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坏的还远没有到来”,沙漠蝗肆虐的罪魁祸首是什么?

截至今年2月,蝗灾已经威胁到了这一区域五个国家的粮食生产。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遭遇的是几十年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虫害。然而,专家称,这可能只是即将来临的灾难先兆而已。

过去几个月里,为了抵抗共同的敌人,印度和巴基斯坦罕见地组织了5次会议,商讨合作。而这个让印巴两国联手对抗的敌人,就是沙漠蝗。

据央视新闻报道,农业农村部监测调度分析显示,沙漠蝗对我国的危害概率很小,国内大规模暴发蝗灾风险很低。

不过,作为中国的近邻,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蝗灾情况尤其引得国人关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蝗灾可控吗?沙漠蝗危机到底是从何而起,未来情况又会如何演变呢?

▲蝗灾 图据中新网

打击蝗灾 印巴两国罕见联手

据《今日印度》2月16日报道,印度和巴基斯坦去年起都遭受了蝗灾,两国为此从去年6月起开始罕见的合作,直到今年1月才把蝗灾控制下来。不过,专家预计,今年6月多国都将面临更为严重的沙漠蝗灾害。而印巴两国的合作也将继续。

据《每日巴基斯坦》报道,巴基斯坦近50个城市遭受了蝗灾,并于本月初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农民已经使用了杀虫剂,甚至音乐来驱赶沙漠蝗。棉花、麦子、土豆和其他蔬菜作物都受到了灾害影响,农民压力很大。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表示,将全力解决蝗灾问题,保护农业生产和农民利益,这是政府工作的首要任务。

《今日印度》报称,尽管巴基斯坦因蝗灾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但印度成功地监控了沙漠蝗的繁殖和迁徙情况,最小化了蝗灾影响。而这份努力也受到了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赞赏。至于今年6月可能遭到的沙漠蝗侵袭,印度农业部长Kailash Choudhary称,将使用直升机和无人机从空中喷撒杀虫剂,“我们完全做好了应对下一步情况的准备。”Choudhary称。

▲图为当地时间2020年1月21日,在肯尼亚Archers Post附近的拉里索罗村,蝗虫飞过灌木丛。图据中新网

蝗灾从何而起?爆发式增长源于多雨

据美国《国家地理》报道,正是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化,洋流模式异常,继而引发了一系列不常见的气候现象,最终引发蝗灾。

尽管名字带了沙漠二字,但沙漠蝗的爆发式增长却是因为多雨。多雨导致了它们位于非洲和中东的栖息地植被异常繁荣,利于其繁殖。专家指出,过去18个月里,东非、阿拉伯半岛的几场罕见气旋风暴带来了异常湿润的气候,这正是引起这场蝗灾的最初祸首。而近期的这些气旋风暴都同印度洋偶极子有关。

沙漠蝗危机可以追溯到2018年5月。这一年,5月的气旋风暴梅库拉和10月的气旋风暴卢班,先后给阿拉伯沙漠带来了很多雨水。沙漠中形成了临时性湖泊,造就了有利于沙漠蝗繁衍的环境。

沙漠蝗能生存约3个月。成年的沙漠蝗会产卵,孵化出比上一代数量可多至20倍的后代。如此,沙漠蝗能一代代迅速扩增。于是,2018年的两场气旋风暴,约9个月的时间里,沙漠蝗成功繁衍了三代。阿拉伯沙漠里的沙漠蝗数量增长了约8000倍。

这时,沙漠蝗开始迁徙。从2018年6月到2019年3月,沙漠蝗从阿拉伯沙漠开始向西亚、东非扩散。到2019年夏天,蝗群已经跨过红海和亚丁湾,进入了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这时,中东地区启动了大规模的沙漠蝗控制行动,开始使用杀虫剂控制蝗灾。然而,在也门和索马里等国,这种控制没法施行。

接下来几个月里,沙漠蝗又享受到了一段成功的繁衍期。2019年10月,东非经历了一段时间罕见的大规模强降雨。到了12月,阿拉伯海气旋风暴帕万来袭。这又一个罕见的风暴影响了周边气候,让环境继续利于沙漠蝗的繁衍扩散。这时,沙漠蝗已经入侵到了肯尼亚,迅速肆虐该国北部和中部。

2020年1月,肯尼亚遭遇了70年以来最严重的蝗虫灾害。吉布提共和国和厄立特里亚也遭遇蝗灾侵害。据FAO信息,截至2月9日,沙漠蝗已经抵达了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的北部。

这只是先兆 最坏的还远没有到来

截至今年2月,蝗灾已经威胁到了这一区域五个国家的粮食生产。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遭遇的是几十年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虫害。然而,专家称,这可能只是即将来临的灾难先兆而已。

“如果气旋风暴的出现频率像这样继续增加,我们可以预料,非洲角的蝗灾会越来越多。”FAO高级蝗灾预报官基思·克瑞斯曼称,最坏的情况还远没有到来。这一地区的沙漠蝗将继续繁衍至少两代,而这“非常危险”。

“这一切都跟时机有关。”克瑞斯曼解释道,东非的粮食作物都是在第一个雨季开始的时候(3、4月)种下,那时候正好遭遇新孵化出的沙漠蝗。

克瑞斯曼担心,到今年6月,沙漠蝗的数量将是现在的400倍。东非本来就容易遭遇饥荒,而蝗灾将对这一区域的粮食作物和畜牧业造成大范围的严重打击。

气旋风暴接连上演 都跟印度洋偶极子有关

助长了沙漠蝗繁殖的气旋风暴,每一个都不常见。美国NASA指出,阿拉伯海原本多年都没有一个气旋风暴,但2018年竟然成了风暴年。2019年也走了极端,北印度洋打破了多项记录:拥有飓风天数最多,形成的气旋风暴能量最多,12月的那一场气旋风暴只是诸多不寻常的气候迹象之一。而这一切都跟印度洋偶极子有关。

“给阿拉伯半岛带来严重降雨的超级活跃的气旋风暴季就是由印度洋偶极子引发的。这也是造成澳大利亚破纪录的干旱的原因。”气象学家鲍勃·亨森指出。

印度洋偶极子是横跨印度洋的海洋温度状态,有正、负和中性三种状态。当处于印度洋正偶极子状态的时候,暖的海水以及降雨就会转向印度洋的西面,即东非,而大洋东侧的澳大利亚则会因为少雨出现干旱,继而容易发生野火。整个2018年的秋季,印度洋偶极子都是处于正偶极子状态。

在全球变暖的大环境下,这样的情况会变得越来越常见,越来越严重。

气候变化正在让全球海洋变暖,这将引发更多风暴,带来更强的降雨。研究显示,全球变暖已经让阿拉伯海的秋季气旋风暴变强烈。同时,气候变化跟东非的严重干旱和降雨情况都有关。这一区域未来的气候走向充满了不确定性,但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将会变得更为危险。

当科学家们在研究东非的气候下一步走向的时候,FAO从上个月就开始呼吁国际社会筹集7600万美元,作为控制蝗灾,保护受蝗灾影响的五个国家的农牧民的资金。

克瑞斯曼也希望这笔钱能筹集到。但他担心的是,沙漠蝗在继续倍增,需要的援助也会成倍增长。“基本上,行动在昨天就开始采取的。”克瑞斯曼表示。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编译

编辑 官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