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男神,为什么要去演沙雕剧

本文作者是小万家族的@鬼脚七

电影唯一的作用是让生活变得比电影更有趣

去年秋季档的日剧,有一部作品小万觉得不得不提一下,

那就是时隔12年重回银幕的经典剧集《时效警察》系列的第三部《时效警察开始了》

不知道这个系列不要紧,但是你们至少知道它的主演:小田切让

是的,这位也可以说是一代人心目中男神的优秀演员,至今为止出演了不少影视作品,塑造了相当多的形象。

比如大家熟悉的《深夜食堂》里的神秘客人——

比如《东京塔》中和母校相伴的雅也——

比如《重版出来!》里帅气的副主编——

嗯对了,在娄烨的新片《兰心大剧院》里也有小田切让的重要戏份——

除了不俗的表演实力,小田切让本人的独特气质和风格也一直吸引了无数粉丝,看似一头乱糟糟的长发、不修边幅的造型、个性十足的穿衣风格,都显示着这是一个十足的“潮男”形象

不过,也正是这个小田切让,在出演《时效警察》这个他演艺生涯中的代表角色时,造型是这样的——

嗯……

可能大多数人都会在想这到底是什么鬼。不仅造型夸张,而且这个角色本身也和“帅哥”无缘

小田切让饰演的一个名叫雾山的小警员,平时呆呆傻傻,唯一的“爱好”是钻研那些超过了追诉时效的遗留案件,并且用他莫名其妙的推理能力查明真相。

既不是传统的推理悬疑剧,也不是紧张的警匪故事,《时效警察》讲述的其实是一群脑回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角色们的日常故事。

这种独特的风格从这部剧开始,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喜剧风格

这就是“脱力系”

这个词如今已经很常见了,可是到底什么是“脱力系”呢?

简单来讲,脱力系的核心就是“无聊”,往往是在日常的逻辑和情境中做出反常的举动、说出反常的台词,实现一种让观众感到“四肢无力”(脱力)的冷幽默

比如在《时效警察》第一部第一集一开篇,就是因为捡到一张结婚申请书,而众人猜拳决定谁来填这张申请书。

且不说整个设定都非常异常,剧中人物还似乎理所当然地依照这种逻辑来行动,这种在现实生活中绝对不会出现的情形在“脱力系”中确是常态。

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争执不休,对于真正生死攸关的问题却游戏化处理,再加上各种“反高潮”“反戏剧化”的处理,让脱力系作品往往会击中一部分人独特的笑点。

比如在另一部非常著名的脱力系作品《勇者义彦与魔王城》中,有一个在互联网上流传甚广的桥段“这是一把浸满毒药的匕首”。

从编剧角度来说,这种莫名其妙的情节对于故事的推进没有任何作用,而且也不是传统的幽默方式,但是对于脱力系作品来说,这些恶搞和吐槽才是作品的核心所在。

当然,说到脱力系,也不能不提到《时效警察》系列的导演,可以称为喜剧天才的三木聪

除了《时效警察》这部长寿剧集,他还创作了好几部同样风格的电影作品,比如同样由小田切让出演的《转转》,讲述一个还不起欠债的主人公不得已只能答应债主的要求,陪他散步抵债的奇怪故事。

《乌龟意外之速游》中,上野树里饰演的是一个每天生活单调乏味的家庭主妇,莫名其妙参加招聘成了“间谍”。

上野树里和苍井优在《乌龟意外之速游》中也贡献了“奇葩造型”

《速成沼泽》中,主人公为了寻找亲生父亲,却和一个奇怪的老头一起经历冒险的故事。

在脱力系作品中,所有不可思议的荒诞和跳脱的情节其实都围绕着一个相同的中心在发展,那就是“日常”

在这些作品里,大部分角色都是小人物,既没有超乎寻常的能力,也没有强力的主角光环。

2016年的电影《濑户内海》也是典型的脱力系作品

导演和编剧将日常生活中我们遭遇的种种小尴尬、小巧合、小吐槽都放大之后放入剧中的“平凡日常”中,这种巨大的反差带来的效果正是脱力系的独特魅力。

在普通乃至平平无奇的日常生活当中寻找细微的快乐和幽默,这正是脱力系能够获得观众和粉丝的原因所在。

不同于传统喜剧建立在夸张背景上的“虚构色彩”,也不同于黑色幽默的讽刺意味,脱力系以一种温和调侃的方式完成“以笑治愈”的温暖效果

三谷幸喜的《有顶天酒店》

不过,脱力系也并非对于人人都有效,除了“笑点”这种东西本身因人而异,欣赏脱力系需要一定的相关积累才能进入其中。

《时效警察》是对日本丰富的刑侦剧的致敬和调侃,《转转》明显来自于小田切让的《东京塔》,而《勇者义彦与魔王城》中大量的游戏梗则直接来自著名游戏《勇者与地下城》,至于角色、造型、台词、桥段中的模仿,更是数不胜数。

大热日剧《我是大哥大》戏仿了七八十年代的暴走族题材电影

正因为如此,脱力系永远不会是引发大爆笑的全民喜剧,它只会在戳中一部分人的笑点的同时,在另一部分人那里得到“无聊透顶”的评价。

这也没有办法,能在这个世界上,遇到一个笑点相合的人,可比三观相合困难多了

或许最能get到你笑点的那个人,就是小田切让呢?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

【鬼脚七往期文章】

点击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