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姨娘:凭什么我不如袭人?探春:你看看她背后站着谁?

探春管家后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她的“舅舅”赵国基的丧葬费问题。这件看似并不算太大的事,却充分显出贾府中那些管家娘子们的刁钻难缠。

负责这件事的吴新登媳妇,把这件事当成了“考察”探春管家能力的考题,若是在王熙凤面前,她早就献殷勤说出许多主意,又翻出旧例来,供王熙凤选择裁夺了。可是在探春面前,她根本就没有打算这么做,只说了一句:“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昨日死了,昨日回了太太,太太说知道了,叫回姑娘、奶奶来。”

好巧不巧的是,前段时间刚刚有袭人的母亲过世了,贾府中赏了四十两银子。李纨便道:“前儿袭人的妈死了,听见说赏银四十两,这也赏他四十两罢了。”关键时刻,探春阻止了这件事,道:“你且别支银子,我且问你,这几年,老太太屋里的几位姨奶奶,也有家里的,也有外头的,这两样必有个分例,家里的若死了人,是赏多少?外头的死了人,是赏多少?你且说两个,我们听听。”

此时的吴新登媳妇,才领教了三姑娘的厉害,忙拿了账本来,给探春看,探春便按照贾府中的旧例,给了赵国基家里二十两银子。

事情到此按说就该结束了。探春是按照贾府中的旧例给的,并没有什么错。可是,不一时,探春的亲妈赵姨娘就找了来,说出的话很扎心:“你们请坐下,听我说,我在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又有你和你兄弟,这会子连袭人都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连你也没脸面,倒说我了!”

赵姨娘在《红楼梦》里,向来都是个不讨喜的角色,除了贾政,贾府中恐怕没有谁喜欢她,读者们对这个女人的印象,也是愚昧而粗鄙的。但这她的这一番话,却也让人体会到她的不容易。

生而为奴,她谨小慎微地爬到了姨娘的位置,又忍气吞声地活到了一把年纪,终究熬的两个孩子都大了,本以为自己的出头之日到了,却没想到,贾府中一个丫头都比她有体面!

可能有读者会说了,这事没错啊,赵姨娘是家生子,按照贾府中的规矩,她的兄弟的丧葬费应该是二十两银子;袭人是外来的,她母亲病故,应该得到四十两银子的丧葬费。这都是贾府中的先例。

可是,您细想,这事儿真的没错吗?赵姨娘是贾府中正经八百的侍妾,袭人是吗?不好意思,直到《红楼梦》前八十回结束,她还是贾宝玉房里的一个丫头。她根本就没有开脸,没有被正经八百地放在贾宝玉的房里!凭什么赵姨娘的兄弟的丧葬费,没有袭人的母亲多?

精明的探春,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吗?可是,她能怎么办?因为袭人背后站着的人,是王夫人,是荣国府的当家太太。虽然袭人没有姨娘的名分,但是王夫人就是要开了先例,给袭人姨娘的待遇,谁能管得了?

不仅探春,就连王熙凤和李纨,还不是因为王夫人,而一直都在刻意“讨好”袭人?芦雪广联诗的时候,各房中的丫头都给主子们送来了衣服,李纨却只命人将席面上的芋头、朱橘、橄榄等物,盛了一盘子,给袭人送去。袭人回家奔母丧的时候,王熙凤也是按照姨娘的待遇,来给袭人安排随行人员的。一个丫头回家,足足有七八个下人跟着服侍,还派了两辆豪车。王熙凤甚至还拿出自己的衣服,装扮袭人。

一个丫头,在贾府中堂而皇之地享受姨娘的待遇,这本身就是坏了规矩。但是王夫人要坏了规矩,谁也没办法。所以,探春哭诉道:“……太太连房子赏了人,我有什么有脸之处?一文不赏,我也没什么没脸之处……”探春不知道王夫人不公平吗?她太清楚了。

这件事,从根本上来说,不是赵姨娘的娘家得到的赏银少了,而是袭人的娘家得到的赏银多了。也就是说,袭人根本不该按照外头的姨娘的标准拿赏银,因为她不是姨娘!只不过,有王夫人在后面撑腰,谁又能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