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茜与“新世界”的一步之遥

| 肉松

数据来源|骨朵数据

最近, 2020年第一批热播剧前后脚迎来大结局,也包括经历了70集长跑的《新世界》。

而相比之下,它显得有些特别。在别的剧集中发糖时,独自扮演着“扎心担当”的角色:金海、铁林、徐天三兄弟不再一起豪横,死的死、掰的掰。

据骨朵数据显示,这部剧播出期间的热度一直处于前列。艺人指数排行里,“新世界”中人,张鲁一、孙红雷、尹昉、万茜等演员也都榜上有名。

而随着剧情发展,口碑呈现出高开低走的趋势。在大家不满的声音里,女主田丹引发了不少讨论。与此同时,作为其饰演者的万茜也进入讨论范围。人设的不合理,让部分观众质疑其演技,但更多的看法是演员不该为此“背锅”。

近几年,万茜已经完全走出了“资深不红”的阶段,也一度有霸屏之势。

但是,距离“戏红人也红”的状态仍然有一小段距离。如果说对于演员而言,也是一个所谓的“新世界”,那万茜正站在门口。而这种局面,似乎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01

根据骨朵数据显示,在《新世界》播出期间,万茜的个人整体数据趋势稳定,几乎没有跌出过TOP10,甚至进入TOP5。

由此可见,田丹一角为万茜带来了一定的热度与关注。

这部剧的故事主线,是金海、铁林和徐天三兄弟在新旧交替之际的命运浮沉,而田丹是其中的灵魂人物。

剧集开篇,就为其人设定了性。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她心怀对信仰和爱情的憧憬来到北平。面对短时间内发生的人生变故,智商和武力值双双上线。

但随着剧情展开,田丹一再开启上帝视角,让观众对这个神乎其神的角色感到审美疲劳。

从某种程度上说,田丹让故事失去了可信度,万茜却没有让田丹失去可信度。

对于这个不同寻常的人设,她选择收着演,同时,也没有忽略对层次和分寸的把控。

在火车上和父亲相处的片段,是田丹为数不多的普通人时刻。谈起冯青波时,她浅浅的笑容里一丝嘚瑟和羞涩,听父亲描述革命后的新世界,则有种入迷般的期待。

不管是在车站外持枪混战,还是在监狱里和狱警肉搏,动作戏用的都是巧劲,干净、到位又漂亮。

文戏上,万茜的刻画也很细腻。田丹聪明而自知,因此对眼前的形势总是表现出一种笃定和老练的感觉。

在这部剧播出的前期,观众们一度觉得,田丹会成为国产剧中最带感的女性角色之一。

结果却并非如此,这也让观众为万茜这个演员感到可惜。

02

对于观众来说,万茜属于“一战成名”的类型,那一战就是2016年的电影《你好,疯子!》。

这部小成本之作改编自话剧,讲述七个人被困精神病院、自证清白的故事,万茜在其中饰演一个年轻漂亮的文艺女青年。

影片结尾,真相揭晓:其余六人都是由她分裂出来的次人格。最后,长达五分钟的固定镜头里,七重人格在她身上逐一展现。

而万茜做到的,不仅是对其他几位演员的模仿,还有不同状态间的相互转换、甚至交叠。这个片段拍了一整天的时间,前前后后,万茜演了三十余次。电影上映之后,它成为万茜演技炸裂的证明。

紧接着,便是更多的观众被圈粉,更多的剧本找上门。很快,她的身影更频繁出现于大家的视线之中。

2017到2018这两年,是万茜的集中发力时刻,她一口气交出多份答卷,几乎到了霸屏的程度。

既有所谓的流量剧,如《大唐荣耀》《九州·海上牧云记》《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也有奔着精品剧去的《脱身》《猎场》,还有IP改编电影《心理罪》。

在这些作品里,万茜的角色在类型上少有重复,且都不是那种完美人设。

她是战场得意、情场失意的巾帼英雄独孤靖瑶,是步步为营、满心算计的狠角色南枯月漓,也是市侩狡黠、精明能干的职场女性熊青春……事实证明,万茜这个演员撑得起女主,更能把配角演出彩。

与此同时,那正好也是观众对“宝藏演员”产生兴趣的初期。

受到《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这些展现演技、配音技巧的节目,大家开始集中关注演员的业务能力。

一贯低调的万茜,也出现在《声临其境》的舞台上。节目播出期间,#万茜配音#、#万茜一人分饰八角#等话题登陆热搜,和2016年的那次高光时刻相互呼应。

由此,万茜在观众心里稳坐实力派阵营,狠狠地收割了一波观众缘。

从走在路上没人认识到拥有一定的知名度,她确实为自己打开了局面,但是还没到能够解决遗留问题的程度。

从年龄上看,她夹在中年女演员和85花中间。按照普遍适用于女演员的分类方法,她属于典型的青衣,也就是可以扛得住正剧女主的那种。

然而,对于这类有分量的角色,最先被考虑的可能是相对更资深的选择。

通过近几年的作品不难看出,她不自觉地偏向小花旦的阵营,尝试了一些尽管能演得很好却更适合85后女演员的角色。

去年,曾有娱乐博主针对花旦和青衣做过科普,和她属于同一梯队和类型的女演员们,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问题。

而另一方面,万茜在同步耕耘着不同的领域,电影、电视剧和话剧均有尝试。

但是对于她目前所处的位置,广泛涉猎却并非最好的选择。

打个比方,就像是要去打开一扇门,准备了不止一块敲门砖,每块都能敲出声,又敲不开门。

03

好在,除了演技在线,和不同形象的高度匹配也是观众喜欢看她演戏的关键理由。

万茜的长相并不是标致或者精致,但气质出挑且多变,同时又具有一定的辨识度,说“耐看”更为合适。

她尝试过古装剧、民国剧、职场剧、军旅剧等不同类型的作品,角色扮相都有着不小的跨度。但从过去到现在,万茜总在适应各种造型的同时,对角色的完成度也很高。

在《裸婚时代》里,她演的是“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的表姐陈娇娇;到了《柳如是》,又化身名列“秦淮八艳”之首的才女歌妓。

去年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里,她饰演胡歌的妻子杨淑俊。不管是没什么见识、土里土气的模样,还是羊癫疯发作时的“窘态”,把普通家庭妇女的形象诠释到位。

而这也体现出万茜的优势,即诠释角色时的高度可塑性。她可以演接地气的世俗脸,走进日常烟火气也不违和,穿上军装后有油然而生的正气,还有让人过目不忘的风情一面。

最为极致的,莫过于2014年的《军中乐园》。

她在这部电影里的角色是军队中的性工作者,气质出众又高冷神秘,永远和别人保持着一层距离感。在万茜的演绎下,妮妮性感而不艳俗的吸引力,给戏中人和观众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万茜借此拿下了当年的金马奖最佳女配,但这只是一个未被留意的高光时刻。

也正是那个时候起,有网友开玩笑称“万茜不红,天理难容”。但演员红不红,跟老天爷讲不着道理。

接下来,从万茜的作品和角色来看,她的方向似乎在逐渐明朗。

小荧屏方面,有正午阳光团队打造的军旅剧《我们正年轻》,还有和朱亚文主演的《商业调查师》。

大银幕方面,搭档刘德华、肖央的《人潮汹涌》,再次合作《你好,疯子》的导演饶晓志。还有新人导演的处女作《兔子暴力》,看简介和阵容是要和李庚希出演一对母女,让人格外好奇她们之间的火花。

既有能进一步提升国民度的作品,也有看起来具备黑马潜质的选择。

或许,下一个能真正接住万茜发力时刻的对象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