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病毒与邪教是如何在几天内摧毁韩国“防疫网”的

韩国的疫情在短短数日之内发生突变,这一变化的关键人物就是18日通报中的“第31号确诊患者”。

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环球网报道 记者 丁洁芸】据韩联社22日早晨消息称,韩国新增14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346例。新增病例中有131例发生在大邱和庆尚北道地区,其中38例与新天地大邱教会有关,92例与发生医院内集体感染的淸道大南医院有关。

31、51、104、204……这是韩国从18日-21日的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的数字。短短几天,韩国确诊病例人数排到全球第三。毫无征兆的飞涨的确诊病例数,让人们一下子把注意力从那艘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转向了韩国。

回到18日,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当天通报,韩国新增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31例。当天的通报还称,迄今共12例治愈出院。这样的新增病例和治愈病例数据,不免让外界相信韩国的疫情已经得到了平稳控制。

然而这一情况从19日开始出现变化。当天,韩国新增20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病例升至51例。

到了20日,韩国全国的累计确诊病例数据更是一下子超过百例,达到104例。这一天,韩国还报告出现了首例死亡病例,首例士兵感染病例。当天,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在韩国已超出防疫网,开始在社区全面扩散。

果然,21日疫情进一步蔓延。截至当地时间上午9时,韩国全国累计确证病例增至156例。到了下午,这一数据就变成了204例,仅一天累计新增100例。韩国多地报告首起确诊病例,韩国海陆空三军均出现确诊病例,医务人员也首次出现被感染情况,连总统府的10余名内部警卫也因疑接触过确诊患者,被要求隔离……

工作人员对青瓦台春秋馆消毒(图源:韩联社)

第31号确诊患者

韩国的疫情缘何在短短数日之内发生突变?

这一变化的关键人物就是18日通报中的“第31号确诊患者”。

据韩国疾病管理本部此前发布的消息,这位第31号患者是一名61岁的韩国女性,其最近无出国旅行经历,2月18日在大邱保健所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SBS电视台进一步披露的这位患者的行踪,让很多人变得不安:本月6日,该患者因交通事故在大邱市一家医院接受住院治疗,17日出院。在此期间,她曾于9日和16日两度前往新天地教会参加礼拜。初步统计,参加这两场礼拜的人数超1000人。不仅如此,该患者于15日还与朋友去大邱市的一家酒店用餐。

19日,韩国卫生部门认为第31号确诊患者去过的大邱市一个教堂内发生超级传播事件。同一天,大邱市长权泳臻紧急表示,已动员那些与第31号确诊患者参加同一场礼拜的1000多名教徒全数接受检测,然而据大邱市政府20日发布的情况,396人尚未取得联系,90人回答出现了相关症状。

新天地教会大邱教堂目前已经关门 (图源:韩联社)

21日,韩国政府采取进一步措施。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当天上午宣布,政府将把大邱市、庆尚北道清道郡指定为传染病特别管理地区,并果断采取相关措施防控疫情。

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朴凌厚21日表示,要对大邱地区约9000名新天地教会教徒采取隔离等措施。而据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消息,韩国政府目前已经拿到4474名教徒的名单。

20日下午,工作人员在新天地教会大邱教堂外进行防疫工作(图源:韩联社)

不过,韩国《亚细亚经济》指出,问题还不仅仅在于新天地大邱教会,因为韩国其他地区也有这个教会存在。新天地教会总部所在的京畿道果川市政府就透露,当地的新天地教会教徒曾参加过大邱教会的礼拜活动。

而此次“超级传播事件”究竟感染了多少人?21日早些时候,韩国疾病管理本部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发布消息称,156例确诊病例中,有98人与新天地大邱教会出现的集体感染情况有关。

郑银敬(左)资料图

到了21日下午,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公布的新增48例中,46例与新天地大邱教会有关。也就是说,韩国国内目前的204例确诊病例中,有144例和这个教会有关,占比高达70%。一时间,新天地教会被韩国网友骂上推特热搜。

新天地教会

而这个教会到底是什么来头?

根据韩国媒体的报道,新天地教会全称“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1984年3月14日由韩国人李万熙建立,总部位于韩国京畿道果川市。

李万熙1931年9月出生于庆尚北道,自称为“先知”,曾编造“肉体永生”等邪说,宣称只有相信他本人才可以得到救赎,如果不相信他必将受到审判。

李万熙 资料图

但这个所谓的基督教新教,在韩国并没有受到真正意义上的基督教的认可。

2014年10月,基督教大韩监理会举行第31次大会,曾认定“新天地教会”等9个宗教团体为打着基督教幌子的异端团体。2015年3月,韩国基督教电台CBS播出了8集纪录片《掉进“新天地”的人》,痛斥“新天地”传播邪教、危害社会。

2016年6月,韩国8大教团将“新天地”定性为“与基督教为敌的邪教,是破坏家庭、导致无数家庭支离破碎的反人类、反社会集团”。

2016年11月,英国圣公会向伦敦五百个教区发出正式警告,提醒他们对“新天地教会”保持警惕。

2017年4月5日,《新西兰先驱报》发表《各教会要对“危险邪教”新天地教会吸纳成员保持高度警惕》,对教会发出警示。

而被神化为 “再临基督”、“上帝指派的牧师”、“天上总统”的新天地教会总会长李万熙,2013年还曾被曝出性侵一名未成年少女的丑闻。

鼓吹李万熙的文章 截图

与此同时,我国多地政府主管部门也依法取缔过“新天地教会”。

哈尔滨市香坊区民政局2018年6月发布的公告称,经查,“新天地教会”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属于非法民间组织。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三十二条和《取缔非法民间组织暂行办法》第二条、第九条的规定,本机关决定对“新天地教会”及其设立的相关机构予以取缔。

此外,据中国反邪教网消息,辽宁省本溪市民政局、黑龙江省绥化市民政局、北京市丰台区民族宗教事务办公室也发布过类似公告。

@中国反邪教 微博截图

辽宁省本溪市民政局网站截图

“幽灵城市”

由于突然暴发的“超级传播事件”,大邱这个位于韩国东南部的城市也受到更多关注。

大邱广域市是韩国继首尔、釜山、仁川后的第四大城市,面积约为883平方公里,人口约243万,东邻韩国的著名海湾城市浦项,南邻韩国重要港口釜山。

然后疫情发生后的20日,大邱市市长权泳臻要求大邱市市民尽量减少外出,以降低和防止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

20日,大邱市市长出席发布会

而大邱这座城市也似乎被笼罩在“肺炎恐怖”之下。韩国新闻网站“news1”21日称,31号患者确诊前,大邱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此次疫情得影响,但确诊后短短的2天内,这里成为了一个“幽灵城市”。

2月21日,在大邱市南区卫生站,疑似新冠感染病例正在接受检查。 (图源:韩联社)

KTX高速列车东大邱站2天内大幅减少的客流量,以及站外排队等候的出租车队伍都能反应这个城市的现状。一名出租车司机表示,原本最多等20分钟就能接上客人,但现在至少要等1个小时以上。

21日,大邱代表性市场西门市场贴出关门告示(图源:韩联社)

而原本昼夜人潮涌动的、大邱代表性的中心繁华街之一东城路,如今也变得异常冷清。偶尔出现几个行人也戴着口罩,行色匆匆。

20日的大邱东城路街景(图源:韩国“news1”新闻网站)

20日的大邱东城路街景(图源:韩国“news1”新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