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当帝君开始耍流氓,连宋都甘拜下风,甜到齁!

帝君一直在众仙面前的形象,都是高高在上,冷冷清清,无欲无求。众人眼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人们仰慕他,崇拜他,也只有连宋三殿下这个帝君的好友才知道他有多腹黑。不过,帝君虽然对待身边亲近的人一向毒舌,连宋、司命、甚至小燕壮士都领教过,但作为天地共主,至少还是刚直稳重,品性高洁的。

可自从遇上凤九,开始对凤九感兴趣,就突然像是放飞了自我,再也不顾身份地位,使劲地戏耍凤九,以此为乐,还孜孜不倦。并且似乎忘了男女有别,有些动作是在故意耍流氓好吗。

特别明显的是在凤九逃离白浅给她组织的相亲宴时,无意闯入一个温泉室,凤九一见大喜,当即就脱了衣服进入温泉洗澡。正洗得开心,突然看到帝君好像在穿衣服,凤九大惊赶紧藏起来,当做自己不存在。

可惜,恰此时,连宋殿下又推门欲进,帝君及时出口挡住了他,可也被连宋殿下看到了凤九,然后产生误会,故意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你们继续。这时的凤九藏在水里露了半个头,尴尬得想要立时晕倒过去。

可惜,没有晕过去,还只能去捞衣服。而帝君又偏站得近,凤九的衣服又离得远,一去拿就要走光。只能看着帝君气定神闲地帮她把衣服递过去,就在凤九终于抱着衣服准备走开时,帝君又故意地叫住她,把她的贴身肚兜递了过去。这时凤九简直真要晕倒了,关键中间看热闹的连宋又折回去一趟,装作去拿扇子,又戏谑地看了几眼二人。

这可不得不说是帝君在明目张胆地耍流氓了,在凤九刚进去殿内时,他就在里面,就亲眼看着凤九脱衣服进温泉,而不出声。然后自己坦然自若地洗完去穿衣服,丝毫不顾及凤九会发现这一切之后尴尬。

紧接着凤九穿衣服,他也不出去。就算是为凤九看门,怕连宋等人会误闯,那也完全可以守在门外呀。可是他没,他就背着身子,等待凤九穿衣服。还故意去帮凤九递衣服,甚至故意又递个肚兜。

他就是纯心在逗弄凤九,等到凤九去找他拿手镯和发钗时,他又故意在众仙面前,让大家误会二人曾经一起泡温泉,自己还拿了她的贴身之物。帝君当真是耍起流氓来,也无人能及。就算连宋殿下被称为九重天最风流倜傥的人物,时常逗弄成玉,可每次都被成玉揍也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过。

帝君这时应该是已经动心了,因为他并非是真的不知男女之别。太晨宫里的知鹤,魔族的姬蘅,各个都喜欢他,他也都心知肚明,但从来没有故意占人便宜,甚至一直在撇清关系。而对于凤九,他就好像故意在耍流氓,且很开心。

帝君第二次戏耍凤九,就是故意拿走凤九变成的帕子了。他随身携带,还贴身收藏,夜里凤九变回真身时,正好和帝君脸对脸躺在一张床上。可见帝君明知道凤九是帕子,还特意把帕子和自己放得极近,这又是在占凤九便宜了,也是真上心了。

帝君耍起流氓来,真是行云流水面不改色。在最近剧集里,凤九夜里和小燕壮士相约去偷频婆果,结果走错了路,看到帝君和渺落在斗法。凤九一时忍不住上前和渺落打了起来,最后在帝君的帮助下,渺落落荒而逃。

之后凤九突然想起要去和小燕一起偷果子的事儿,急忙要走。可惜,经过恶斗的帝君身心脆弱,一定要凤九留下来陪他,还说有封印谁也出不去。于是凤九只得和帝君一起等待封印解除。期间帝君突然耍赖,说自己困了想要睡觉,然后自然地枕在上了凤九身上,特别舒服的感觉。

凤九觉得不妥,但被毒舌腹黑帝君威胁一下,也就妥协了。紧接着,帝君再次提出要求,说自己失血过多手冷,一定要凤九给他暖手。小傻蛋凤九在威胁之下,急忙用两个手去给帝君揉手。

这帝君突然跟转性了一样,变得流氓起来。把个凤九的便宜几乎占个遍,先是看人洗澡,又是躺人家身上,接着又暖手。等到两人睡醒,就看到凤九和帝君相拥而眠。好吧,帝君无耻地把人小姑娘给睡了。当然,凤九之所以这么半推半就,还是因为心中爱着帝君。这帝君如此去占便宜,我们都知道,他是喜欢上了凤九。所以,还是挺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