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即墨国际商贸城:物资保障硬碰硬

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对于谭格来说,是一场硬仗。面对即墨国际商贸城疫情防控物资的大缺口,她清醒地知道,自己惟有迎面而上,打一场“硬碰硬”的战“疫”。

前进,是她惟一的选择。她是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国际商贸城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商贸城管委疫情防控指挥部综合协调组长,负责协调各方高效运转、购买筹集防护物资。市场体量庞大,人员众多,防控疫情殊为重要,物资筹集首当其冲。

谭格深知责任重大,她多方通联、日夜忙碌,演绎出一连串精彩的物资保障故事,为即墨国际商贸城赢得最终的胜利立下一功。

守“城”,小女子肩负重任

即墨素有“中国江北商贸名城”美誉,即墨国际商贸城位于即墨主城区西部,规划面积35平方公里,辖区有即墨服装市场、小商品城、家居博览中心、中纺服装城、农副产品市场、布匹床上用品等6个重点市场,总建筑面积168万平方米、商铺网点18000余个、从业人员约10万人,营业时日均客流量10万余人,2019年交易额突破450亿元。

鼠年伊始,疫情突至!防护物资全国紧缺,即墨国际商贸城的防控物资一时之间捉襟见肘,拿着钱买不到货。

物资!物资!这两个字重重落在了谭格的肩头。不熟悉她的人光看名字以为她是男人,熟悉她的人知道,她虽是“弱女子”,却有着男子一般的刚毅。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大年初二,谭格的重感冒还没好利索,咳嗽一声接一声。此时,她接到了党工委筹集物资的指令,她没有犹豫,没有退缩,立即接下“守‘城’”重任,忍着咳嗽发烧,迅速行动起来,到处搜寻84消毒液、酒精、口罩、额温枪、防护服、护目镜等货源。

“抢”货,和买家们开打“信息战”

打疫情防控阻击战,“武器”是防控物资;在防控物资靠“抢购”的背景下,“抢”货无疑成了一个“信息战”。

以前干招商时,谭格养成一个习惯:见到各行各业有用的信息,都会及时分门别类保存起来。她的通讯录里,设计公司、特色小吃、连锁店铺、商业策划、劳保企业等,各类信息应有尽有,这些信息关键时候帮了大忙。

一上午电话联系无果,到了中午一点多钟,终于捕捉到有价值的信息:胶州一家公司有口罩货源。好说歹说,厂家答应给8000个口罩,谭格麻利地转去2000元订金,匆忙扒了两口午饭,赶紧开车导航去胶州“抢”货。

到了厂门口,等着取货的车辆排起了长队。电话联系好业务员,趁厂家点货空档,谭格上传下达处理完手机金宏网上七八个文件。

不一会,厂家业务员推出两个大纸箱,离车五六米放下闪到旁边。谭格下车过去清点确认,手机转账尾款,跟卖家打个“OK”手势,一边开车回返,一边电话安排科室同事制作口罩分发登记表,通知各市场所到综合组领取口罩。

回到单位已是傍晚6点多,口罩分发妥当,谭格又开始检查机关内部消杀情况、检查完善管理台账、协调对接各项工作……

晚上,“战场”又转到了家里。谭格又在家里联系了潍坊、滨州几个城市的工贸公司和劳保公司。不停的接打电话、接发微信,一天下来,通话记录显示出150多个条目,微信上也全是联系的供货商信息,谭格的嗓子哑了,人也疲惫不堪。

“出山”,调动资源父亲来助阵

随着防控形势日益严峻,防控物资供应也越发紧俏。许多防护用品已经开始涨价,抢购物资,不仅要跟众多买家赛跑,更得跟时间赛跑。

谭格发动起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等,请大家帮助找渠道、找信息。谭格父亲以前长期做劳保用品生意,老人家把以前的客商、渠道商都联系了一遍,也帮着女儿找货源。

关系网多了,信息畅通起来。谭格得到一家企业有防护用品的消息,她马不停蹄赶到现场。经过清点,企业仓库共有900套防护服、6000个口罩。但老板表示不能全卖,自己员工也要用。经过软磨硬泡,终于买到750套防护服、4000只口罩、200副护目镜,比开始时多“磨”来2000只口罩、250套防护服和200副护目镜,她心里乐开了花。

回到单位,已是晚上7点半了,同事帮谭格泡了一个大碗面,外加一根火腿肠。谭格嘴里发干,肚里饥饿,浑身疲惫,却吃不进饭去。“现在市场上每天消耗消毒液100多斤,最少要保证500斤的储备,其他物资也要多备点,即使疫情好转市场开业了,还是需要很多防控物资……”守着热气腾腾的大碗面,谭格一边喝水,一边忧心忡忡地和同事念叨。

“远水”,上海百支额温计解“近渴”

疫情防控物资备得差不多了,谭格刚想喘口气,突然接到电话:即墨区农产品市场所限时开业,求援额温计。

可是,整个单位只有区防控指挥部调拨的4支额温计,药店早已断供。急人所急,谭格心急如焚,再次调集手里的资源信息,可是一概回复无货。

无奈,她上网查阅天猫、京东、淘宝各大电商平台的货源,要么平台无货,要么每个账号限购一支。谭格眼睛亮起来,她发动同事们每人购买一支,准备集中起来派上用场。接着又打开百度地图,开始搜索青岛地区没有联系过的药店和母婴用品店。她和同事们分成两组,分头挨家对接,大海捞针一般从300多家店面中购买到了9支医用额温计。

刚高兴一阵儿,手机上收到信息:由于要支援抗疫一线,各大电商平台网购的额温计不能发货。谭格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一般,瞬间又陷入了落寞。

晚上在家愁肠百结,突然,她想到了上海复星集团等高端项目合作方,她“冒昧”地拨通复星集团星泓控股总经理杜庆翔的电话紧急求助。

半夜,家人早已睡去,终于接到了杜总的回复:复星医药和国药的医护用品资源也很紧张,经过努力给即墨国际商贸城调配出100支工业高级别额温计。看到消息,谭格高兴的跳起来。下班回家,对于她来说,就是换了一个场所继续工作。

经过努力,谭格带领的工作小组筹集到一次性口罩35000余只、一次性手套4000余副、防护服1830套、一次性雨披式防护服2400套、护目镜230副、消毒液2300余公斤、酒精1800余公斤、脚踏消毒盆100个、额温计109支、洗手液400瓶等,为各大市场配备了消毒喷雾器、动力喷雾器、超压力喷雾器等防控设备。

“备足武器弹药,才能有效阻击疫情……”谭格忍不住喜悦,跟组里的同事们在微信群里分享好消息,一边分享,一边又布置开了明天的工作……家里,是另一个办公场所,同事们也都习惯了她。(通讯员 商航 于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