做了公务员。家庭稳定幸福儿女双全且优秀,和自己的美丽妻子业余时间一起创办乐队,在业内取得很不错的成绩,身材修长气质优雅,他们依然是稳定的中产阶级。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农家子弟nick牛津物理系毕业后,到美国成为一个著名大学的教授,第二次婚姻中娶了一个身材外貌气质极佳的美国妻子。他是14个孩子里唯一一个成功晋级精英阶级(上层社会最底层)的人。

那些中产阶级出来的女孩子则表现都很平淡,无一例外嫁人结婚生孩子,女孩子们的人生幸福程度几乎与她们的婚姻美满程度完全挂钩。

3)底层社会:

有色人种居多。年老以后,都当了一堆孩子的爷爷奶奶。他们的孩子,很少能上到大学,做着都是普通的服务性工作,修理工保安之类的,还经常失业。

这个纪录片其实还讲述了两个道理。

1)一个人的体重与他的社会阶级是对应的

精英阶级的 Andrew 和 John 56岁依然还保持相对不错的体型和身材原中产阶级中美国教授 Nick 夫妻晋升为精英阶级,公务员 Peter 夫妻作为中层里面的佼佼者,体型明显较好

而底层阶级长大变老的男人们,几乎都成了胖子秃子,尤其是她们的妻子,每个体型都是走形得相当厉害。而这些人生的孩子们几乎是胖子

这里面有个有意思的规律:中产阶级身材>精英阶级身材>底层阶级,中产阶级的意志力远高于精英阶级,底层阶级几乎没有意志力。

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提高意志力。最常见的例如健身、写作等,至少能改变你的身体和精神状态,改变命运的几率显然比不自律的人高。

如果连自己的体重都控制不了,有什么毅力去控制人生呢,甚至都意识不到自己是个胖子,那么人生基本没有希望了。

2)婚姻可以拯救一个人,尤其是女人们

片中有个叫Sue的女孩,非常乐观,第一次离婚后坚强带着孩子,再婚后和丈夫关系很和谐,工作开始一路顺利;

有个女孩子一生中嫁了两次离婚两次,留下几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没上大学,做着低微的工作,她身体不好又遭遇到一系列的家庭不幸,一直失业领着救济金经济也很拮据;

还有一个女孩子本性是个悲观的人,她在7岁14岁和21岁的时候是一个很忧伤很反叛的女孩,而在28岁的时候遇到了她的丈夫,从此她变成了一个阳光的人。

这两种方式,不一定能晋升到更高阶层,但却能改变人生轨迹。

4

学习的重要性

什么学习?

就是掌握过去自己不了解的信息。

无论是碎片化学习,还是系统性学习,无论这些信息能否对自己有帮助,是否能创造更多的价值,因为学习本身就是一种改变人生轨迹的方式,潜移默化的在改变自己。

马百娟小学就辍学了,再也没有学习,恐怕也很难有动力和想法学习。徐佳连续高考两次失利,但三次复考后考上了大学,这是持续学习的结果体现。

袁晗寒虽然曾经留学辍学,但对艺术的爱好保持了很多年,爱好其实也是一种学习,而且是天生的。

你也不知道学习的过程会发生什么,未来谁知道呢。

你对这篇文章怎么看?

在留言区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