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特斯拉年报:关于疫情影响、需求和Model-Y

“报告中几乎没有交付、利润、盈利这些关键点的任何指导。”

研究员:阿司匹宁

出品:涂鸦研究所

与分析无关的是,我很喜欢特斯拉(TSLA. US)这家公司,这也是我持续跟进它的主要原因之一。当我读到特斯拉最新的10-K文件时,我发现,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用以说明一家公司的财务状况和商业模式,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尽管我知道当前特斯拉的股价不受商业现实的影响,但就10-K中所提及的重要信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分享出来。

疫情之下,特斯拉零部件的供应问题

国内的疫情似乎开始向好的方面发展了,但疫情在美国的影响才刚刚开始爆发。

很明显的是众多美国汽车制造商都依赖于中国供应商的零部件供应,而现状便是许多工厂因为未能达到防疫标准,且目前还未能恢复生产,零部件短缺的问题摆在了各大汽车厂商的桌前,前些日子奔驰的“4亿亏损”一度上了热搜。

特斯拉是依赖中国制造零部件的公司之一,不仅是上海工厂生产制造的那些,也包括公司在弗里蒙特生产的机车。特斯拉在上海的生产不仅严重依赖零部件,还极度依赖国内的劳动力。

此前特斯拉声称,降低在中国生产成本的一个因素是减少对自动化的依赖,同时增加使用廉价的体力劳动。

此外,特斯拉的上海工厂依赖中国消费者的需求来供应Model 3的生产。事实上,在新冠状病毒成为新闻之前,中国消费者对汽车的需求是出现了问题的,2019年的汽车销量比2018年下降了7.4%。电动汽车市场也比整个汽车市场相对疲软得多。从这一点出发,消费者对特斯拉的热情是否能一直持续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而特斯拉在1月29日发布的第四季度更新报告中竟然没有直接提到疫情的相关影响。

一直到了财报电话会议上,受到提问,特斯拉高管才回应了有关疫情所带来的的影响,首席财务官ZacharyKirkhorn称:

“在这一点上(指疫情),我们预计由于政府要求关闭工厂,上海制造的Model 3的交付将会延迟1到1.5周。这可能会略微影响本季度的盈利能力,但及其有限,因为Model 3上海车型的利润贡献仍处于初期阶段。我们也在密切关注在弗里蒙特生产的汽车的供应链是否会出现中断。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任何实质性的征兆,何况我们有足够的现金继续我们的扩张计划,同时也会进一步加强资产负债表。”

紧接着两周后发布的10-K(年报)版本:

“如果这种冠状病毒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全球供应链,尤其是汽车零部件供应链,是否会受到影响,如何受到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我们可能会产生超出我们控制范围的与此类事件相关的费用或延误,这可能对我们的业务、经营结果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正如在10-K警告中所显示的,特斯拉可能面临在弗里蒙特和上海的生产中断。特斯拉的上海工厂已经恢复运营,但目前还没有关于其产量的确切报告。当然,也没有关于在国内销售水平的报告。

熟悉中国汽车零部件市场的内部人士告诉我,特斯拉的部分零部件供应商目前正处于隔离状态。此外,至少特斯拉的部分劳动力来自部分疫情严重的地区,这些工人返回上海时受阻的可能性同时存在。

而目前的情况下随着国内零部件供应商重新投入生产,特斯拉在他们的优先考虑名单上的位置并不高,其他规模更大、更成熟的客户将排在首位。其中一位供应商龙头企业这样告诉我。

对于在这一点我暂时保留意见,不排除出于某种原因,政府会扶持特斯拉的生产,那么特斯拉可能会成为一个强制性的优先事项,对于这些零部件供应商而言。

国内市场需求:进一步萎缩,怎么办?

