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的填房有多难当?尤氏: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豪门的媳妇本来就很难当,虽然看着光鲜体面,但豪门的规矩也多。《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娘家的财富地位一点不比婆家低,但在贾府中,在祖婆婆和婆婆面前,也只能当一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婆婆们坐着她站着,婆婆们吃着她看着,婆婆不高兴了,说她的话再难听,她也得听着。

填房就更难做了。既然给人做了填房,自身的条件大都是不如婆家的。《红楼梦》中的两位填房,邢夫人和尤氏都是如此,她们娘家都比较贫寒,到了最后,几乎都在依靠贾府过活,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的处境自然也更被动一些,尤其是尤氏。

邢夫人毕竟一大把年纪了,除了贾母,别人也不好让她难堪的。更何况,她还可以时不时拿着王熙凤撒撒气,教训教训迎春。

而尤氏,则比邢夫人的处境更难。丈夫贾珍,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房里有无数姬妾也就罢了,贾珍还和秦可卿之间不清不白。对于这种令人难以启齿的事,贾珍却似乎根本不知道避讳,在秦可卿的葬礼上,哭得如丧考批。尤氏能怎么办?她只能装病,她实在没脸面对那么多亲戚们的猜忌的眼光。

出了秦可卿这样的事,贾珍还丝毫不知道收敛,不久之后,他又瞄上了尤氏的两个妹妹。尤二姐和尤三姐虽然不是尤氏的亲妹妹,可如今也算是尤家的姑娘了。这种事,不仅丢得贾珍的面子,连尤氏娘家的清誉也全完了。尤氏能怎么办?她还是只能装糊涂。

为什么尤氏会同意贾琏娶了尤二姐?这总比尤二姐和贾珍在一起继续厮混的好,总可以遮遮羞。也正是因为这件事,王熙凤杀上门来,指着尤氏破口大骂:“你尤家的丫头没人要了?偷着只往贾家送?难道贾家的人都是好的?普天下死绝了男人了?你就愿意给,也要三媒六证,大家说明,成个体统才是!你痰迷了心,脂油蒙了窍。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就把个人送了来,这会子被人家告我们……”“你发昏了,你的嘴里难道有茄子塞着?不然,他们给你嚼子衔上?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去?你但凡是个好的,他们怎么能闹出这些事来,你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总是他也不怕你……”

骂的尤氏只能一个劲儿地赔不是,身上被王熙凤弄了一身的鼻涕眼泪,也不敢有任何不满。这件事怨尤氏吗?尤氏也很无辜的不是吗?因为娘家贫寒,她奈何不了贾珍。王熙凤敢这么不给她留面子,难道不也是因为尤氏没有任何娘家的背景吗?

这件事对于尤氏来说,只能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丈夫不把她放在眼里,有强硬娘家做后台的弟媳妇不把她放在眼里,甚至于连继子也不把这个继母放在眼里。

尤二姐和尤三姐刚从尤家来到宁国府中,帮着料理贾敬的丧事,帮着尤氏看家的时候,贾蓉从皇陵回来,见了两位姨娘,便出言不逊。丫头们都看不下去了,道:“热孝在身上,老娘才睡了觉,她两个虽小,到底是姨娘家,你太眼里没有奶奶了!”可见,贾蓉也确实从未将这个继母放在眼里,他在尤氏面前,也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甚至于连荣国府的下人们,也没有将宁国府中这位做珍大爷继室的珍大奶奶放在眼里。贾母八旬之庆的时候,因为园子里的门都没关,彩灯也都还挂着,尤氏便尽职尽责让小丫头去传管事的婆子。婆子们大模大样地回道:“我们只管看屋子,不管传人,姑娘要传人,再派传人的去。”尤氏的小丫头也不示弱,说“琏二奶奶要传人,你们可也这么回吗?”这两个婆子道:“扯你的臊!我们的事,传不传不与你相干……你有本事排场你们那边的人去,我们这边你们还早些呢!”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这两个地位最卑微的婆子,都不将尤氏派来的丫头放在眼里,也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尤氏。

试想,若是尤氏的娘家,像王熙凤的娘家一样,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有着强有力的支撑,她们真的敢这么做吗?

出身寒微的尤氏,嫁入了奢华的贾府,成了贾珍的填房,也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她的生存之道,也不过是一句话,打落牙齿往肚里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