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人品“大曝光”,他竟然……

能达到何种境界

取决于他的天分和努力

跟道德品质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系

蔡京书法成就很高吧

但他是奸臣

宋徽宗绘画成就也很高吧

但他是昏君

毕加索是世界级的大师吧

但他好色贪淫

长期与五个情人

以及数目不明的女粉丝乱搞

还有非常变态的打人习惯

曾经把一个女孩子打得昏死过去

然后再兴致勃勃地给人家画像

跟毕加索比起来

米芾的道德品质要好多了

因为他只是喜欢窃取别人的藏品

以及用“妙手”在官场上拍拍马屁

私生活并不混乱

更不会变态到毒打女生

米芾《新恩帖》

关于米芾顺手牵羊的癖好

有这么几个案例

范公煇的笔记《过庭录》记载

米芾当礼部员外郎那会儿

经常到蔡京府上求观字画

发现好的作品就往怀里塞

蔡京不让他带走

他绕着屋子乱跑,边跑边尖叫

米芾《论草书帖》

周煇在笔记

《清波杂志》中也提到

米芾酷爱古人字画

又不愿花钱买

去别人家里借

说要赏玩两天

拿到手就临摹

然后把原作留下

把摹品还给人家

米芾《韩马帖》

蔡絛《铁围山丛谈》记载

米芾年轻时经过长沙

到一寺庙游玩看见一座石碑

碑上刻的是唐代书法家沈传师的作品

他大喜

趁人不注意

竟然偷偷把石碑扛到自己船上

连夜挂帆逃走了

范公偁是著名

政治家范仲淹的玄孙

藏书家周煇是

著名词人周邦彦的儿子

他俩都是南宋人

而蔡絛则是蔡京的儿子

他从小就认识米芾

他们三个的记载应该是可信的

米芾《秋暑憩多景楼帖》

关于米芾拍马屁

只说两个案例

曾官至枢密院编修的南宋官员

吴迥在《五总志》里写道

米芾认识蔡京很早

但在蔡京当上宰相之前

两人没有深交

后来蔡京当了宰相

米芾立即进京拜望

蔡京问他来干嘛

他说

老眼来看太平

听说您拜相

我替天下百姓感到开心

因为您老治国有方

会给大家带来太平日子啊

米芾《值雨帖》

蔡絛《铁围山丛谈》里则提到

蔡京有一天问米芾

本朝有几个人擅长书法

米芾答道

自晚唐柳氏

近时公家兄弟是也

自从晚唐柳宗元以降

就数您老跟您弟蔡卞最懂书法了

蔡京又问

其他还有谁

米芾说,还有我啊

你看

这才是高质量的马屁

既抬高了领导

又抬高了自己

同时还显出二分幽默

八分潇洒

颇具名士风范

低质量的马屁是送钱送礼

或者奉送一顶直白露骨的高帽子

例如

您是俺见过的最睿智最渊博

最有魄力的领导

您比俺的前任上司强一百倍

之类

这种低级马屁可以拍

绝大多数领导听多了也能心情愉悦

信以为真

但是在蔡京这种能书善画

博览群书

讲究精致生活的风雅领导面前

马屁一定要配得上其身份才好使

米芾正是吃透了蔡京的偏好

才敢于那样拍马屁

米芾《彦和帖》

查宋人笔记和米芾自己的诗文

米芾不但没有给蔡京送过钱

反过来向蔡京要钱

还是蔡京的儿子蔡絛说的

米芾给蔡京写信

信上画了一艘二指长的小船

下面以哭诉的口吻写道

举室百指

行至陈留

独得一舟如许大

意思是说

蔡太师帮帮我吧

我们家十口人

像乞丐一样来到陈留(豫东地名)

只能乘坐一艘这么小的小船

蔡京览信大笑

派人给米芾送了一笔路费

米芾《竹前槐后诗卷》

据米芾自己说

他从小热爱艺术

天天练习书法

离开字画就没法活

至于官位什么的

丝毫不放在心上

他的话前半句属实

后半句就虚伪了

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

他被蔡京提拔为

礼部员外郎兼书学博士

乐疯了

赶紧写诗表达感激之情

浪说书名落人世

非公哪得彻天关

如果不是您老帮忙

我哪能混到这个位置呢

言官们鄙视米芾的人品和出身

(没中过进士,

靠母亲托关系进入官场)

向宋徽宗上奏章

说米芾是个疯子

不适合当官

米芾气愤地给蔡京和

朝中其他大佬写信辩解

在官十五任

荐者四五十人

此岂颠者之所能

我做了十五任官

前前后后共有四五十个领导举荐我

如果我是疯子

怎么能得到这么多人的举荐呢

从生活细节上看

米芾确实像个疯子

——他有严重的洁癖

爱说大话

爱穿奇装异服

偷人家的字画

并且不以为耻

但我一直怀疑他

是靠装疯卖傻来包装自己

让领导记住自己

当成是特异的隐士

可爱的弄臣

以此来换取更好的生存空间

米芾 《中秋登海岱楼作诗帖》

《宋史》里替米芾惋惜

不能与世俯仰

故从仕数困

这人太清高了

不会混官场

所以一辈子没当上大官

其实在整个北宋

像米芾这样既不是进士

又不是高官后代

还没有军功的书法家

最多只能进宫廷书画院

当一个由朝廷包养的工作人员

不可能做到礼部员外郎

米芾做到了

不是他运气好

而是因为他更会钻营

米芾有自叙诗

庖丁解牛刀

无厚入有间

以此交世故

了不见后患

把自己变成没有厚度的利刃

毫无障碍地出入社会

像这样活着

不会有后顾之忧

这首诗才是他的心声

才是他的真实写照

图文源自书法艺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