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病学专家曾光:医院是否感染,决定一个地方的疫情大小

曾光:无症状感染者确实让情况更复杂了,会导致我们错过一个潜伏期。因为可能他们没有出现症状时,被他感染的人却先出现症状了。当我们发现了这个感染的人以后,反过来再找首发者,可能已经错过了一个潜伏期。在这期间,这名首发者可能还感染了别人,还需要做流行病学调查。这种情况必然会给医院带来压力。衡量一个地方的疫情大小,重点是医院感染。如果医生感染了,由医院去播散,那就非常危险。

“复工复学是大势所趋,我们必须顺应形势”,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近日在微博中写道,“以后的工作目标就是工作和防疫两不误”。那么如何才能做到复工和防疫两不误?目前疫情防控进入了怎样的阶段?各地医院又该如何避免密集感染?2月21日,由看呼吸联合新京报·我们视频、腾讯新闻推出的系列直播节目《阻击新冠·权威在线》视频连线专访了曾光教授。

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王一民作为节目主持人,与曾光教授共同探讨了目前疫情形势。以下为访谈内容整理:

与曾光教授共同探讨目前疫情形势

复工复产丨不建议出现病例就大规模封闭

王一民:目前我们的疫情防控处在什么阶段?下一阶段的要点是什么?

曾光:我曾经预测,下降之后可能会有一个上升的拐点。因为至少有两三亿人口在返城,这是个巨大的冲击。虽然采取了很多措施,如铁路部门只卖50%车票,到达之后再隔离14天,但是人口流动太大,复工情况非常复杂。我当然希望我这一次的预测是失败的,但目前看多个城市都出现了一些状况,我不敢太乐观。

那如果复课的话会发生什么呢?现在跟我们作斗争的,不光是新冠肺炎了,还有非肺炎的新冠病毒轻症感染,这在儿童中的占比是很大的。如果学校发生感染,学生再将病毒带回家,情况就会更严重。现在讲联防联控,每一步防控都有重点,春运返城重点在交通系统,然后是社区防控,下一步教育防控也要做好。在复工复学的动态环境中及时发现病人,及时精准防控。

王一民:那我们要不要复课?该怎么复课呢?

曾光:这个问题应该跟教育系统一起协商、指定预案。在过往历次流行病中,教育系统和卫生系统配合是最好的。教育系统指令性很好,一个指令下来,不遗漏,执行力强。孩子们可能要戴着口罩上课一段时间。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有序的过程。

王一民:精准防控具体怎么做?

曾光:不要一出现病例就大规模封闭,应该根据流行病学调查来精准防控。如果小区里出现,可以封闭共用一个电梯的单元,但没必要透露具体是哪一户。其他地方也一样,农村里就按户,学校里按同一间教室,工厂里按同一车间,这样来做精准防控,比较适合于复工复产。

曾光教授19日发微博强调,封闭不能扩大化

医院防控丨一个地方医院是否感染,决定当地疫情大小

王一民:在有无症状感染者存在的背景下,对医院的防控方面有什么建议?

曾光:无症状感染者确实让情况更复杂了,会导致我们错过一个潜伏期。因为可能他们没有出现症状时,被他感染的人却先出现症状了。当我们发现了这个感染的人以后,反过来再找首发者,可能已经错过了一个潜伏期。在这期间,这名首发者可能还感染了别人,还需要做流行病学调查。这种情况必然会给医院带来压力。衡量一个地方的疫情大小,重点是医院感染。如果医生感染了,由医院去播散,那就非常危险。现在不光要注意发热门诊,急诊科、内科、很多科室都有风险面对病毒没有窍门,就是面对每一个病人都要一视同仁地消毒,每一个大夫都要保护好自己。

>>>视频 | 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一个地方医院是否感染决定当地疫情大小

王一民:现在很多医院处在70%-80%暂停的状态,后面怎样开门诊、怎样逐步开始接收其他病人,也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曾光:现在做公共卫生,不可能是长期在其他科室停诊的状况下。真正可持续性的防控,必须把这些都打开。论病毒的危害性的话,美国这一季流感已经死亡14000多人,远比我们因新冠造成的死亡人数多。新冠肺炎的未知提高了我们的警惕。新加坡目前也出现新冠肺炎病例,但是他们有些人建议把其当流感看待。我们不会像这样处理,但是也不能因为新冠厚此薄彼。不能只关注新冠、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还要看慢性病。如果医院不开诊,慢性病加重也会导致死亡率增加。另外我也不建议出现病例就大规模封院,如果妇产科因为有一个病例就都封了,大家到哪儿去生孩子?

