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被指伪造财务数据,创始人陈向东回应:报告主观臆断

记者 | 戴梦馨

编辑 |

1

2月25日晚,Grizzly Research发布针对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NYSE:GSX)的做空报告,认为跟谁学将2018年净利润夸大了74.6%,并通过关联交交易、购买办公楼掩盖成本、转移资金。

创立于2014年的跟谁学,曾主营“教育O2O”,为消费者和老师提供类似滴滴的在线匹配平台。O2O模式陷入低谷后,跟谁学在2017年转而孵化在线网校“高途课堂”,凭借大班网校业务的高增长在2019年6月赴美完成IPO。

上市后的跟谁学成为美股唯一一家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并连续7个季度连续实现盈利。这份在线教育行业内极少见的成绩单遭到Grizzly Research质疑。Grizzly Research表示获取了跟谁学的信用报告,其2018年净利润应为1125.2万元,而非跟谁学向SEC披露的1965万元。

Grizzly Research认为,跟谁学伪造财报的关键角色,是北京优联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优联)。

跟谁学招股书披露,北京优联属于跟谁学关联公司,负责广告业务,主要运营“家长家”学习社区。作为跟谁学投资的公司,北京优联应独立运营,但Grizzly Research通过招聘信息发现,北京优联的公司地址与跟谁学公司地址一致,认为跟谁学很可能通过家长家社区引流学生至自身的付费课,规避承担应有的招生成本。

界面教育通过家长家发布的文章印证了这一推测。2月5日,家长家发布文章《停课不停学!2020新版1-12年级下册电子课本全更新(高清版),打印在家学!》,向用表示免费进微信群领取电子版课本。其中,五年级的微信群成员包括2名头像为“高途课堂”的老师。群管理员要求家长分享含二维码广告图片,而发送的电子课本链接是高途课堂旗下微信公众号“小学生学习必备”。

Grizzly Research认为,跟谁学的另一家已出售的控股公司“北京百家云图科技有限公司”,实际地址位于跟谁学北京分公司隔壁。跟谁学可能也利用了这家公司雇佣员工、掩盖实际成本。

做空报告称,跟谁学夸大财务数据的另一个手段是夸大购买办公楼的实际资金。

2020年1月31日,跟谁学发布公告,以3.338亿元在郑州购买三栋办公楼。Grizzly Research发现,跟谁学通过VIE控制公司在1月13日收购郑州凯通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1月19日更名为郑州高途云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郑州高途)

Grizzly Research发现,郑州高途在2016年递交的环评报告显示,新建研发楼建设项目包括三栋办公楼,总投资为7500万元,而非跟谁学宣布的3.338亿元。

Grizzly Research在报告中提到的其他指控,包括跟谁学在2015年曾有刷单、伪造学生数量的不良历史,跟谁学的百度指数、微信指数、App下载量与竞品差距较大,以及跟谁学现任CFO沈楠行业声誉不佳等。

针对跟谁学业绩的质疑声,跟谁学CFO沈楠曾于2月22日向雪球社区投资者做出回应。对于App排名与收入情况不匹配,沈楠表示:“我们最近也不断看到大家在提及这些数据,也经常说看不懂跟谁学,是因为这些数据排名不高。”他对此现象解释为,跟谁学旗下有五个产品,学生上课途径包括苹果系统、安卓系统、H5、小程序、微信场景、PC端等。截至2月10日,IOS终端占比在中等个位数左右。

对于跟谁学招生渠道与其他在线教育公司一致、但获客成本明显低的疑问,沈楠称跟谁学的运营效率更高。而对于近期多名联合创始人离开的消息,沈楠回应称,核心管理干部没有一个是被行业高薪挖走。

26日,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对于做空报告回应界面教育表示:“我们认为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

遭遇做空后,跟谁学股价一度下跌6.92%,但随后开始回升。截止到美股当日收盘,跟谁学股价下跌2.93%至44.09美元/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