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连续跌停,博信股份:无法联系到被刑拘的实控人罗静

新京报讯(记者 阎侠)股价已经连续3个交易日(2月18日至2月20日)收盘跌停的博信股份,今日再度跌停,截至午间收盘,博信股份当前股价为19.94元/股,单日跌幅为9.98%。

股价连续跌停前,罗静被发警示函

2月21日,博信股份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公司近期日常经营情况及行业政策未发生重大变化,无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另外,博信股份还提到“鉴于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被刑事拘留,公司暂无法联系到其本人,公司未知实际控制人罗静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2019年7月5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拘留证》获悉,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博信股份近期股价变化。

不久后,罗静经历了被起诉和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等。

2020年2月13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及实控人罗静于 2020 年 2 月 12 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江苏监管局(以下简称“江苏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江苏博信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14 号和《关于对罗静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13 号。

警示函中提到,博信股份间接控股股东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中诚”)之关联方厦门市恒创瀚浩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恒创”)于 2018年 12 月中旬代下游客户天津市天顺久恒通讯器材有限责任公司支付货款 860 万元,2018 年 12 月底代上游供应商天津航思科技有限公司支付退货款 2020 万元,2018 年 12 月底至 2019 年 2 月底代下游客户天津市吉盛源通讯器材有限公司支付货款共计 6000 万元。

上述行为构成关联方财务资助,博信股份未及时履行关联交易程序并披露。2019 年 4 月 28 日博信股份才召开董事会审议《关于接受控股股东关联方财务资助的议案》,并于 4 月 30 日披露。

作为广东中诚和博信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博信股份时任董事长,罗静未及时告知博信股份厦门恒创为广东中诚关联方,导致博信股份未能及时履行关联交易程序并披露。

博信股份预计2019年依旧亏损

在2月21日的股票异常波动公告中,博信股份还发布了两条风险提示,其一便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罗静和公司控股股东苏州晟隽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第二条风险提示是关于公司业绩。

2020年1月22日,博信股份披露了其2019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由于博信股份2018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2019年度的净利润预计亦为负值,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若公司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票在公司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根据此前公告可知,博信股份预计 2019 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仍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0 万元到-576 万元。

博信股份预计公司 2019 年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对当年利润的影响金额为 3707 万元左右,扣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影响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07 万元到-4283 万元。

对于预亏原因,从主营业务来看,博信股份称:“2019年,由于销售团队变动等多方面原因,对公司部分产品的销售进度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致使公司 2019 年度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具体金额尚待相关机构进行评估、审计后确定。根据谨慎性原则,公司需计提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等坏账准备合计约 1415 万元。”

从非经营性损益的影响来看,博信股份表示:“公司 2019 年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对当年利润的影响金额为 3707 万元左右,主要为处置子公司收益、收到政府补助等。其中转让子公司清远市博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 100%股权收益为 3476 万元,收到政府补助 240 万元。”

新京报记者 阎侠 编辑 赵泽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