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整形、在舌头上缝塑料网,为了选美究竟可以多么疯狂?

羊满世界搜寻选题的时候,发现2020年“美国小姐”选美比赛,夺得冠军的姑娘特别硬核。

她叫卡米尔·施里尔,年仅24岁,是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生物化学和系统生物学双学位的优等生,目前正攻读药学博士学位。

在“美国小姐”的才艺展示阶段,卡米尔竟然带上护目镜、穿着白大褂,在舞台上做化学实验~

结束自己的才艺表演之后,卡米尔张开手臂,面对评委和观众,笑容灿烂:“科学,就在我们身边!”

这种出人意料的才艺表演,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我们对于选美比赛的刻板印象。话说,今年的“美国小姐”评选取消了泳装环节,这仿佛是一种信号:在选美的舞台上,颜值的重要程度正在被削弱。

这对某些以选美闻名于世的地区,也许并不是一个多好的讯号。比如说,世界级的选美“霸主”——委内瑞拉。

—— “委内瑞拉小姐” ——

选美,长久以来寄托了无数女孩儿的荣耀和梦想。

1989年的港姐冠军陈法蓉曾经表示过,很多香港女孩小时候玩过家家,都少不了“港姐加冕”环节:“卷一根棍子当权杖,披一条毛巾在屋里绕场一周。”

对于生活在委内瑞拉的女孩儿而言,更是如此。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委内瑞拉是赢得国际选美比赛最多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委内瑞拉的人口仅3111万人(要知道北京常住人口就超过了两千万人)。

不得不承认,委内瑞拉是个制造选美冠军的地方。

是的,羊用的词是“制造”:那就像是一个生产选美小姐的工厂,批量化打造“合格”的美女。

同时,当地观众也对选美投入了相当大的热情:在比赛直播时,有大约三分之二的国民守在电视机前观看比赛。

羊最不能让理解的是:在“委内瑞拉小姐”选美投票期间,投票站附近的学校竟然会被停课。

当教育都给选美让步的时候,这将会给社会造成怎样的暗示?

由于参选“委内瑞拉小姐”的姑娘们会接受长期的集中培训,所以她们不得不终止学业。

有很多学龄儿童,甚至都没有去上学。

在这种环境下,有大量的未成年少女,等不及让自己慢慢发育,早早地躺上手术台,获取一双性感的、充满女人味的胸部。

话说一般而言,经济越发达、社会越稳定的地区,医美行业越繁荣。

在委内瑞拉,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女性做过整形手术,这是不是就能证明那是一个富强昌盛的国家?

事实刚好相反。

在委内瑞拉,每隔四十分钟就有一个人被谋杀。

生活在这里人民,甚至连基础的生活物资都得不到保障。

在这种情况下,选美行业的昌盛,是委内瑞拉获取国外认同的渠道。

而选美舞台上纸醉金迷,更是大大的转移了国民对现实生活的注意力。

甚至在电视中播出选美比赛时,委内瑞拉国内的犯罪率都会大范围下降。

同时,我们也能理解为什么委内瑞拉的选美行业这么昌盛:

对于很多委内瑞拉的家庭而言,在选美中获取一定名次,是实现摆脱现实困境最简单直接的渠道。

因此,很多父母相当支持女儿参与选美,甚至会举全家之力来打造。

她们之中的很多人,家庭条件并不太好,为了参加选美,小小年纪就离开学校,进行各种选美培训、整形。

但受经济条件的限制,有些女孩子求助于“江湖郎中”进行手术…

有很多女孩子,还没有真正走上选美舞台,就匆匆离场了。

—— 终结 ——

不得不说,整形是所有参选“委内瑞拉小姐”的姑娘们逃不掉的步骤。

参加选美的姑娘,会被一个严苛的外表评判标准去衡量。

比如说,她们的三围会限制在一个具体的数值上:胸围和臀围90cm,腰围60cm——极度“视觉系”的性感身材。

当然,大多数姑娘很难天生就符合这个标准,所以她们不得不依靠后天打造,无所不用其极。

比如说,有的姑娘为了控制食量,在舌头上缝了一个网状物,这样她就不能吃固体食物。

当然,也就无法和爱人亲吻了。

不过,对于竞选“委内瑞拉小姐”的女孩子而言,爱情常常会成为牺牲品。

那制订这些严苛选美规则的人究竟是谁?

