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红楼梦》里“玄墓蟠香寺”透露的信息

文/刘永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红楼梦》是一曲凄婉的爱情哀歌,是一幅展现封建大家庭走向衰落的庞大历史画卷。按照作者曹雪芹的意思,他写书的目的是记叙自己“半世亲见亲闻的几个女子”,为闺阁立传,故而书名又叫《金陵十二钗》。既然是传记,这些女子的命运如何,作者应该是清楚的,并且在书中也应该有过完整的交待。

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描写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在“薄命司”里,观看了金陵省中一干女子的命运画册判词,聆听了《红楼梦》十二支仙曲。

作者通过贾宝玉的梦游,对红楼女子的命运做了映射、暗示,虽说天机不可泄露,但这些女子的命运对比后面情节的发展,已经昭然若揭,可说是毫无悬念可言。这些带有宿命论的描述,增加了小说的神秘气氛,也让读者费尽思量去猜测,并为之痴迷。

在《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中,最具有神秘色彩的女子是妙玉,她本人是一位带发修行的尼姑,身份特殊。妙玉聪慧美丽,志趣高雅,冰清玉洁,不染尘埃,如同一位遗世独立的仙女。按常理,妙玉已经脱离红尘,置身事外,却偏偏“云空未必空”,与富贵逼人的贾府发生了瓜葛。其身世结局,也因为《红楼梦》原著传抄脱落,续写者叙述编排含混不清,而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一、妙玉的身世来历

妙玉是金陵十二钗中第一个入住大观园的女子。大观园为迎接元妃娘娘省亲而建,中间的栊翠庵供奉菩萨,便于娘娘参拜、祈祷。贾府在各处采访聘买了十个小尼姑、十个小道姑,为她们定制道袍,教习经文,饶有架势地建好了道场。可见,这些小尼姑、小道姑无非是贾府花钱买来的奴仆,临时充当一下宗教演员而已。在此背景下,第十八回,妙玉通过贾府管家林之孝的口头描述,第一次粉墨登场了。

在京城西门外牟尼院修行的妙玉,今年才十八岁。“文墨也极通,经文也不用学了,模样儿又极好”。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一个小丫头服侍。贾府新建的栊翠庵正需要这样的人才,急于聘请她,却被她一口回绝,说到:“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妙玉的脾气不小,贾府却似乎求贤若渴。王夫人命令林之孝家的立马叫书启相公写请帖去请妙玉。第二天,就派专人用车轿,把妙玉接进了大观园。

妙玉的出现显得蹊跷。

“妙玉”是法名,也不清楚她姓甚名谁,只知道她是苏州人氏,出身读书仕宦之家。因小时候多病,买了许多替身儿皆不中用,直到小姑娘亲自入了佛门,病方才好了。去年,妙玉跟随师父来到京城牟尼院,参拜观音遗迹,学习贝叶经文。

世间僧尼那么多,贾府为什么偏偏执意要邀请这样一位千金小姐来入住栊翠庵呢?书中没有交待原因。加上具体的经办人又是号称“天聋、地哑”的林之孝夫妇,都是办事稳妥的奴才,他们即便知道主子的用意、秘密,也会始终守口如瓶。

很显然,贾府有的放矢,“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妙玉进入大观园也就水到渠成了。

二、妙玉是贾府的亲戚吗?

仔细分析妙玉的身世,她与四大家族非亲非故,在金陵十二钗中,她也是唯一一个与贾家没有亲戚关系的女子。这是根据《红楼梦》现有文本得出的结论,而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问道:“常听人说金陵极大,怎么只录入十二个女子?光我家就有几百个女孩儿。”警幻仙子微笑道:“一省女子固多,不过择其紧要者录之。”

这里的“紧要者”必然是针对贾宝玉而言的。

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女子,都是贾宝玉的亲戚,或是姐妹、嫂子,或是恋人、妻子,或是侄女、侄儿媳妇,而且都与贾宝玉关系亲密。从身份看,她们都是大家闺秀,地位高人一等。那些等而下之的女子就只有被列入副册、又副册了。

妙玉名列正册第六,位居湘云之后,她在书中出现场景并不多。如果独有她不是贾宝玉的亲戚,或者说她无关贾府的痛痒,而能名列金陵十二钗正册,这恐怕是说不过去的。

第六十三回,邢岫烟告诉贾宝玉:“但我和妙玉做过十年的邻居,只一墙之隔。她在玄墓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她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我无事就到她庙里去作伴。”妙玉从小就教邢岫烟读书识字,二人亦师亦友,关系非常亲密。宝玉听后,恍如听了焦雷一般。

邢岫烟还说,妙玉是因为“不合时宜,权势不容”,才投奔进了贾府。

这就为贾府为什么要庇护妙玉找到了答案。尽管邢岫烟家境贫寒,人微言轻,但作为妙玉的闺蜜,她多少知道了一点妙玉的身世秘密。妙玉父母双亡,他们很有可能是某次政治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危巢之下,焉有完卵?妙玉迫不得已,被父母送进寺庙,苟且偷生。

