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特斯拉的未来,机构投资者存在较大分歧

2月16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已经恢复了其国产Model 3的交付工作,此前因为疫情的影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暂时停止了生产与交付工作。特斯拉对外公布的报告显示,目前上海的特斯拉国产Model 3的产量可达周产3000辆;由于特斯拉为订单式生产,具体产量取决于国内消费者的订车需求。

中国是特斯拉第二大消费市场

在此之前的2月14日,特斯拉正式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该企业第四季度共交付11.2万辆车,2019年全年交付36.75万辆、同比增长约50%,2020年特斯拉预计交付50万辆。

财务数据方面,特斯拉2019全年实现营收246.7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5%;全年净亏损8.62亿美元,相比2018年度9.76亿美元的亏损金额,有所好转,但仍比市场预期的8.1亿美元亏损有所扩大。

值得关注的是,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份文件显示,2019年在中国市场的营收为29.79亿美元,比2018年的17.57亿美元增长了69.55%。相比之下,特斯拉去年在美国市场的收入为126.53亿美元,比2018年的148.72亿美元则下降了15%。中国依然是特斯拉第二大消费市场。

特斯拉还在此份文件中还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本土生产的汽车对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扩张和销售至关重要。

机构投资者存在较大分歧

据Wind数据显示,特斯拉股价在2019年全年录得25.7%的涨幅,上涨幅度略逊于标准普尔500指数全年28.88%。但是进入到2020年之后,特斯拉股价却表现极为强劲,截止到上周末2月14日,在短短一个多月中涨幅就高达91.24%,远超同期标普500指数;并在2月4日当天创下了968.99美元的最高股价记录,总市值也一度逼近1800亿美元。

但是对于特斯拉股价的未来预期,机构投资者态度却存在较大差异。

根据SEC披露,高盛集团(GS.US)于2月14日递交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四季度持仓报告,数据显示,高盛前五大加仓股分别是特斯拉(TSLA.US,PUT)、微软(MSFT.US)、纳指100ETF(QQQ.US,CALL)、黄金ETF-SPDR(GLD.US,CALL)、中国大盘股ETF(FXI.US,PUT)。

但与此同时,也是在2月14日,高瓴资本向SEC提交的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高瓴资本不再持有特斯拉股份。数据显示,高瓴资本于2019年二季度购入特斯拉52.06万股,但三季度便减持至17.1万股,四季度就全部清仓。

有“股神”之称的沃伦·巴菲特的“老搭档”、同样是著名投资人的查理·芒格,近日在其担任主席的每日期刊公司(Daily journal corp)年度会议上发表讲话,提到:不会去买特斯拉的股票,但也不会去做空;埃隆·马斯克有点特别,他可能高估了自己。

再融资箭在弦上

在发布2019年度财报的同日,特斯拉还申请以每股767美元的价格发行265万股,较前日收盘价804美元折价4.6%。同时,特斯拉还授予承销商30天选择权,可购买至多3亿美元的普通股。特斯拉计划将此次发行的净收益用于进一步强化其资产负债表,以及一般的企业用途。

据相关信息披露,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将参与此次发行,购买价值高达1000万美元的普通股;特斯拉董事会成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将购买价值100万美元的普通股。

这一消息令华尔街大感意外,因为就在几天前,埃隆·马斯克还曾对媒体表示,筹集资金“没有意义”。

环球网记者还关注到,2019年9月,特斯拉的一家子公司与中国金融机构达成了一项贷款协议,提供高达5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美元)的12个月无担保循环贷款,为运往中国的车辆提供融资。12月,特斯拉再次和工行、农行、建行、浦发银行等多家银行达成新的至多100亿元的贷款,为期5年,以偿还原先贷款并发展上海超级工厂和中国业务。

需要注意的是,特斯拉新贷款的利率仅为中国一年期基准利率的90%(,这是中国各银行提供给客户的最优惠利率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