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联私募疑失联、股东低价突击入股 神通科技IPO添阴霾

关联私募疑似失联,股东低价突击入股,给这家本身就陷入经营困境的公司再添一层阴霾,神通科技还有多少“神通”能冲击IPO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雨辰

日前,零部件企业神通科技向上交所提交了预披露,正排队IPO,目前至少有10家零部件企业在IPO的路上。

据《每日财报》的了解,神通科技成立于2005年,公司主营业务为汽车非金属部件及模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汽车动力系统部件、饰件系统部件和模具类产品等。其中,动力系统部件包括进气系统、润滑系统、正时系统等产品,饰件系统部件包括门护板类、仪表板类、车身饰件等产品,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汽车零部件公司。

最新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发行不超过800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募集资金超七成用于项目的扩产,剩余小部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利润下行,负债上行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从企业经营业绩的角度来说,神通科技似乎在走下坡路。2016年至2018年,神通科技实现营业总收入分别为14.4亿元、16.9亿元、17.5亿元,2017年、2018年同比增长分别为17.33%、3.92%,尽管呈现上升趋势,但2018年的营收增幅明显放缓。2019上半年,公司营收约7.15亿元,增速由正转负,同比下滑约15.30%。

2016-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25亿元、1.65亿元、1.40亿元,2017年同比增长达到32.43%,但2018年在营收增幅放缓的情况下净利润出现了负增长为-15.29%,2019上半年,公司净利润降幅进一步扩大至-25%。

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利润先转为负增长,2019年营收也变为负增长。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营收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受到国内外贸易形势和小排量乘用车购置税优惠政策退坡等因素的影响,企业订单快速减少,在这种背景下,公司还提高了管理人员的工资,导致利润进一步下滑。

从存货规模的增长和减少的变化也可以看出,销售业绩面临压力,2016至2018年,公司账面存货金额由2.99亿元逐步增长至3.31亿元,公司表示主要原因是下游客户需求放缓。到了2019年6月末,公司存货较2018年末减少近3500万元,公司表示主要为了降低存货成本、消化库存,因此2019年相应减少了原材料采购,属于被动去库存。

一方面经营面临较大的困难和压力,另一方面也不得不面对负债不断高企的现实。2016-2018年,神通科技的短期借款分别为2.04亿元、1.10亿元、3.45亿元,其中2018年短期借款暴增,较2017年同比增长高达213.67%,到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据还保持在3.25亿元,而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只有1.72亿元。

不仅如此,公司整体负债水平也远高于同行业平均值,母公司2016-2019年上半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90%、61.64%、56.67%、54.95%,虽然趋势在变好,但距离平均水平还有较大差距,公司继续加杠杆的空间不大了。

图为同行可比公司的资产负债率

图片截取自招股说明书

2018年以来,汽车市场遇冷,整车销量下滑。作为产业链一环的零部件企业则经受着整车厂和原料厂的双重挤压,不仅要应对车厂的回款与降价压力,还要应对原材料及能源的价格波动,可谓是夹缝中生存。

关联私募失联,股东突击入股

2020年1月3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失联私募机构最新情况及公示第三十三批疑似失联私募机构的公告》称,截至2日,已公告1067家疑似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近期在自律核查工作中发现35家新增疑似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

《每日财报》注意到,其中疑似失联的私募上海神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方立锋是神通科技法人兼实际控制人,方剑锋直接持有神凯投资60%的股份。神凯投资2013年成立,2015年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旗下总共成立6只基金,其中因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还曾因为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被中基协列为异常机构,最后一次的更新时间为2018年7月。如果失联的事实被证实,对于即将上市的神通科技肯定是当头一棒。

除此之外,神通科技在股权转让方面还存在更具争议的问题。公司在2018年2月9日进行了第二次股权转让和第五次增资扩股,香港昱立将神通有限出资5172万元以1.00元对价转让给必恒投资,其他股东放弃优先受让权,方立锋、陈小燕夫妇合计持有香港昱立100%股权,方立锋妹妹方芳及其配偶叶永坚持有必恒投资100%股权,这次股权转让完全属于直系亲属间的股权转让。

同时进行了增资扩股将注册资本增加至2.6亿元,由新股东宁波神通仁华投资合伙企业(下称"仁华投资")以1元/份出资额现金认缴,截至2018年4月28日,新增注册资本2,000万元已出资到位,截止到这里,每股/每份的价格都是一元人民币。而不到一个月之后,神通科技在2018年2月23日的第六次增资扩股时,引入了两名新股东宁波燕园惠然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宁波首科燕园康泰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其中,惠然投资以8125万元认缴983.1297万元,康泰投资以2,000万元认缴242.0012万元,均为货币出资,但这次的增资价格达到8.26元/份,是上一次增资价格的8倍还多,难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公司的估值就涨了八倍吗?

显然不是,这家神秘的仁华投资成立于2018年2月6日,仅从这个时间点就可以看出,这家公司显然专门为第五次增资扩股时突击入股而设立。仁华投资的股东中以神通科技的高管为主,其中方立峰持股75%,这一事件引起外界对于公司股东低价突击入股的一致质疑。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