比供应前景更令人担忧的是需求前景,根据国家统计数据,汽车销售将在2月下跌90%,3月下跌60%,4月下跌40%,也是基于这样的数据推演,目前各地都在准备着相关刺激车市消费的政策,例如开放限购等等。

在我此前对于特斯拉2020财年的模型里,公司上半年GAAP亏损在5亿至7亿美元之间,全年也会保持在GAAP亏损的水平,但是如果结合疫情,这的数字会愈发糟糕。

放置一个小插曲,去年David Einhorn(如果不知道的可以百度一下,传奇投资人)和创始人Elon Musk发生了一场著名的争吵,有关于前者质问第三季度资产负债表上的10亿美元应收账款数字的问题。

图表 1 Einhorn写给Musk的邮件(来源:公开信息)

虽然等到现在Elon Mush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随着19财年的应收账款规模进一步扩大至13.24亿美元,我想,10-K中或许能找到些答案。

“应收账款主要包括金融机构和租赁公司向我们的客户提供各种融资产品的应收账款、能源生产和储存产品的销售、向其他汽车制造商销售监管信贷以及租赁公司拥有的汽车的维修服务。”

结合特斯拉实现了很多Q3和Q4的交付,可以推测的是公司的方式是将批量销售以折扣价卖给第三方,并只允许买家在将货物卸给终端用户后才付款。在某些情况下,特斯拉似乎还提供了慷慨的剩余价值担保,以完成交易。

“我们为某些购买车辆并通过我们指定的商业银行合作伙伴为其车辆提供融资的国际客户提供转售价值担保或类似回购条款。我们也提供转售价值担保与汽车销售的某些租赁合作伙伴。这些程序下,我们在交付汽车后接收以汽车售价为准的全部货款,而我们的交易伙伴可以选择在担保期内出售他们的车返回给我们。”

此外,据我们所知,挪威曾经是特斯拉全球市场的首要市场,虽然在最近因为个税优惠被荷兰超越了位置。但无论是荷兰还是挪威,目前特斯拉销售的数字都低于了预期,虽然从历史经验来说,特斯拉每个季度的大部分销售都寄到了最后一个月,但这仍然无法改变第一季度业绩指标十分艰难的现实。

负责特斯拉全球市场战略的相关人士告诉我,特斯拉将把目光放去英国和韩国来拯救第一季度以及第二季度几乎可以预见的惨淡表现,两个市场的共通点是都拥有很大力度的电动汽车激励措施。

事实上,从英国的公开信息可以看见,特斯拉已经开始削减了租赁销售方式的价格(英国车市的一种特殊购买方式),目前的交易是两年的租期,仅需2501.94英镑的最初保金,月付416.99英镑含税租金。

再结合最新的信息韩国也面临疫情爆发的状况,特斯拉指望英国和韩国拯救前两个季度的愿望可能要竹篮打水了。

关于Model Y预定的诡异沉默

10-K中提及有关于Model Y:

“ModelY是一款紧凑型运动型多用途车(SUV),以Model 3为平台,最多可容纳七名成年人的座位,我们于2020年1月开始生产,预计在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交付。我们目前在弗里蒙特工厂生产Model Y,并在那里进一步扩大生产,为下一步在上海超级工厂的生产做准备。我们目前提供的Model Y双电机全轮驱动远程和性能版本。“

特斯拉声称,其在上海的产能为每年15万辆Model 3,因此它承诺将增加同等数量的Model Y轿车的产能,不过它没有透露Model Y在中国的投产时间。

季度报告和10-K之中都还缺少什么?

那就是特斯拉到底收到了多少Model Y的订单。

回想Model 3刚开始时,马斯克几乎天天在推特上炫耀Model 3的订单数量,再结合此处,这样的沉默显得过于诡异。

基于此,我对Model Y持有四个观点::

首先,特斯拉加快了Model Y的生产,因为它意识到Model 3的需求已经在下降。弗里蒙特生产的每一辆Model Y都是不再生产的Model 3。

其次,特斯拉对Model Y的订单一直守口如瓶,是因为它的订单太少,公布订单数量不是明智之举。

第三,毫无疑问,Model Y在刚推出的时候应该也会销售得不错,但经过一两个季度的生产后,很明显,Model Y将蚕食Model 3的销量。

第四,Model Y的营销,特别是在欧洲和亚洲,将与Model 3的营销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在这两个地区的市场,Model Y将面临比Model 3更多的竞争。

另外,结合我此前阅读过上百份甚至千份的10-K报告而言,特斯拉这份文件极度地缺乏预测,也没有对业务驱动因素和结果进行任何全面的评估,尤其是考虑到公司目前的规模和复杂性,这样一份“简略”的文件有些不合常理。

报告中几乎没有交付、利润、盈利这些关键点的任何指导,作为一家目前已经17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这些重要的指标难道已经可以忽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