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逃难传的太邪乎,韩国也无奈辟谣了

随着韩国疫情的蔓延,世界关注的目光从日本钻石公主号游轮转移到了韩国本土。截止今天下午4点,韩国确诊病例累计达到了1261例,死亡12例,疫情状况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重灾区。

不过,随着韩国疫情的蔓延加速,关于韩国人入境中国避难的消息也越来越多。在网络上,很多网友根据韩国飞我国航班涨价几倍,一票难求的现象,称这是疫情爆发后韩国人来我国避难导致,越传越厉害。那么,事实真相到底如何?

确实,这几天韩国飞中国机票价格涨幅很大,不过,这更多是基于受疫情影响航班减少所致。这一点,此前就得到了青岛出入境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确认,韩国飞青岛票价暴增原因,主要是由于航班减少,韩国入境青岛游客量跟往日持平,没有激增。

虽然网友对韩国人来华感到担忧,但中国驻韩使馆及负责接收签证申请的中国签证申请中心数据显示,目前韩国公民申请中国签证的数量,相较于往年同时段不仅没有大幅度增加,甚至略有减少。特别是采取“封城”措施的大邱地区的釜山总领馆的签证申请数量仅为两位数。

针对不少网友怀疑韩国人大举涌入我国避难的消息,韩联社称,“经证实,传言并不属实”。

韩联社原因国内媒体报道称,25日从韩国乘机飞往青岛的乘客中80%为中国人,韩国人比例仅为20%,与平时相差无几。最近首尔至青岛机票价格较平日猛增三倍,为大部分中国人在韩国紧急回国所致。

昨天(25日)被威海有关部门全员隔离的164名韩国航班乘客中,韩国人仅有19人。

综合分析来看,航班票价大涨的主要原因还是航班次数减少。这种减少并不是随着韩国疫情突然爆发所致,而是在二月初我国疫情严重时就已经出现。以青岛机场为例,发生疫情前,韩国至青岛航线每天平均42班次,最近减少到12班次。

韩媒在2月4日曾报道称,韩国国内航空公司四成赴华航线停飞,近三成航线缩减班次。在疫情爆发之前的1月初,韩国共有8家航空公司执飞中国大陆航线,总计100条,其中共65条赴华航线受疫情影响停飞或减班。

截至2月3日,韩国方面共有41条航线暂停运营,相当于41%的赴华航线停飞。同时,大韩航空(15条)、韩亚航空(8条)、釜山航空(1条)等航空公司的24条航线缩减班次。

当时,韩国航空业界就认为,疫情蔓延引发的担忧益增,不少旅客不仅取消前往中国的计划,还取消了去其他国家的旅行,在此情况下,停飞或减少航班相对来说更好,并预计停飞和减班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韩国航空业界担忧,受此次疫情影响,航空业遭受的损失规模或超过2003年非典。

面对蔓延的疫情,韩国方面此前紧急提升了防控级别至最高,并出台了诸如“封锁”疫情重地大邱及庆尚北道地区的措施,采取高强度防控、编制补充预算及稳定口罩供需等,但韩国方面表示这不意味着“封城”,禁止一切出入。

根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的透露,目前韩国境内感染患者的致死率为1%左右,死亡病例主要集中在高龄或有基础疾病的患者。她表示,为了降低函购新冠病例的死亡率,政府将改善管理体系,对病情较重的患者进行集中检查和治疗。

为了给防控疫情提供司法保障,韩国国会今天还表决通过了《传染病防治管理法》《检疫法》《医疗法》三项法案的修订案。其中《传染病防治管理法》修订案规定,传染病预警级别为“注意”以上时,向社会福利设施内的老年人、儿童等易感染人群提供口罩;甲类传染病流行引发医药品涨价或供应不足时,应在保健福祉部长官公布的期限内禁止口罩和消毒液等物资出口等。

疫情的爆发也令韩国民众非常恐惧,抢购口罩、消毒液等必备物资的民众在很多地方出现排队现象,为了缓解压力,韩国政府27日开始,每天通过药店等公共销售点面向公众供应350万只口罩,并向疫情吃紧的大邱地区和防疫一线特供口罩。

面对迎接物资紧缺的现状,韩国政府还开始采取干预市场的手段化解“口罩荒”。

这些措施包括限制口罩出口量等,具体而言,口罩出口量不得高于产量的10%,公共销售量将超过产量的50%,每天的公共销售量达到500万只。公告销售量有限分配重灾区、医务人员、弱势群体、高危岗位,普通消费者明起可在药局购买150万只,在邮局、农协(农村合作社)购买200万只,合计350万只。如果“口罩荒”现象仍无缓解,韩国政府还将升级干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