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女生被困一室14天:想吃肯德基,盼医生上门说说话

这是一个让所有中国人始料未及的春节,武汉人感受尤为深刻。因一场疫情而起的紧张、无措、悲伤、奋斗、驰援和奉献,雕刻了光阴。我们此刻所有的经历和记录,都将成为中国人集体记忆的一部分——今天讲述的是,一个95后温州女孩在家自我隔离8天后,回到杭州又被医学隔离14天的故事。

我叫高一,今年24岁,浙江温州人。疫情暴发前,我在杭州从事视频制作工作。这是个终生难忘的春节——在温州自我隔离8天后,我回到杭州又被居家医学隔离14天。2月15日,22天的宅女生活终于结束了,我很健康,就是胖了4斤。

撰文/锐图 高一

编辑/小为

1月30日,温州老家一户武汉返温人家不配合隔离被贴了警示语

2020年1月23日,我从杭州回老家过年。随着疫情发展,浙江成为“第二疫区”,而温州又成了浙江疫情最严重的市县。过年七天,我没出过门。

大年初七,我、阿姨和表妹三人乘高铁返杭。后来才知道,这是一趟“末班车”。此后,温州通往杭州的所有高铁全部停运。

回到杭州进小区要登记检查,我把温州身份证拿出来,就明显看到保安变得紧张,仿佛我是个“烫手山芋”。几经周折,我顺利回到杭州的出租屋。

因为担心出不了门,我没敢住自己的房子。拿了一些生活必需品,我住进了在杭州萧山的阿姨家中。从此,我、阿姨、表妹一家三口就开始了居家自我隔离。

姨丈在市卫生监督局工作,春节没放假,一直在疫情一线工作。自从我们回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吃住都在单位。

2月2日,当地社区上门让我们签署了医学观察告知书。作为业主的阿姨被拉进了一个七人群,享受“七对一”服务,实时汇报体温和身体状况。社区工作人员特别贴心,给我们推荐了网上买菜的APP。

第二天上午,阿姨家被贴上了一张“封条”,门前走廊也装了摄像头。刚开始,这些措施让我很紧张,也有些不解。后来从网上看到,被这样严格管控的不止我们一家,才慢慢放轻松下来。大家的目的都一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家里陆续来了四拨工作人员,分别来自小区、社区、卫生院、街道办。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询问姨丈的去处,小姨如实回答,对方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什么时候出的门,能联系他赶快回来吗?”

随后,物业通知我们厨余垃圾不用分类了,保洁阿姨不会再给我们收垃圾,会有专人上门回收。

作为从疫情严重地区的返杭人员,日常垃圾算医疗废弃物级别,居委会告诉我们回收以后需要用药水消毒。此后隔两天就有社区专人来收生活垃圾,每次发两个垃圾袋。

隔离期间,每天都有社区卫生院的医生上门检测体温,穿着防护服从头到尾裹得严严实实,口罩也戴了三层。一听到敲门声,我们三人就手忙脚乱地找口罩。

有一天,检测结果显示我的耳温偏高,37.3,换了另一只耳朵检测,36.8,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我在取暖器边上坐久了,耳朵才会发烫。

医生也给我们发了水银温度计,要求每天不定时测温度。后来,表妹甚至有些期待见到医生,一到下午她就在等着卫生院的人上门检测,她说好久没见过“外面的人”,跟医生说说话也不错。

阳台成了家里和外界最相通的地方,小区里的假花都“开”得旺盛,有了几分春意

买菜要靠抢,早上要设好闹钟才能买得到菜。姨丈也会隔三差五采买物资送回家,但“三过家门而不入”,放在小区门口就走了。阿姨在家指挥,列好清单,姨丈买错会挨骂……

外来人员进不了小区,外卖和快递要求无接触式配送,由物业送到每户家门口。我们每隔三四天会在网上买一次菜,然后联系物业送到家门口。但要等到工作人员上门测体温或收垃圾,封条被揭下后才能开门取菜,这个过程往往要隔两三个小时或者更久。为了少麻烦别人,我们没点过外卖。

“你们被贴在电梯里了。”姨丈给家里打来电话,发来一张电梯里张贴的居家隔离人员名单,我们三个女生在列。

阿姨和姨丈经常打电话抱怨家里有两只“吞金兽”,物资消耗特别快。在被隔离的这段时间里,为了增加营养提高免疫力,我们每天都吃得挺多,我整整胖了四斤!

阿姨烧了十几天的饭,她很痛苦;我洗了十几天的碗,我也很痛苦。我和表妹无时不刻不在想肯德基。但好在阿姨厨艺了得,每天都变着法做好吃的。

猫经常在我腿上睡觉,很享受“摸头杀”。

这段时间,猫很快乐,每天都有人陪着, 睡觉、撒娇、打呼噜,十分惬意。每天吃完饭,表妹会和猫咪在客厅里运动,抱着它在客厅来回“负重跑”。

2月8日元宵节,我们收到了小区物业送来的汤圆,上面写着“隔离不隔情,一起战疫情。”突然感觉很有感触,很暖很感动。

这个元宵节我感触颇深,有人奋斗在一线,有人被困高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吃上一碗汤圆?每天,我们都在网上查看疫情的最新消息,特别关心家乡温州的确诊病例数字——又增加那么多;突破400了;终于好点了;连续一周减少了……

这是在家看国产电视剧打发时间的我

在隔离后期,我开始关心以后的工作。为了避免疫情扩散,杭州执行了较为严格的管控措施。我租住的房子在江干区,社区称租户回来需要出示复工证明、租赁合同、个人承诺书、房东承诺书,进入后需居家隔离14天,否则一律不准入内。

离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只能暂时逗留在阿姨家生活和居家办公。

2月10日,小学开网课了,表妹每天用平板电脑上课。上课间隙零食不能断,她终于实现了边吃东西边上课的愿望。但她告诉我,她并不开心。

“作业做完了吗?”

“ipad充电了吗?”“

“你们老师又在群里催你的作业了。”“

“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做错,你上课有在认真听吗?”

……

没有一个老母亲能在辅导功课的时保持温柔。

2月15日,家门口的封条终于被揭去,阿姨也被移出了观察群,卫生院给家里每个人都发了一张接触医学观察告知书。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时刻。

我和表妹被解除隔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点了份肯德基外卖。外卖仍旧不能进小区,要自己去门口的货架上拿,不过,我们可以出家门了!

我们终于吃上了日思夜想的肯德基,我边吃边感动地想:今天终于不用洗碗了!

当天午饭后,我们半个月内第一次出门散步,心情无以言表。表妹兴奋坏了,骑着她的自行车,在小区里骑了一圈又一圈。

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杭州的管控政策渐渐放松,生活和工作慢慢恢复,景区和街头也慢慢热闹起来。相信距离人们能走上街,自由吃火锅、喝奶茶、吃炸鸡不会太远了。

长达20多天的隔离生活,让我明白了健康和自由对于每个人的意义。真心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大家都能健康平安面对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