这里就不得不提及委内瑞拉的选美教父,索萨。自1981年,索萨掌控了委内瑞拉的选美“话语权”开始,他亲手打造了7位环球小姐、6位世界小姐和7位国际小姐。

那些从小参加选美的姑娘,通过一层层筛选,最终选出“索萨喜欢的脸蛋”,才能呈现到索萨面前。

有些姑娘,并不愿意去改变自己的面貌,但是不得不按照机构要求,去进行大大小小的整形手术。

哪怕,她们并不喜欢那张符合索萨审美的脸。

但如果不愿意按照要求整形,那这些姑娘就根本没有晋级的机会。

最终,这些委内瑞拉小姐们的举止体态,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样,对镜头格外敏感。

△当这些被集中培训过的美人捕捉到镜头后,会下意识展露迷人的笑颜,笑容幅度相当统一。

有意思的是,委内瑞拉的服装店假人模特都开始屈从于索萨的审美——丰乳、纤腰、翘臀。

对索萨而言,女人的美,仅有外在美:“我认为内在美是不存在的,那是不漂亮的女人创造出来为自己辩护的。”

那些宣扬女性内在美的女权主义者,在他眼里就是“无药可救的丑女”…

当漂亮的英国女记者对他:“我就是女权主义者”,索萨一脸不可置信,并打趣道:

“她们(女权组织)不会再接受你(这样的漂亮姑娘)了”。

索萨靠着选美行业,赚的盆满钵满。

这个过程里,索萨还利用自己手中的美女资源,与国内外众多权贵往来甚密。

被男权掌控的选美生产线,将是一种怎样的景况呢?

羊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姑娘们被“去个性化”。

首先,选美机构追求他们想要的完美,因而会通过整形手术等方式,将姑娘们打造成同一种风格。

整形没有错,变美更是值得鼓励的,可是这种“生产线”式整形,完全不值得推崇!

同时,姑娘们脑子里到底想写什么并不重要,她们不需要有什么自己的观点,不能表现出任何倾向。

但是一旦当选“委内瑞拉小姐”,她们又不得不成为政治的宣传工具。

这些代表委内瑞拉参加国际选美大赛的美女,真的能代表委内瑞拉的荣耀吗?

她们甚至都不能代表她们自己,更不能代表委内瑞拉的女性。

她们不过是为了取悦众人,被打造出来的商品而已。

不是没有人反抗索萨在选美工厂中的“暴政”:越来越多的委内瑞拉女性站出来上街抗议,宣扬个性美。

还有一些在选美中落败的选手,重新回归了自己的生活,该上学上学,该工作工作。

就在前两年,涉嫌“权色交易”的索萨,终于离开了委内瑞拉小姐选美评选机构。

还记不记得在选美舞台上做化学实验的卡米尔?

在决赛前,卡米尔在社交平台上po了条新状态:

“自信不是坚信‘其他人都会喜欢我’,而是‘就算他们不喜欢我,我也感觉我很好’”。

头戴皇冠的选美小姐,并不总是身着华丽的晚礼服,穿着实验室的白大褂也未尝不可。

我国各类选美比赛中,港姐的选举大赛应该是最有影响力的。

△赵雅芝是1973年港姐第四名,李嘉欣是1988港姐冠军。

话说第一位有学士学位的港姐冠军出现在1978年,名叫陈文玉,在美国密苏里大学攻读会计学。

然后,一直到11年后,1989年,港姐才又出了位拥有大学学历的港姐冠军,陈法蓉。

到了90年代之后,有学历“傍身”的港姐才慢慢多了起来。

比如说91年港姐冠军——郭蔼明,当年以美国南加州大学机械工程学硕士身份参加港姐的竞选。

先不要忙着吐槽这年些港姐的平均颜值一代不如一代,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参加港姐评选的姑娘,学历“见涨”。

1999年,港姐冠军郭羡妮,毕业于西蒙弗雷泽大学;亚军原子鏸,于美国音乐及戏剧学院(AMDA)毕业;季军胡杏儿,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生物系。

2015年在港姐冠军麦明诗,当年香港中学会考的“十优状元”,曾于剑桥大学纽纳姆学院攻读法律系。

在去年的香港小姐竞选中,参赛选手不乏“学霸”,其中有不少就读国际知名学府。

△(左)Katy Yeung,在香港城市大学主修犯罪学;(中)黎康祺,毕业于香港大学;(右)CaCa Law,于英国卡斯商学院取得风险管理硕士学位。

诚然,这些参选港姐的姑娘,颜值比不上当年李嘉欣这类“颜霸”,有些甚至在选美中败北,但这不代表她们的人生到此为止了。

努力的姑娘们,人生有更多可能性。

让我们再回到91年港姐冠军郭蔼明身上:她曾成功入选NASA(美国宇航局)实习,只要完成实习期,就能直接成为NASA工程师。、

这仿佛是一种预示:在选美的舞台上,把女性容貌放在第一位的选美时代终将结束。

女性的真正魅力,远不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