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室友忆医生彭银华:他很孝顺父母,工资不高时也寄很多补贴家用

在王瑞波的记忆中,彭银华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大学时申请了助学金,父亲的身体也患病。“他很孝顺父母,也很懂事,我们毕业后有三年规范化培训,工资不是很高,但他都寄出很多补贴家用。”

2月21日凌晨两点,王瑞波看到群里有彭银华病逝的消息传来,心里一惊,他不确定这是自己的大学室友。“当时不敢相信,还给他打了几个电话,打过去都是关机。”直到看到新闻,他看到了彭银华的照片。

2月20日,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29岁的医生彭银华因感染新冠肺炎,于21时50分不幸去世。

王瑞波告诉南都记者,他与彭银华在湖北科技学院就读时同住一间寝室,他心中的彭银华是个爱学习、乐于助人又孝顺的人。

他说,彭银华与妻子2017年就已领证,但因为学习培训及工作太忙一直没办婚礼。他在去年12月就已收到彭银华2020年正月初八的婚礼邀请。1月22日最后一次谈话中,彭银华曾提到自己当天的工作,“104个病人,6个人倒班”。

默默助人的寝室长,考证考试都一次过

王瑞波说,2010年大一开学,他和彭银华分到了同间寝室。第一次见彭银华,就觉得他个头比较大,是个青涩的大男孩,爱笑,阳光。

学前军训,王瑞波在军训时大腿拉伤,无法走路,在寝室的床上休息了两天。虽然二人还未熟知,彭银华主动承担起了照顾他的责任,从食堂打饭回来到扶他下床洗漱,全被彭银华一手包办。

善于言辞、乐于助人的彭银华被5位室友推选成为了寝室长。“当寝室长肯定帮我们默默做了很多事情,寝室脏了,很多时候都是他一个人主动打扫完了卫生。”王瑞波说,当时寝室在5楼,饮用的桶装水要从很远的购买点一路扛回来,寝室没水了,多半都是彭银华去扛水。

大学时的彭银华。受访者供图

在王瑞波的记忆中,彭银华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大学时申请了助学金,父亲的身体也患病。“他很孝顺父母,也很懂事,我们毕业后有三年规范化培训,工资不是很高,但他都寄出很多补贴家用。”

“他的成绩也很好,平常拉着我们一起去晚自习,考执业医师资格证、参加全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考试、规培结业考试都是一次过。”王瑞波说,大学期间彭银华还去献了很多次血,也鼓励室友一起去献血。

去年12月邀室友参加婚礼,感染前坚守隔离病区白加夜轮班倒

2015年从湖北科技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彭银华被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录用。2016年获得执业医师资格后,他去到协和医院本部进行了为期3年的规范化培训,2019年7月分配到该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3病区,担任住院医师。

大学室友6人组了个微信群叫“莫逆之交”,毕业后也经常分享日常。

去年12月8日,彭银华在群里发了一个红包,告诉大家自己正月初八结婚,还嘱咐说“赶紧领红包,证明你们看到了,到时候准时参加啊。”

室友回复:“恭喜,恭喜,一定到。”

彭银华在群里最后一次说话是1月22日。这时,新冠肺炎疫情已经爆发。

这天早上,有室友在群里说自己已经回家了,让大家也少出门。

“目前一共有104个病人,这个趋势还没有停止,才6个人倒班,今天有个还去门诊了。”8时37分,彭银华说了自己当日的工作。有室友回复他一个拥抱的表情。

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呼吸内科3病区医生王迪黎接受江夏区广播电视台时表示,从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确诊到隔离病区组建,彭银华一直坚守在隔离病区,“白班加夜班”轮班倒。

3天后,正月初一,彭银华不幸感染新冠病毒肺炎。1月30日病情加重,被送往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治疗。

南都记者从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获悉,疫情发生以来,彭银华主动请缨一直在临床一线。他推迟了原定正月初八的婚期,办公桌抽屉里还留着没来得及发下去的婚礼请柬。

2月20日凌晨5点,王瑞波久久无法入睡,他找出与彭银华以前的合照,发了一个朋友圈悼念这位好友。

“多不愿意这是真的,天也渐渐下起了大雨,回忆历历在目,百感交集,见不了最后一面,窗前王者天空给你守夜。兄弟,天堂路上走好。”

采写:南都记者 张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