疾病控制丨公共卫生信息要能及时转化为决策和行动

王一民:一些基层疾控工作人员和我表达过担忧,说有些地方好像把流行病学调查搞丢了,这一点您注意到了吗,怎么看待?

曾光:搞流行病学实际上是搞情报的,丢掉了就是扩大化了。目前有省市为了完成任务,主张对所有发热病人都做核酸检测,我觉得这是狂轰乱炸,是不可取的、不可持续的。必须要根据流行病学调查的线索来进行。我们国家的公共卫生意识需要提高,尤其是官员,这一点非常重要。武汉早期疫情为什么扩散了呢?最早期的工作我没有参加,但我有个判断,就是公共卫生信息没有及时转化为决策。

>>>视频丨有省市给所有发热患者都做核酸检测?曾光:这是狂轰乱炸 不可取

曾光:流行病学专家应跟一线临床医生在一起,与不同领域专家真正形成一个参谋部。这个参谋部的意见应该直接报给决策者,不要一级一级走程序往上报,报上去也走样了。2003年SARS期间,我去人民医院调查,调查完还没出医院就已经告知决策层,马上就有决策——建小汤山。SARS的经验教训应该在这次战役中沿用,我们这次到一定阶段就也应该进行一个总结,看看怎样把大家的合力、我们的知识和信息转化成最有效的公共卫生行动。

王一民:我去其他国家参观疾控部门,他们告诉我一个概念,“防控花一块钱,可以给国家省八块钱”,这一点您认同吗?

曾光:千真万确,预防的性价比比治疗高得多。大家通常知道的是三级预防:预防发生、早发现早治疗、感染及时抢救。实际上还有一个预防叫零级预防,就是政策预防。比如根据这次经验总结评估制定下一次预案,它甚至是不花钱的,但效果最好。这一点需要我们全社会,包括决策层达成共识。现在中国公共卫生处于一个比较困难的时刻,名牌院校公共卫生毕业的学生愿意去疾控部门工作的不到5%,因为待遇差。但做疾控需要有人文学、社会学、沟通、临床、病毒学、公共卫生学等综合知识,实际上对人的素质要求是很高的。美国疾控中心在职工和合同工总人数大概是26000人,我国是2100人,不足人家十分之一。公共卫生系统需要优质的人才,这一点不能再坐视不管了,应该要扭转了。

>>>视频丨曾光:预防比治疗省钱得多 防控花1块钱能为国家省8块

“做好准确上报及时救治,武汉解封就指日可待”

王一民:王辰院士说新冠病毒可能会和我们长期共存,您怎么看这一点?如果长期共存,我们的防治工作会做出怎样的调整?

曾光: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国外一些学者也是这样认为的。长期共存我觉得也没什么,就多增加一种疫苗。如果能和流感疫苗整合在一起,流感疫苗三价变四价,对民众来说就更方便了。是不是需要全民接种,还是特殊人群接种,这个需要之后研究评估。

王一民:一个最实在的问题,武汉封城马上要一个月了,您估计还要封多久?

曾光:目前武汉形势很好,现在强调对确诊、疑似、密切接触、原因不明这四类病人分类集中收治隔离,这是打翻身仗的关键。现在中央还在给武汉找漏洞,动用战时指挥系统,还在建方舱,说明救治的容量还没有饱和。但武汉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把情报准确、救治及时这些问题解决了,可以说解封指日可待。一个潜伏期见成效,两个潜伏期大见成效,三个潜伏期可能就是彻底翻身。

王一民:北京的防控怎么能做得更好一些?

曾光:北京目前已经做得很好了,北京的难度在与医疗资源要支援全国,北京只要医院不出问题,社会就有信心。不怕人多,关键能够找到他,治疗他。

王一民:那您现在对医院有信心吗?

曾光:我非常有信心。

>>>点击观看完整版回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