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非、印度都有蝗灾,我们一起了解北京历史上的蝗灾

最近

“蝗灾”正在成为

东非、印度等地区农民的噩梦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接受媒体采访所称

这一波蝗虫的卵正在发育中

非洲可能在三四月份出现新的大规模蝗群

而印度政府则预警今年6月印度

可能将遭受更严重的灾情

咱们国家作为几千年农业大国

又是怎么抗击蝗灾的呢?

北京遭遇过蝗灾吗?

今天我们就一起和大家说说

北京历史上的蝗灾

城 市

文化范

中国历史就是蝗灾斗争史

虫是昆虫纲直翅目蝗科的统称

螽(zhōng)斯、蟋蟀、蝼蛄等物种

是蝗虫的近亲

它们多数是植食性的农业害虫

《诗经》中记载的“螽”就是蝗虫

蝗虫家族很庞大

共有8000多种

中国主要有东亚飞蝗、亚洲飞蝗、西藏飞蝗

三个飞蝗亚种

东亚飞蝗分布在东部季风区

亚洲飞蝗分布在蒙古、新疆干旱区

西藏飞蝗分布在青藏高原区

东亚飞蝗分布最广泛

涉及河北、北京、天津、山东

河南、山西、陕西等省市

这些地区

是中国历史展开的主要舞台

可以说

中华文明史也是中华先民与蝗虫的关系史

与蝗灾相关的主要是东亚飞蝗

先民很早就开展了与蝗虫的斗争

先秦时期的典籍《吕氏春秋》说:

“蝗螟,农夫得而杀之,奚故?

为其害稼也”

意思就是

你吃我粮食我就要你的命

如果禾本科植物吃完了

蝗虫饥不择食

也会吃别的

据《晋书 食货志》载:

“幽、并、同、冀、秦、雍六州大蝗,

草木及牛马毛皆尽。

又大疾疫,兼以饥馑

百姓又为寇贼所杀

流尸满河,白骨蔽野。”

今天人知道蝗虫是蛋白质含量很高的食物

可以烧烤油炸

但是在唐代

人们还认为蝗虫有毒

据《旧唐书》记载

贞观二年六月,京畿旱,蝗食稼

唐太宗在宫苑中捉住蝗虫

咒骂说:

“人以谷为命,而汝害之,是害吾民也。

百姓有过,在予一人,汝若通灵

但当食我,无害吾民。”

说完就要吃蝗虫

结果“侍臣恐上致疾,遽谏止之”

李世民说“所冀移灾朕躬,何疾之避?”

于是李世民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吃蝗虫的皇帝

还是在唐代

玄宗开元三年(715)到四年(716)

山东蝗灾发生

宰相姚崇积极主张捕杀

唐玄宗采纳姚崇意见

派遣“捕蝗使”督促各地

采用挖坑、赶打、火烧、埋葬等办法

平息了蝗灾

仅仅汴州一地

就捕得蝗虫十四万石

在历史文献中

旱灾与蝗灾往往并称为“旱蝗”

明代徐光启《农政全书》

系统研究了蝗虫的生活史

在《除蝗疏》中

徐光启梳理从春秋到元代所记载的

110蝗灾所发生时间和地点

得出蝗灾“最盛于夏秋之间”

指出“涸泽者,蝗之原本也”的结论

城 市

文化范

中国历史被蝗虫改写?

蝗灾成为制约历史进程的

一项重要因素

有几个历史故事且听分解

故事一:

东汉建武二十二年(公元46年),因连年旱蝗,草原上的匈奴遭受饥馑,人畜死耗大半于是,匈奴分裂南、北两部。南匈奴南下归附汉朝,与汉族逐渐通化。北匈奴后来西逃,跨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到达欧洲,后来引起了日耳曼各族大迁徙和西罗马帝国的灭亡。

故事二:

