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难容金钏晴雯,为什么却放过赵姨娘?探春守口如瓶

探春之母赵姨娘,在贾府着实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赵姨娘是在训斥声中出场,且看贾环跟宝钗的丫头莺儿口角,被贾宝玉撵走,赵姨娘闻言跳脚,“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没脸的东西。那里玩不得,谁叫你跑去讨没意思”,正好路过的王熙凤听了这话,大口啐道“大正月,又怎么了?说这些淡话做什么!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呢,与你什么相干”。挨了王熙凤一顿隔窗训斥,赵姨娘暗暗发狠,引出扎纸人魇镇之祸。

而贾母更是极为厌恶赵姨娘,王熙凤、贾宝玉被马道婆施法疯癫之时,贾母当着宁荣二府、王子腾家、小史侯家、邢夫人弟兄辈并各亲戚眷属的面,指着赵姨娘的脸骂道,“烂了舌头的混账老婆,谁叫你来多嘴多舌的···有你什么好处?你别做梦···”,如此,赵姨娘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犹如过街的老鼠,嫉妒、呆庸、愚蠢、狠辣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不禁令人疑问,如此一个惹是生非不着调的人,为什么会得到王夫人的容忍?眼看其为贾政养儿育女,却相安无事,从无算计?

我们依旧到原著中寻找线索。王夫人在怒撵金钏儿、晴雯时,曾明确提及她生平最恨那些窈窕卖乖、挑唆是非之辈,赵姨娘的长相原著并无描写,但就探春“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来看,赵姨娘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故而她正是王夫人难容的那类人。难容而容,这就意味着,赵姨娘的存在对王夫人有很大的利处!其一,王夫人平素摆出一副吃斋念佛的模样,能容得下赵姨娘,更显她的贤良!在侯门公府里,这是正室必须要有的气度。

其二,赵姨娘碎嘴,经常跑去给王夫人耳边嘀咕一些问题,诸如王夫人质问王熙凤“赵姨娘、周姨娘的分例是多少?可都按数给她们?前儿我恍惚听见有人抱怨说短了一挂钱,是什么缘故”,王夫人乐于以此挟制王熙凤。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样蠢笨的赵姨娘,根本就无法触及王夫人的位置,正如探春所想的,“这么大年纪,行出来的事,总不叫人敬服。不留体统,心里没算计,是个呆人罢了”,不过一个呆人,留着有这许多的好处,王夫人何乐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