如此,作为妙玉父母的盟友,贾府暗中收留、保护亲友留下的骨肉血脉,这样的故事安排才合情合理。

三、“玄墓蟠香寺”透露的信息

贾府出面安置妙玉的人是王夫人,上一辈的交情,她自然心里明白。从妙玉接待前来栊翠庵歇息的贾母、刘姥姥的做派看,贾母也明白妙玉的身世,而且妙玉还能揣摩出这位老太太的口味、心思。妙玉拿出来的茶具都是名贵的器物,非王侯富贵人家不能拥有,于是有人因此展开联想,甚至怀疑妙玉是一位皇家公主。

不过,妙玉出生于苏州官宦人家,这在书中是明确交待了的。

妙玉、邢岫烟都曾谈到,她在“玄墓蟠香寺”出家修炼。这里的“玄墓”指的就是苏州的玄墓山。

相传,东晋青州刺史郁泰玄生性仁恕,墓葬之日,有数千只燕子衔土来堆其墓。这座山由此而得名。玄墓山一带是有名的赏梅胜地,梅花盛开之时,漫山遍野,花海荡漾,如雪铺地。

康熙三十五年(1696)江苏巡抚宋荦到此赏梅后,题“香雪海”三字镌于崖壁,从此“香雪海”就名扬天下。“蟠香”代喻梅花,作者曹雪芹借此意象给山中寺庙取了个化名。

妙玉出生于苏州,而《红楼梦》的女主人公林黛玉也是苏州人,只不过她的父亲林如海在扬州为官。黛玉小时候也是体弱多病,她说自己:“那一年我三岁时,听得说来了一个癞头和尚,说要化我去出家,我父母固是不从”。差一点,她就走上了和妙玉同样的道路。妙玉、黛玉是乡亲,又同病相怜,两人的关系自然更加亲近,而妙玉也是黛玉在书中最为敬佩、折服的女子。

苏州是江南重镇,鱼米之乡,也是工商业发达之地。明清时期,朝廷于江宁、苏州、杭州等地设立专局,供应宫中织品的皇商称为“织造”,并兼有皇帝江南耳目的性质,权势很大。《红楼梦》中的四大家族即是对这一现象的隐射反映,而妙玉身后的家族代表的正是四大家族在苏州势力范围内的姻亲,他们同样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

四、对妙玉命运判词、判曲的再解读

按照故事的演绎,妙玉最终应该成为了贾宝玉的亲戚,二人或以姐弟相称,或是内亲关系,甚而妙玉有可能成为宝玉的长辈。只是这一问题的答案揭示得较晚,所以贾宝玉最后才会发出:“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的感叹。妙玉、贾宝玉暗生情愫,这在书中也是有迹可循的。妙玉甚至对宝玉有过大胆的示爱、追求,可惜两人之间最终只能以无缘来收场。

第五回,贾宝玉看见妙玉的判图是:画着一块美玉,落在泥污之中。判词写到:“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这里的“泥污”、“淖泥”应该对照贾宝玉“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这一著名的论断来看。

无疑,妙玉最终嫁给了污泥一般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贾宝玉的亲戚。面对这个残酷的结局,贾宝玉只有暗暗心疼无语。在《红楼梦》后四十回中,描写妙玉被强盗绑架出大观园,后来传说,她在反抗挣扎中死了。如果真是这样,贾宝玉还有闲情,忍心去感叹什么与妙玉“无缘”吗?

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是判曲《世难容》中那句“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莫非妙玉最后的结局真的是流落风尘,苟且生活在那烟花柳巷之中?“世难容”三字高度概括了妙玉的处境,而“风尘肮脏”实际上是指她在污浊的人世间抗争的意思。“风尘肮脏”这一成语并不生僻,只是读者太注重“风尘”二字,忽略了连贯全篇文意、理解发生了偏差而已。

妙玉在“玄墓蟠香寺”出家,这个寺庙名称带有暗示指向,“蟠香”二字让人联想到呆霸王“薛蟠”、“香菱”夫妇。于是有人猜测妙玉最终嫁给了薛蟠,这也未尝不是一种合理的探绎。

薛蟠正是贾宝玉眼中淖泥一般的男人。试设想,妙玉被强盗绑架后,恰巧被经商在外的薛蟠解救,危难关头,妙玉感激、心软,不得不以身相许。而此时,薛蟠的妻子金桂、小妾香菱相继去世,薛蟠再娶妙玉为妻,于是妙玉就华丽转身,成为了贾宝玉的嫂子。

贾宝玉赞扬妙玉“气质美如兰”,兰花如君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这和他形容严守妇道的嫂子李纨“到头谁似一盆兰”,意思是一样的。加之邢岫烟与薛蝌后来结为夫妻,这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妙玉、邢岫烟就是妯娌关系,成了一家人。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描绘的男人基本上都是“渣男”,生于这样污浊尘世的妙玉怎么可能洁身自好、独善其身?“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王孙公子在哀叹红颜命薄,而曾经风尘肮脏的妙玉,努力抗争命运的不公,却最终事与愿违。她终于明白了“精演先天神数”的师傅在临终前,吩咐她要静待其变的原因。

这一段和贾府的孽缘早就命中注定,天网恢恢,谁又能幸免?

(《黛玉传》里的妙玉)

【作者简介】刘永,四川绵阳人,现为公务员,爱好文史写作,时有诗文发表于报刊,有《文同评传》等书籍出版。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点一下文末“在看”。

历史文化类投稿邮箱:

小说散文类投稿邮箱:

顾问:朱鹰 、邹开歧

主编:姚小红

编辑:洪与、邹舟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