元朝末年,发生蝗灾,逼得一个年轻人离家出走,早就了明朝皇帝。据《明史·太祖本纪》记载:“至正四年,旱蝗,大饥疫。太祖时年十七,父母兄相继殁,贫不克葬。……。太祖孤无所依,乃入皇觉寺为僧。”由于旱蝗肆虐,饿殍遍地,佛寺也得不到施舍,朱元璋被迫出门化缘,从一个“托钵僧”一步步成长为一言九鼎的皇帝。没有这场淮河流域的蝗灾,朱元璋的人生归宿大概率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或者是有些狡黠的市井无赖。

各位看官看看

小小蝗虫真的改变了历史

现在网上新闻说

现在印度闹蝗灾

在印巴两国的对峙地区

两国军队顾不上对峙

先处理蝗灾

不管这是真是假

历史上却有先声

据《三国志》记载

曹操带兵攻打屯兵于濮阳的吕布

二军相持百余日

蝗灾来了

于是双方停战

城 市

文化范

北京的蝗灾我们来看看

明成祖朱棣篡位后

采取了比较有利的治蝗措施

据《明史·成祖本纪》载

永乐十一年九月

朱棣“诏自今郡县官每岁春行视境内

蝗蝻害稼即捕绝之

不如诏者二司并罪

当时全国的蝗灾灾情趋缓

但北京是蝗灾的高发区

明英宗朱祁镇所在的正统朝可能是最多的

大家熟悉的明神宗朱翊钧所在的万历朝也不少

崇祯帝朱由检是亡国之君

从崇祯八年七月起到十四年六月止

在这将近6年中几乎每隔一两年

就发生一次大蝗灾

而且集中发生在两京(包括北京、南京)

山东、河南等统治核心区

明孝宗弘治六年(1493)

北京地区的蝗灾最为惨烈

飞蝗来临之时

史称“蝗飞过京师三日,

自东南向西北,日为之蔽”

再来说说清代

据于德源先生《北京灾害史》的研究

清代北京地区发生的有影响的蝗灾

从数量上看似乎比明代少

据统计

清代今北京地区共发生蝗灾29次

平均9年发生一次

而明代则是平均5.7年发生一次

城 市

文化范

历史上预防治理蝗灾的措施

其实北京那会儿的治理蝗灾手段

和历史上也差不多

首先就是火烧烟熏

春秋战国时期有“秉畀炎火”

以火治虫的技术在三千多年前的西周时已采用

《捕蝗图册》

还有就是农田治理

传统农耕方式中存在着“秋耕”的做法

可以保墒增加土壤肥力

还能有效杀灭各种越冬虫卵

战国时期还用深耕的办法

来消除或减轻草害和虫害

第三就是提高植被覆盖率

蝗虫喜欢在

15%-50%植被覆盖率的繁衍生息

当植被覆盖率超过 80%不适合蝗虫产卵

另外古人会提供植被种群的复杂性

蝗虫喜欢啃咬禾本科植物

不喜欢吃豆科、马铃薯、麻类植物

搭配好农作物的种植结构可以避免出现

“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风险

明代《农政全书》提倡种植红薯

应对蝗灾

当然还有生物防治

鸟类、蛙类、蜘蛛、黑卵蜂、寄生蝇

都是蝗虫的天敌

鸡鸭等家禽也是对方蝗虫的利器

据说一只鸡一天可消灭1500只蝗虫

这里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农药

这里说的农药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西方农药

在西方农药成产技术传播之前

先民也发现用石灰、硫黄等物质也能杀虫

明代宋应星《天工开物》中就有

用砒霜搅拌种子预防和杀灭害虫的记载

清末西方农药开始引入中国

光绪三十二年(1906)

清政府农工商部在

西直门外乐善园旧址(今北京动物园)

开办农事试验场

开始进行植物病虫害、农药方面的试验

民国时期

西方的农药越来越多引入到中国

1946年

中央农业实验所等

在666粉剂与毒饵诱杀蝗虫方面的试验

取得成功

新中国成立后

农药是对付蝗灾的重要技术手段

当然

农药残留及其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也不容小觑

元明清北京地区蝗灾记录分布图

(《北京历史地图集》第三集)

本期连线嘉宾

中国人民大学

人文北京(人文奥运)研究中心研究员

历史学院 副教授 丁超