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镜头为什么高级?“水”的这三层镜像,别有洞天

《妖猫传》的剧情叙事线毁誉参半、颇受争议,但服化道和镜头语言、美学风格都相当惊艳。摄影指导曹郁在镜头里呈现的“金碧山水”让人眼前一亮,宝马雕车香满路的瑰丽画面、水榭歌声处处来的长焦镜头,都非常可圈可点。

多处出现的水之意象,更是深深融入叙述情境里、有着风景之外的承载

白龙将贵妃尸体藏在山洞之中,山巅一树繁花开、有着人迹罕至之处的世外之气,一旁瀑布飞流直下、喧声震天。此处的水,如刀如剑如利刃,带着纵身一跃前尘往事不复的决绝之感。

白居易二人跟随陈云樵去胡玉楼,万千灯火亮起、水和风月之灯两相映照、微微摇曳。此处的水,如蜜糖如镜面,是大唐风流的具象化。

二人在蜿蜒曲折的回廊之上、水雾之中,渐渐抽丝剥茧剥开贵妃之死的真相。此处的水,如烟如雾如瘴气,如人心难测的迷离之感。

《诗经》中最古老的手法是赋比兴,赋是直接陈述,比兴则是以此言彼、以物喻意。

《妖猫传》中的水,在可圈可点的镜头语言之中,似乎也有了“比兴”之意。

湖面之水:盛唐之气的具象呈现

《妖猫传》中陈凯歌导演某些过于浪漫的设定,让评论的两极化表现非常极端,比如贵妃云上荡秋千的画面,美则美矣,但过于写意,逻辑闭环不够完整。

相比之下,反而是白居易(黄轩饰)、空海(染谷将太饰)乘船去胡玉楼的画面,一组镜头呈现出的群像效果可能更有浸染力。

没有聚焦特定人物、不将“大唐风流”的气韵压在某一个人物身上,也便不会产生“她能否以一己之力表征一代之美”的争议。

这一组水上行舟的镜头里,时空、色调、呈现方式的变化,都非常可圈可点。

首先,镜头轴线切换。

电影中黄轩二人跟踪金吾卫统领,一路追逐。

前一段陆路,镜头拍摄了长廊里横向的位移,熙熙攘攘的街市、影影绰绰的光线,一组高速运动镜头,以“快”来呈现动作的紧张感。

后一段水路,镜头拍摄了楼中灯火在水面上倒映而成的两面镜像,歌吹鼓乐乘风渡水而来,风流意蕴尽在其间,一组匀速的缓慢镜头,以“慢”来揭示春江花月夜式的风流快意。

其次,时空转换。

这一桥段中时间从白天切换到了夜晚,薄暮时分桥上灯光渐起,夜幕时刻船和水和人的质感都非常可圈可点。

此处的水如同镜面一般,水上水下灯火两重天。

渡水而来,有着别样的风流浪漫情调;水如画而船在画中行,更突出了这一段寻欢作乐故事的审美属性、同时弱化价值道德判断。

整部电影中,无论是花萼相辉楼的极乐之宴,还是白鹤少年忽而为人忽而为鹤的轻健奇妙之姿,抑或是众人花繁锦簇言笑晏晏之欢娱,都在渲染所谓大唐风流

“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情意结,深埋在诸多古典叙述的肌理中。

《妖猫传》这一段水上行舟的镜头,巧妙以水为媒、以水为镜,营造出了烟笼寒水月笼沙般的效果,叫人印象深刻。

同样是水,廊下之水则有着非常不同的质感。

廊下之水:侦探悬念的氛围营造

胡玉楼一夜迤逦之后、次晨熹微之时,同样是这一湖水,在镜头中却以雾气的形式呈现

电影中白居易、空海二人终于发觉贵妃之死的内幕之时,二人撑着伞,站在水面的回廊之上。

雨雾蒙蒙,很有天若有情亦哭恸的意味。

一方面,这是古典园林曲折婉约的美感。

三步一转、十步一廊,兜兜转转、曲曲折折、虚虚实实的结构,和从A点到B点的直线构图有着巨大的区别,中式古典园林意象的复杂美感尽在其中。

另一方面,这也是对叙事故事里谜团的隐喻。

电影中黄轩、染谷将太两位的角色,功能类似于侦探式的破案者,一点一点从玄宗之死探究往事,一环一环顺着妖猫指引发掘当年隐情。

在故事有重大信息含量的重要结点之上,山水假、亭台楼阁等意象,都有着道具之外的叙事甚至是言情功能,集体构成了合一的氛围。

虽然氛围营造得非常扎实,但“悬念”这条线的品相,依旧被叙述内容本身所拖累。

从叙述新鲜感的角度而言,选择以解谜、倒叙的悬念感来讲述这样人尽皆知的故事,有着相当大的弊病。

唐玄宗和杨玉环的故事,文人墨客已经写了千年、争执了千年、唏嘘了千年。无论这是情比金坚的爱情,还是耽于爱欲的荒唐,每一种解读都早已经被写就。

这段爱情,国人太过熟悉,语文课本上的《长恨歌》是必备篇目,烙印在几代人的常识记忆中。

这就导致了我们在看电影悬念线条的时候,观感过于平淡:难有反转、难有意外、难有预料不到的惊天一击。

电影中对这段感情的解读,最重要的落点是人性的懦弱。

玄宗不愿意承担背弃爱人的骂名,所以做局欺骗于她,这份自保的难堪面目之后,未必没有真心实意的伤感。

以这一点人性的薄凉爱情,来映照煊赫大唐的叙事审美格局,两极太不匹配,质感很失衡。

反倒是虚构的人物少年白龙,人而猫猫而妖、情不知所起生而死死而生的痴心执念,显得更为动人。

在白龙这段故事里,水最鲜明的形态是瀑布,比兴极端激烈而决绝的情感。

瀑布之水:爱恨别离的情绪映射

《妖猫传》中刘昊然饰演的白龙,戏份并不多但堪称“戏眼”,情绪承载非常集中。

这一段电影将场景设定在杳无人烟的山巅悬崖之上,一边是突兀荒凉的山洞,一边是飞流直下的瀑布。

前一秒朔风苍凉,后一秒贵妃站在灼灼花树之下、言笑晏晏。

你很难说清,这一段场景究竟是真是幻,究竟是真实发生的过往、还是白龙执念的心魔入画。

但电影的魅力也恰恰在此,以蒙太奇的方式完美融合似真似幻的一往情深

此处的水,第一层含义是地理位置上的偏僻、远离尘嚣。

山巅瀑布间,两位少年带着贵妃的尸身前往避世,化外之地,摈弃的不仅仅是熙攘人群的悠悠众口,也是凡尘俗念里的算计和勾心斗角。

第二层含义则是断水般的往日烦忧。

电影中白龙的身体坠入瀑布之中,如同他绝望的一腔爱恋,义无反顾、绝不回头。

瀑布激昂的声势浩大之感,水流向下的有去无回、纵身一跃的就此别过的映照之感,共同构成了叙事中情与景、境与人的交融。

舒心结语

舒心酱并不喜欢《妖猫传》的逻辑构架,故事长于肌理而疏于骨相,女主角承载了过于巨大的文化意象象征感,显得虚而无力。

但电影的镜头语言如此成熟,桥下水,湖中水,山中水,凡此种种皆有不同。

“水”这一意象,既是寻常的审美景致,又是不寻常的情绪氛围加持神器。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此恨绵绵无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