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才子赵孟頫的浪漫爱情,羡煞后人!

管道升,元代大才女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俩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管道升

结为连理

才子佳人“珠联壁合”

管道升,赵孟頫的妻子,她与东晋的女书法家卫铄“卫夫人”,并称中国历史上的“书坛两夫人”。管道升是青浦小蒸人,字仲姬。这位管家二小姐自幼工诗善画、聪颖异常,不知是不是因为才气非常,直到二十八岁也没有出阁——和十六岁就可以取字纳吉嫁作人妇的古代女子不同,这一代才女居然就“剩”了下来!可这一“剩”,便让管道升遇到了这样一个有缘之人——赵孟頫。

赵孟頫是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德芳之后,虽为贵胄,但生不逢时。他少年时期南宋王朝已如大厦将倾,父亲早亡,赵家家境每况愈下,度日维艰。宋亡之后,在元世祖忽必烈“搜访遗逸于江南”的过程中,赵孟頫被推荐给忽必烈,元世祖看到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赵孟頫,惊呼为“神仙中人”。由此,赵孟頫一路平步青云,仕途顺畅。

不知是一见钟情,还是相互倾慕,赵孟頫与管道升两位旷世才人终相成眷属,赵孟頫才艺绝世,丹青艺术的被称为元朝第一,书法世称“赵体”,流传不多的作品至今仍是收藏界的珍品,诗词文赋诸体皆妙,开启元诗新风。管道升才貌双绝,能诗文,擅书画,笔意清新。二人既各有千秋,又珠联壁合,整整三十年,这对诗、书、画三绝的夫妻,在诗坛画苑中相携游艺,留下了许多感人的佳话。

赵孟頫 书画

纳妾风波

吵出情诗《我侬词》

赵孟頫与管道升是一对神仙美眷。他们修养相当,相亲相爱,夫唱妇随。当然,和所有的恩爱夫妻一样,他们也闹过别扭,可即便是闹别扭,竟也能闹出诗意。夫妻二人结为连理已有二十余载,中年的管道升被岁月消磨了月华水色,已是“玉貌一衰难再好”,风流倜傥的赵孟頫其实心中已生倦意。况且在那时,纳妾是再平常不过,同朝为官者有谁不是姬妾成群。赵孟頫的心中越发失衡,几次暗暗的透露出想要纳妾的意思。但是管道升始终一直不置可否。一日宴饮之后,赵孟頫想起席间朋友微微露出的调侃之意,接着酒劲,直截了当地写明了自己的意思。

赵孟頫 书画

想到这里,管道升心中酸楚难以言表。她行至案前,铺纸研墨,望了一眼花瓶内红妆残败的桃花,缓缓写道——

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情多处、热似火,

拿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

然后,将咱们两个一起打破,

用水调和;

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

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

写毕,管道升已是泪流满面,她亲自将字笺送至赵孟頫的书房,静静地等待着未知的结局。

赵孟頫 书画

其实,赵孟頫心中本就七上八下,难舍发妻,见了这至情至性泣血的《我侬词》,心下顿时懊悔不已,读了此曲,赵孟頫叹一声:“有妻若此,夫复何求”,便乖乖在家陪妻子了。从那天起,赵孟頫和管道升把这两张字笺工整地誊写下来,贴在案旁,时时引为笑语,二人之间再无间隙。大概管道升也未必料想到,几百年间,这首至情至性的小词,被世人广为传颂,赵孟頫管道升之间的故事也随之留在了历史的记忆里。

赵孟頫 书画

夫妻情深

代笔温情家书《秋深帖》

在书法上,夫妻俩最值得一提的是《秋深帖》,纵26.9厘米、横53.3厘米,字共计十八行,全帖为行书,其笔力扎实、体态修长,秀媚圆润,畅朗劲健。

下面,分页欣赏《秋深帖》:

《秋深帖》整篇文字断句、起笔不拘一格,结构错落有致,研读观赏之下,每一处的起笔、停顿、运势,都有其章法,却又化章法于无形,体现出书法家的艺术技巧达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

赵孟頫与管夫人感情至深,所以大部分专家认为,《秋深帖》应该是赵孟頫代替夫人管道升所写。从字迹上看,《秋深帖》笔体温和、典雅,正与赵孟頫的行书特点相契合。

专家推测,可能是赵孟頫代夫人回复家信,而他信笔写来一时忘情,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字,发觉之后,深爱妻子的赵孟頫觉得属自己的名字不妥,所以连忙又改了过来。

这封家书以赵孟頫的妻子管道升的口吻写道:“道升跪复婶婶夫人妆前,道升久不奉字,不胜驰想,秋深渐寒,计惟淑履请安。”当时季节渐入深秋,书信表达了他们关心长辈的思念。

信中还向婶婶讲述了家里的亲戚往来,“近尊堂太夫人与令侄吉师父,皆在此一再相会,想婶婶亦已知之”。只是在这帖页末尾的落款,字迹模糊,虽然署了夫人管道升的名字,却一眼看得出是经过涂改的。

涂改过的题名

该升札题名问题,是由于丈夫意识写的兴致勃勃,不小心题了自己的名字上去,因为这通手札写的太漂亮了,自己也不舍得毁弃,便在名字上略作涂改,原文题字为赵孟頫的字—子昂,修改为道升(升在手札上为繁体字升)。

这样的细节,足见夫妻情深。想想也是够浪漫的。

阴阳两隔

直书悲情小楷《洛神赋》

赵孟頫一生,写过多篇《洛神赋》:1297年44岁时,为学生张渊书《洛神赋》;1299年46岁见到顾恺之《洛神赋图》写《洛神赋》;1300年47岁的他为盛逸民书写《洛神赋》;当然,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版本……

而据史料记载,赵孟頫最后一篇《洛神赋》写于1319年八月,就在这三个月前,他刚刚失去了相伴一生的夫人管道升。这一年,赵孟頫66岁,管道升58岁。

管夫人五月十日去世,八月五日,赵孟頫把思念融入笔端,写下了这篇绝美的小楷《洛神赋》。《洛神赋》为曹植名篇,叙写人神相恋,终因道殊,含情痛别。在描述洛神之美时,文章说:“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赵孟頫在写下这样的字句时,他的心里一定不是虚无缥缈的洛神,而是你侬我侬、相亲相爱的管夫人!

因为爱情,一代才子佳人携手并进,相濡以沫;因为才情,恩爱夫妻互相吸引,不离不弃……这段浸润了书香气的爱情故事,成就中国典范的恋爱婚姻家庭标志和符号,其中蕴含的中国传统爱情婚姻观,也成了所有恩爱夫妻值得去珍惜和传承的东西!

赵孟頫绘画欣赏:

元 赵孟頫《二羊图》,纸本水墨,纵25.2厘米,横48.4厘米 藏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元 赵孟頫 红衣罗汉图卷 纸本设色 辽宁省博物馆藏

元 赵孟頫 鹊华秋色图 纸本设色 纵28.4 厘米 横90.2 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诸葛亮像》

赵孟頫《调良图》

赵孟頫《人骑图》

《古木散马图》卷,元,赵孟頫绘,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吹箫仕女图》

——————————————————

来源:南山子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