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豪迈: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

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苏轼将要离开杭州,到密州去做官。在杭州的时候,苏轼曾经结交了一位名叫杨绘(字元素)的朋友,杨元素当时是杭州的知州。好友即将分别,都有着淡淡的忧伤和不舍。文人的分别方式,自然也与众不同,杨元素赠词一首(这首词没有找到),苏轼便也和词一首,于是,就有了一篇气势豪迈的《南乡子·和杨元素》——

东武望余杭,云海天涯两杳渺。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

不用诉离殇,痛饮从来别有肠。今夜送归灯火冷,河塘。堕泪羊公却姓杨!

译文:东武(指苏轼即将赴任的密州)和余杭两地相望,只能看见缥缈的云海。什么时候我才能功成名遂?等到这一天,我一定会回来,和你喝上三万场!

今天我们不必诉说分别的情怀,痛快的宴饮从来都是另有因由。今天晚上,你送我回去,走过河塘,看到你眼中的泪水,如同当年的羊祜一样啊!

这首词的上阕,假设了苏轼离开杭州到了密州后的情景,好友们分隔两地,只是因为要成就一番功名,这是怎样的无奈!“醉笑陪公三万场”,化用了李白的《襄阳歌》,“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苏轼写出这样的句子,也是在表达一种情怀,等两人重逢的时候,要将缺失的岁月全部补回来。虽然是离别之句,却有着让人荡气回肠的豪迈。

最后一句的“堕泪羊公却姓杨”,用了《晋书·羊祜传》中的典故,“羊祜有政声,卒,襄阳百姓于岘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预因名为堕泪碑。”这里用这个典故,来暗喻杨元素也是像羊祜一样的清官。

其实,这首词也并非是苏轼和杨元素之间唯一的唱和词,苏轼还有一首《南乡子·梅花词和杨元素》,“寒雀满疏篱,争抱寒柯看玉蕤。忽见客来花下坐,惊飞,蹋散芳英落酒卮。痛饮又能诗,坐客无毡醉不知,花尽酒阑春到也,离离,一点微酸已著枝”,也是和杨元素的词;杨元素曾经自创过一个《劝金船》的词牌,苏轼也专门写了一首《劝金船·和元素韵自撰腔命名》

;此外,还有《定风波·送元素》等,可见苏东坡和杨元素的交情非常深厚。

所以,两人分别之际,自然都是有些伤感。这首离别之词,虽然有着不舍的情怀,却铿锵有力,气势豪迈,令人为之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